[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5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啊啊啊啊,满意,弟弟好厉害,弄的哥哥好爽,啊啊啊,深一点儿啊,哥哥好爽!”我瘫软在龙结实的身体上,贴在他耳边小声呻吟着。在我的淫语挑弄之下,我明显地感觉我手中的龙的大鸡巴更硬了几分。灼烫、火热、坚硬、又粗又大,让我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淫荡地内心。

    龙俯身,嘴巴移动到我的乳头位置,张口含了进去,同时插进我屁眼儿里的手指也没有停下。

    “啊啊啊,龙好爽,舔的好爽,啊啊啊,后面别弄了,好痒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好想要,啊啊啊,好想要好爽,”我彻底败于龙的挑弄之下,屁眼儿里被龙的手指弄的好痒,忍不住夹紧龙的手指,却还想要更大更粗的东西插进来。我的左手不禁握紧了龙那根粗大的鸡巴,轻轻撸动。

    龙抬头,吻上我的脖颈,他吐出的气息火热,让我感觉浑身燥热。

    “哥,我想操你!”龙坏笑着说道,把着我的手狠狠撸了一下他的鸡巴,同时插在我屁眼儿里的手指狠狠捅了一下,正捅到我前列腺上。

    “啊!好爽!来吧,啊啊啊,操我吧,我要你操我,我要弟弟的大鸡巴插进我屁眼儿,狠狠干我的前列腺,啊啊啊,好爽,深一点儿,用力插啊!”我彻底被龙的挑弄击溃,放声淫叫起来。

    龙对着我的脸,狠狠一口吻了下来,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坏笑着说了句“哥,你真骚!转过去吧,我要从后面干你!”

    情欲侵占了我的大脑,让我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这世上还有“羞耻”两个字。我迫不及待地转过身去,骚贱地撅起屁股,用力紧闭张合著屁眼儿。

    龙站起身,胯下已经硬得不行的大鸡巴直直上翘挺立着。龙一手按住我的屁股,一手扶了扶自己的鸡巴对准我的屁眼儿。

    “哥,我要进来了哦!”龙说着,大鸡巴对准我的屁眼儿,猛地一挺,整根操了进去。

    “啊啊啊,进来了,好大好粗,啊啊啊,动一动啊,啊好爽,弟弟的大鸡巴插得我好爽!啊啊啊,爽死哥哥了,好舒服,啊啊啊,继续操啊!用力,操我!”我撅着屁股,淫荡地大叫,迎合著龙在我身后有力地抽插。

    “哥你屁眼儿好紧,好热,弟弟操得好舒服啊!嗯啊,夹紧点儿,真他妈爽!干死你!弟弟的鸡巴大不大?操的你爽不爽?”龙的大手抓着我的屁股,腰部狠狠挺动,大鸡巴凶狠地在我屁眼儿里插进抽出,胯下硕大的那一对儿睾丸啪啪撞在我的屁股上。

    “啊啊啊啊,大,弟弟的鸡巴好大,好粗,操得哥哥爽死了!啊啊啊啊,用力,狠狠地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吧!啊啊啊,大鸡巴好粗塞得屁眼儿好满,好舒服,啊啊啊,操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我要天天都被你的大鸡巴操!啊啊啊!”我很快沦陷在了龙大鸡巴的操弄下。

    “哥你怎么这么骚啊!说,是不是很久之前就幻想被我的大鸡巴操了?啊,真他妈爽,屁眼儿再夹紧点儿,都被我的大鸡巴操松了!”龙“啪”地拍了我的屁股一巴掌,大鸡巴更深地朝我的屁眼儿一顶,整根大肉棒深深地干了进去。

    “啊,好深,大鸡巴干得我好深好爽!啊啊啊,是啊,从好久好久之前我就想这样被弟弟的大鸡巴操了!啊啊啊,爽,弟弟的鸡巴好大,干得哥哥好爽!啊啊啊,用力,干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干我的骚屁眼儿!啊啊啊,好爽,啊啊!”我扯着嗓子淫叫着,不断扭动着屁股,迎合著龙的大鸡巴深深地操进来。

