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4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我和龙互相看了看,笑了起来。

    是阿泰。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第二十二章 大屌猛男群h(上)

    龙朝我努努嘴,眼睛星样灿烂,“去吧,哥,我看好你哦!”

    我沉了一口气,对着龙点了点头,向门口走去。

    开门的一刹那就看到阿泰色迷迷的一双眼睛,我不禁下意识后退一步,却被阿泰一个大步上前一把搂抱住我,大手游走向下狠狠揉捏着我的屁股。

    “啊,你放开啊,”我挣扎着小声喊道。

    阿泰被我的挣扎挑逗得更加情欲上涨,左手依旧停留在我的屁股上大力揉捏,右手却是已经顺着我的上衣伸了进去,准确无误地找到乳头的位置,大拇指轻轻摩擦着。

    “啊,阿泰,别弄了,好痒,求求你别弄了好痒,”我被阿泰的大手揉捏敏感的乳头,整个人又有些受不了的瘫软了。

    “呦,小骚货现在是在跟哥哥我玩欲拒还迎吗?”阿泰用力一捏我的乳头,我忍不住轻声“嗯啊”地呻吟了出来,这让阿泰更加兴奋,他胯下的那一大包已经鼓起像个小山包,里面装着他那一根粗大的鸡巴。

    “骚货,上次被四个男人轮奸还没把你操爽么?还想让哥哥的大粗鸡巴塞进你屁眼儿里是不是啊?贱逼!”阿泰说着停留在我乳头上的右手狠狠一捏。

    “啊啊啊,好疼,轻点儿啊,阿泰轻点儿,好疼,乳头都被你捏肿了啊,啊啊啊,别捏了快停下啊,受不了了啊,”我瘫软在阿泰结实的胸膛上,阿泰的右手在我上衣里肆意游走,我的两颗乳头都被阿泰的大手捏玩的通红,而阿泰的右手早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突破了我的裤子,又突破了我的内裤,有力温热地大手用力地握紧了我的屁股,大力揉捏。

    我只感觉我在阿泰双手高超的捏玩技巧之下,身体里的某一处又释放出了一只欲望强烈的猛兽,这只猛兽嘴角流淌着欲望的淫液,一路以摧枯拉朽之势冲破我身体的每一处关卡。它到达我的心,我的心便躁动,到达我的脑,我的脑便淫荡,到达我的下体,我的下体便硬起来,马眼开始往出流淌淫液。最后,它携带我全身的躁动、淫荡、欲望、淫靡,以锐不可当之势冲向我的后面,仅仅是一下,我的屁眼儿里便骚痒起来,燥热和淫乱充斥了我的身体,我的屁眼儿痒得不行,好想有东西插进去止痒。

    “啊,阿泰,好痒,别捏了,好痒啊,”我瘫软在阿泰的怀里轻轻浅浅地呻吟着,阿泰坏笑着将左手中指插进我屁眼儿中间,轻轻搅动着。

    “小骚货,哪里痒啊,是不是乳头痒啊,想不想要哥哥用力捏啊?”阿泰说着同时右手狠狠地一捏我的乳头。

    我只感觉乳头被男人的大手狠狠揉捏,一阵又麻又痒又欲罢不能,我张口小声呻吟着“啊,轻点儿阿泰,啊啊啊,好痒,好难受,屁眼儿里也好痒,要着火了啊。”

    阿泰闻言,插进我屁眼儿里的左手中指狠狠搅动了一下,“哪里痒啊小骚货?是这里吗?”