    “哥你真骚!啊操,屁眼儿好舒服!夹得大鸡巴爽死了!操,干死你!干死你!啊操!哥你想被弟弟操,怎么不早说呢?你要是早一点儿说了,弟弟是不是已经这样操了你好久了!啊,操,真舒服,哥,你屁眼儿又开始出水了,好滑,弟弟大鸡巴爽死了,干!”龙的大鸡巴被我屁眼儿里出的淫水带来了极大的润滑,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屁眼儿内抽插自如起来,爽得他不断呻吟,狠狠挺动着腰,大鸡巴深深的插进屁眼儿操干起来。

    “啊啊啊,好爽,屁眼儿都被你的大鸡巴干得出水了!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弟弟的大鸡巴好大,操得哥哥的骚屁眼儿爽死了!啊啊啊啊,用力,好粗,大鸡巴好大,操的舒服死了啊!好爽!用力,啊啊啊啊啊,好爽,操死我了,大鸡巴干得我屁眼儿好舒服!”我的性欲越来越高涨,胯下的鸡巴也渐渐被龙操得硬了起来。

    “操!操死你!大鸡巴好爽!哥你屁眼儿真舒服,这么紧,这么多水,还会吸弟弟的大鸡巴!操!太他妈爽了!干!干死你!操!大鸡巴操死你!操烂你!”龙狠狠挺动着鸡巴操进我的屁眼儿,狠狠抽插。

    “啊啊啊啊,爽死了,弟弟的大鸡巴好大好粗,干得哥哥爽死了!啊啊啊,继续,用力,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我,啊,大鸡巴顶到哥哥的前列腺了!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啊,继续用力啊,别停!大鸡巴用力,干我,干死我吧!爽死哥哥了啊!”我淫荡地大叫,屁股拼命扭动,好迎合龙的那根粗大的鸡巴能够操得更深。

    “啊,真他妈爽!哥,你看看,你鸡巴都被我操硬了!啊啊啊,干死你!操,大鸡巴干死你!干烂你的骚屁眼儿!让你骚!让你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操!我操死你!啊啊啊,真骚!”龙更加兴奋地操干着我,大鸡巴每一次抽插都整根操进去又整根拔出来,每一次大龟头都狠狠地捅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忍不住呻吟颤抖。

    “啊啊啊啊,龙操到了!操到我的前列腺啦!啊啊啊啊,好爽,又顶到了,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太爽了,大鸡巴狠狠操我,操我的屁眼儿,啊啊啊啊啊,好大,好粗,又操到前列腺了,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好爽,操我,用你的大鸡巴用力操我,狠狠操我!操死我吧!”龙的大鸡巴那么粗那么大,每一次操进来都深深地插到我的前列腺,大龟头那么硕大,每一次捅过来,巨大的肉棱都挂到前列腺,带给我莫大的快感,爽的我淫叫不断。

    “哥,大鸡巴操你爽吧!哈哈!干死你,弟弟的鸡巴很大吧!以后天天这么干你好不好?干死你的骚逼!让你的骚逼天天都被我的大鸡巴插!操!干死你!啊啊啊啊,我操死你这个骚逼!操烂你的骚屁眼儿,让你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干!我操死你骚逼!”龙扶着我的腰,使出全身力气,大鸡巴深深地捅进我的屁眼儿,凶猛地操弄简直要把他的那一对儿巨大的睾丸都操进我的屁眼儿。

    “啊啊啊啊,好爽,弟弟的大鸡巴操的哥哥好爽!操我,啊啊啊啊啊,干,操我,用你的大鸡巴,啊啊啊啊,狠狠地操我,干我,啊啊啊啊,鸡巴好大,好粗,好爽,我要天天都被弟弟的大鸡巴操!被弟弟的大鸡巴干我的骚屁眼儿!啊啊啊啊,好舒服,好满足!好爽!操我,继续用力操我!操死我吧!啊啊啊!”我被龙的大鸡巴操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他粗大的鸡巴带给我极致的快感,让我只想撅起屁股,更深地被他的大粗鸡巴操进来。

    “操!骚逼干死你!你看看,你的鸡巴都被我操出淫水了!啊啊啊,我干死你骚逼!就是他妈欠男人操!是不是天生就是被男人大鸡巴操的贱货!我操死你!操你妈个骚屁眼儿!操烂你的骚逼!啊啊啊,干死你,好爽,小逼好紧!吸的大鸡巴爽死了!爽不爽啊骚逼?”龙一面操着一面坏坏地问道。

    “啊!好热,啊啊啊,好痒,好痒,受不了了,好痒!啊啊啊啊!”

    我和龙一下都怔住了。刚刚那声淫叫并不是我发出来的,它来自那间被我和龙锁住的卧室。

    我回头望了一眼龙,却发现龙也在望着我,眼里满是笑意。

    龙拍了拍我的屁股,笑着说道“哥,你看我们是干完再去管那些骚货呢还是现在就停下去干正事?”

    我有些为难,说实话我打从心里希望龙可以继续用他的那根大鸡巴狠狠操我,可理智告诉我,先干正事,免得出乱子。

    我咬咬牙,“先干正事吧!”

    龙显然料到了我会如此说,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懊恼,坏笑着抽出了鸡巴,大龟头从我屁眼儿里拔出的时候由于屁眼儿里淫水太多还发出了“波”的一声,让龙笑了好久,害得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哥,起来吧,”龙拉起我,“现在我们要去看看正在发春中的男人们是什么样子了!”

    第二十四章 大屌猛男群h(下)(高h)

    隔着房门,已经能听到里面一群男人胡乱成一片的呻吟声了。

    “啊,好热,好痒,松开我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快把我放开啊!”隔着门,我隐约可以听出这正是那个阴阳怪气的领导的声音。看来他的春药已经发作起来了,那种心痒难耐我是体会过的。

    我看看龙,龙正一脸看好戏的兴奋。

    “咱们不进去把他解开么?这样绑着也闹不出什么名堂啊!”我问道。

    龙嘿嘿一笑,一手搭在我的肩上,笑着说“解开,当然得解开了,不过这个用不着咱们操心的,自然会有人为他们解开。”

    我疑惑地看看龙,龙只是一个劲儿地咯咯乐,末了,还把我抓过来重重地亲了一口。

    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慌乱惊恐地叫声。

    “啊,你要干什么!阿泰,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滚开!信不信我开除你!啊啊啊!你敢!啊疼啊!轻点儿啊,太大了啊!啊啊啊啊,轻点儿,嗯啊,好大好粗!阿泰用力,里面好痒!啊啊啊,好爽好舒服!”房间里面传来领导撕心裂肺的痛呼,不过痛苦之中又夹带着快感的呻吟。

    “干,干死你个骚货!操你妈的干死你!骚屁眼儿就是他妈的欠操!老子大鸡巴操死你!爽不爽骚逼!”阿泰狠狠操干的叫骂声还有睾丸拍打屁股的啪啪声传了出来。

    “啊啊啊啊,爽,好爽,干我!拜托干我,啊啊啊啊,求你,求你干我!啊啊啊,鸡巴好大,用力啊,屁眼儿好痒啊!啊啊啊啊,干我,用力干我!”领导那分不清是哭还是爽得叫床声传了出来。

    “操,你他妈也是个骚逼!干死你!操你妈的!老子的鸡巴大不大!要不要老子大鸡巴干烂你的骚逼!操你妈的贱逼!我操死你个欠男人操的骚货!”阿泰的叫骂声一波强过一波,大睾丸拍打屁股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很显然阿泰操的越来越猛了。