    “啊啊啊,好舒服,手指插得我好舒服,啊啊啊,别停,继续插,啊好舒服,你的手指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啊”我淫叫呻吟着,不断扭动着屁股想让阿泰的手指插得更深一些。

    “小骚货,仅仅是手指就已经能满足你了吗?嗯?可是你的屁眼儿不断地吸我的手指啊,它说它想要更大更粗的东西插进去才能止痒啊!”阿泰不断用左手中指插弄着我的屁眼儿,手指不断地深入,最后竟然还捅到了我前列腺的位置,让我全身忍不住地震颤。

    “啊啊啊啊,哥哥停下来啊,捅到了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快停下来!啊啊!”我扭着屁股靠在阿泰的怀里,因为阿泰的手指一下一下捅着我的前列腺,让我的鸡巴硬得不行开始从马眼里不断流出前列腺液。

    “骚逼你鸡巴都流水了,被哥哥的手指插这么爽吗?想不想要更大的东西插进去?”阿泰一面用手指插着我的屁眼儿,一面用语言诱惑着我。

    “啊啊啊,好爽,要,我要哥哥用更大的东西插我,啊啊啊啊,快插我,好爽,”我已经彻底瘫软,扭着屁股淫荡地求操。

    阿泰一脸坏笑,中指在我屁眼儿里猛地一捅,“那骚逼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东西给你的骚屁眼儿止痒啊?”

    我被阿泰的中指捅得一颤,断断续续地呻吟道“啊啊,要,要阿泰的大鸡巴,啊啊啊,要阿泰的大鸡巴操,啊啊啊,要阿泰的大鸡巴操我的骚屁眼儿止痒!”

    “骚逼,哥哥这就用大鸡巴给你止痒,过来,哥哥在沙发上操你!”说着阿泰抱着我走向沙发,刚一转身就看到了龙。

    阿泰一愣,“龙,你也在?”

    龙笑笑,“是啊,没想到阿泰你也在。怎么,要操这骚逼吗?”

    阿泰坏笑,“是啊,龙你也一起来操吧!咱俩用大鸡巴好好帮这骚货止痒,让这骚逼总是欲求不满,总是屁眼儿骚痒难耐!”

    龙故意装出一副兴奋的表情,搓着手跃跃欲试,瞄向我的眼神也瞬间变得淫荡,“骚逼,想让我们俩一起用大鸡巴操你么?”

    我看着龙的眼中有一抹狡黠一闪而逝,立刻会意,淫荡地呻吟道“啊,想,骚逼想被两根大鸡巴操,啊啊啊,骚逼的屁眼儿好痒,要大鸡巴快来给止痒啊!”

    龙一下站起来,胯下已经完全勃起的大鸡巴把裤子撑起老大一个包,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根粗大无比的鸡巴形状,大鸡巴的顶端还被马眼里流出来的前列腺液弄湿一片,透过裤子印出硕大的龟头形状,看起来好不淫荡。

    “阿泰,把这骚逼让我玩一会儿吧!你都玩了那么久了,让兄弟也爽爽!你坐着喝口水!”龙说完淫荡地一把从阿泰的怀中抢走了我,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大手伸进我裤子里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我一下没防备叫了出来,可是听在阿泰的耳中还以为是龙的手指在操我发出的淫荡呻吟。

    阿泰不疑有他,坏笑着骂了句“这是个骚货!”然后端起桌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我和龙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彼此眼中潜藏的笑意,但依旧是配合著彼此演戏。

    “骚逼叫得这么淫荡,屁眼儿夹得我手指这么紧,是不是已经等不及想让老子的大鸡巴插进去了啊?”其实龙的手指根本没有插进我屁眼儿,只是轻轻捏着我屁股,挑逗着我。

    我极力的配合著这场戏,夸张地呻吟着“啊啊啊,轻点儿啊,你的手指插得太深了啊,啊啊,好爽,好喜欢,好舒服,操我吧,求哥哥用你的大鸡巴插我啊!”