    “啊啊啊啊,操我操我!啊啊啊,爽死了,爽死了,干!干我吧!用你的大鸡巴!啊啊啊,我要你的大鸡巴干我,啊啊啊,好大好粗!好爽!啊啊啊。操我!啊啊啊啊!”领导被阿泰的大鸡巴操弄得越来越爽,听着声音已经被操到了前列腺。

    果然,下一秒我就听到了领导被阿泰的大鸡巴爽上天的叫床呻吟。

    “干!干到了!啊啊啊,好爽,大鸡巴操到我前列腺了,啊啊啊,爽死了啊,操我,操,干,干我,啊啊啊啊又顶到了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啊啊啊,我要大鸡巴操我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干,阿泰的鸡巴好大,操得我好爽好舒服!啊啊啊,干我,啊又顶到前列腺了啊!”领导的声音已经越来越不清楚,断断续续若有若无,渐渐地都被阿泰的那一对儿大睾丸拍打屁股的声音所盖了过去。

    阿泰和领导的激情操干声一波强过一波,阿泰的大鸡巴在领导的屁眼儿里越干越猛,领导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终于也惊醒了其他的人。

    “啊,这是什么地方?啊,好热啊,领导?阿泰!你们,你们在干什么!”房间内传出一个男子的惊慌失措的声音。

    听着声音,应该是我们同事小黄。他平日里最爱穿运动装,可即使是运动装的松垮也还是掩盖不住他发达的胸肌,他胯下的一包总是鼓鼓的,光是看外面的轮廓就能联想到里面塞了一只多大的鸡巴。而据说这小子从来都不曾打过飞机,运动男不打飞机,体内的精力应该是充沛地要爆开。

    “啊,头好晕,怎么回事?小黄,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啊!领导,阿泰,你们在干什么!”这一次惊叫的人是大黄。忘了说了,大黄和小黄是亲兄弟,两人仅仅相差两岁,平时和小黄一样也是运动型男,一身的肌肉和阿泰的有得一比,当然,同样硕大惊人的还有胯下那根肉棒。

    陆陆续续地,这间卧室里的七个男人,都醒了。我指的,是七个被下了春药的男人。

    “好热,哥,我好热,鸡巴硬得不行,好想操逼!”随着小黄的这一声低吼,卧室里的燥热和情欲正式蔓延开来。

    “啊弟弟,我也好热,你看我的鸡巴也已经硬的不行了,好想操,好想操逼!”大黄也开始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欲火。

    紧跟着,屋子里的七个男人都开始了轻微的呻吟,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舔弄的水声。

    龙伸手在我乳头上捏了一把,坏笑着说“好戏开场了,我们可以进去了。”说完,一手拿着摄像机,一手抓着我的手,打开了门。

    正在被情欲所纠缠中的七个男人根本对我们的进来闻所未闻,这正是验证了那一句至理名言“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其实这句话还可以更准确一点儿,左右男人的,只有他的鸡巴,睾丸,当然对于欠操的骚逼而言,只有屁眼儿。

    龙在这七个淫荡发春的男人们中望了一圈,瞄到其中一个时眼睛一下变得雪亮。

    “哥,这个也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怎么看上去这么小啊,不过这下面倒真是有些惊人啊!靠,这家伙他妈童颜巨屌啊!哈哈!”龙用眼神瞟了瞟角落里的一个男人。

    我望过去。是小林。他看上去确实显得极小,个子也不高,长得也一般,稚嫩得像是个初中生一般,平时在公司没少受这帮肌肉男们欺负,不过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家伙长得那么瘦小,没想到胯下的那根鸡巴竟然比龙的还要粗几分大几分,活像一根巨大的肉棍,龟头也极其硕大,这要是捅进屁眼儿里也不知是会被疼死还是爽死。

    不过估计会是又疼又爽吧。

    此时,小林微张着嘴,不断地发出轻声呻吟,他的身上有两个男人在左右舔弄。这两个男人年纪都比他大很多,足以做小林的爸爸了,可这两人至今一个光棍至今,另一个离婚了,小道消息是有什么不光彩的隐晦。

    如今看来这两人单身的原因完全就是因为这是两个爱吃男人大鸡巴的骚货嘛!

    林叔,也就是离婚了的那个,此时正趴在小林的胯下,像一条发情的贱狗一样伸着舌头舔着小林的两个硕大的睾丸,一面舔一面双手捏着自己乳头,发贱地呻吟着。

    小林张大著口,在两个男人的舔弄下不断发出低声的呻吟,只是他的声音并不像阿泰那种成熟男人阳刚的低沉,相反还像个男孩子一样的稚嫩,呻吟起来有一种未成年人的禁忌之感。他那根比龙还要粗大几分的鸡巴此时正被张叔含在嘴里,卖力地吞吐著,仿佛嘴里塞着的不是男人的鸡巴,而是这世间最美味的肉棒。

    “啊,舔的好爽,张叔舔的林林我好爽,啊,对舔马眼,用你的舌头啊啊啊,好爽,”小林呻吟着,左手伸下去死死按住张叔的头,将粗长过分的一根大鸡巴直直捅进了张叔的喉咙里。

    小林的鸡巴实在太过巨大,张叔的小嘴有些吞吐不下,被插得直想干呕,十分难受,可小林正被春药侵占着理智,鸡巴涨得很,此时此刻只想有一个温热的小嘴包裹住自己硬得难受的鸡巴,又怎么让张叔吐出自己的鸡巴呢?

    “啊,好热,爹,我鸡巴好涨,好难受啊,啊,好想操逼!”小林一面按着张叔的头,大鸡巴狠狠地捅进去,一面呻吟着说道。

    我和龙都是一愣。爹?什么情况?

    “啊,儿子的蛋真大,爹舔的爽死了,啊,爹也好热好难受,屁眼儿里好痒,好想儿子的大鸡巴操进来止痒啊,啊”说话的是正在舔着小林大睾丸的林叔。

    我和龙震惊对视,林叔竟然就是小林的父亲!

    平时在公司里从来不曾听他们俩互相叫过对方爸和儿子啊,原来竟然是为了掩饰二人私下里的苟且之事。

    “啊啊,小林的鸡巴还是这么大,还是这个味道,张叔好喜欢你的大鸡巴,操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吧!”张叔吐出小林的巨大肉棒,淫荡地边舔着便说道。

    我和龙再次被震惊了。原来张叔也早都享受过小林的大鸡巴了!

    “儿子,爸爸好难受,受不了了,屁眼儿里痒死了,你快操我吧!你张叔应该也受不了了,我俩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你用大鸡巴轮流操我们吧!”林叔停下舔弄,满脸欲求不满求操的对小林说道。

    “嗯,快,我的鸡巴好涨,要爆开了,转过去,两个骚货!大鸡巴要捅进你们的骚屁眼儿!操死你们!”小林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羞耻二字完全已经抛诸脑后,站起身来,挺着自己胯下那根硕大的肉棒。

    张叔和林叔像两条发情的母狗一般,迫不及待的转过身去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

    小林扶了扶鸡巴,先对准了林叔的屁眼儿,一个猛地捅了进去。

    “啊啊啊,儿子的鸡巴好大好粗,操的爹屁眼儿爽死了,啊啊,操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我,用力,好痒,大鸡巴儿子干死我!”林叔被自己儿子的大鸡巴操的放开了淫叫。声音之大我都害怕会隔天被邻居举报。

    “啊,小林,张叔的屁眼儿也好痒,快来干我,好痒,好热,好想吃小林你的大鸡巴!”旁边的张叔已经等不及了,撅着大屁股,淫荡地扭着腰,淫贱地求小林用大鸡巴插他。

    小林双手死死抱住自己爹的腰,腰部狠狠发力,大鸡巴狠狠捅进去抽插着一张一合的屁眼儿,巨大的一对儿睾丸狠狠地冲撞向他爹的大屁股,“骚逼!干死你!等着,一会儿小爷的大鸡巴就来操你的骚屁眼儿!操!操死你们两个老骚逼!操烂你的屁眼儿!”

    我和龙看得兴奋,这一幕简直就是童颜巨屌的少年用大鸡巴捅开两个老骚逼的屁眼儿啊!

    “喔喔,哥,操我!啊啊啊啊,你的鸡巴好大,操的弟弟好爽,哥用力,啊啊啊,你好男人!操死弟弟吧!弟弟的屁眼儿好痒,哥的大鸡巴操的弟弟好舒服!”这边小黄的叫声突然高了起来,我和龙看过去。

    只见肌肉结实的二兄弟此时一上一下,大黄抱着小黄的双腿,胯下一根黑色粗大的鸡巴正在小黄的屁眼儿里抽插着,每插进去一下小黄都要大声呻吟。

    “啊,好爽,你屁眼儿真紧,这是第一次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吧?哥的鸡巴大不大,操的你爽不爽?”大黄一面操弄着一面问道。

    “啊啊啊,好爽,哥的大鸡巴塞得屁眼儿都被撑满了,啊啊啊,好爽,没想到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屁眼儿竟然会这么爽,啊啊啊,用力啊,哥是第一个用大鸡巴操我的男人,啊啊啊,好爽,鸡巴好大好粗,爽死了啊!我的大鸡巴哥哥狠狠地操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死弟弟的骚屁眼儿了!啊啊啊!”小黄被哥哥粗大的鸡巴捅得淫叫不断,看样子大黄的大粗鸡巴是操的他爽上天了。

    “骚逼!没想到弟弟你这么骚!第一次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就爽成了这样!操,哥的大鸡巴操死你,以后天天在家操你屁眼儿!操!看看你爽的,屁眼儿里都出水了,鸡巴也出水了!操,真他妈的爽!操死你个骚逼!操烂你的骚屁眼儿!操!”大黄狠狠挺动着腰,大鸡巴一下比一下深地捅进小黄的屁眼儿里,爽得小黄的鸡巴不断地彪出前列腺液。

    这边的兄弟相奸才刚刚进入高潮,而旁边的阿泰和领导却是已经操到大汗淋漓。

    “啊啊啊,操我,阿泰的鸡巴好大,又顶到我前列腺了,啊,操我,操我的屁眼儿,操我的前列腺啊啊啊,又顶到了!好爽!操我,操死我吧!”领导仰着头大张着嘴呻吟。

    “啊,骚逼,操!老子的大鸡巴操爽你了是不是!操!骚逼,以后在办公室里干你好不好!操你妈的!操死你这个贱逼,骚屁眼儿欠男人操!妈的,老子操死你!”阿泰疯狂地挺动着腰,大鸡巴深深地抽插着,狠狠地干着领导的屁眼儿。

    我和龙对视一眼。

    “哥,准备录像吧,不过弟弟想便操着你边录!”龙一脸坏笑地看着我,同时撸了撸自己已经勃起完全的巨屌。

    第二十五章 终于回家了(微h)

    上次的淫乱事情处理完之后,我没有再回去上班。虽然手中有了把柄挟持,可我实在做不到如此鄙劣之事。所以,我辞职了。

    失业的日子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熬,每天早晨醒来都在龙的怀里,我没事做他平时也无聊,正好两个人每天在家腻歪腻歪。洗洗澡、做做饭、一起买买菜、烛光晚餐,偶尔去次游乐场,晚上来次香艳性福的大被同眠。日子过得倒是挺有滋有味的。

    不过我知道这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日子一天一天地过,钱却一天比一天少,照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俩都得相抱取暖、饿死家中了。所以,我又开始筹备在网上投简历、找工作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