    “真他妈是个骚逼!”龙听完我的话,双眼涌上一抹炽热,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胯下那根大鸡巴青筋暴起,直挺挺昂扬着头,顶端的马眼不断吐出淫水。

    “骚逼,想不想吃老子的大鸡巴啊?”龙用大手拨动着自己胯下的巨大肉棒,大龟头一晃一晃地冲我点着头,顶端马眼吐出的淫液甩到我嘴角。

    我淫荡地用舌头舔掉龙大鸡巴甩出来的淫液,心痒难耐地喊着“要!我要老公的大肉棒!骚逼要吃老公的大鸡巴!让大鸡巴狠狠地操我嘴!”

    龙淫笑着,吼了声“骚逼张嘴!”后,一个猛地发力,大鸡巴便捅进了我嘴里。

    “喔喔,骚逼的小嘴好舒服,好热,对,用舌头舔老子的大鸡巴,舔大龟头,啊啊啊,骚逼的小嘴好厉害,爽死了,”龙挺着鸡巴操着我嘴,一边大声呻吟着。

    沙发上的阿泰看得越发心痒,终于忍不住了说道“龙,要不咱俩一起操这骚逼吧!我的鸡巴都硬得不行了!”

    龙不轻不重地用大鸡巴捅进我嘴里抽插,一面回应着阿泰,“急什么,骚逼又不会跑,你先把衣服脱了吧,然后咱俩换位置,我去操他屁眼儿,你来操他嘴!”

    阿泰兴奋地点头,赶紧动手脱起自己的衣服裤子。半分钟之后,那一身健美有型的肌肉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

    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正在用鸡巴插我嘴的龙一皱眉,大鸡巴猛地一顶,插进了我喉咙深处,让我一阵干呕。

    “骚逼,老子一个大鸡巴还满足不了你么?被老子大鸡巴操着嘴脑袋里竟然还想着被其他男人的大鸡巴操屁眼儿,真他妈是骚货一个!”龙抓着我的头发,大鸡巴一下比一下狠地插进我喉咙里。

    我赶紧收心,专心帮龙舔弄着我嘴里的这根龙的大鸡巴,舌头舔弄他的大龟头,舔过男人最敏感的冠状沟,舔过他的马眼,吞下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

    “骚逼,转过去,老子要用大鸡巴操你的骚屁眼儿了!”龙从我嘴里缓缓抽出他那根粗大鸡巴。

    我看了龙一眼,然后慢动作的转身,再一次将我的屁眼儿对准了龙的大鸡巴。

    “骚逼,想让老子的大鸡巴操进你的骚屁眼儿吗?”龙撸着自己的大鸡巴,大龟头不断在我屁眼儿周围的嫩肉磨蹭,弄的我好痒。

    “啊啊啊,别磨了,操进来吧,大鸡巴操进来吧,骚逼的屁眼儿痒死了,想要让大鸡巴老公的大鸡巴插进来止痒啊!啊啊!”我淫叫着,扭着屁股,让龙的大龟头可以更多的摩擦我的屁眼儿周围的嫩肉。

    “骚逼,准备好了哦!我说三声,大鸡巴就要操进你屁眼儿了!”龙挺着大鸡巴,大手一拍我屁股说道。

    “一!”我的眼睛瞬间集中前方。

    “二!”我已经开始忍不住幻想。

    “三!”只听后面传来“轰”的一声。

    我起身,靠在龙身上。沙发旁一丝不挂的阿泰已经昏迷倒地,他面色潮红,口中不断发出轻吟,却是不省人事了。

    “把他藏到我卧室吧,绑起来,然后等下一个上门。”龙亲了我嘴角一下,邪魅地说道。

    六点半,我的手机开始了震动,我扫了一眼,正是我今早打电话请假的那位说话阴阳怪气色迷迷的领导。

    “喂,领导啊!”我接起电话。

    电话那边领导说话已经不再阴阳怪气,而是不加掩饰地淫荡,“小骚货,哥哥来跟你私了来了,快告诉哥哥你家的地址,哥哥大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已经等不及要操你的骚屁眼儿了!”

    我心里冷笑下,报了我家的地址,十分钟之后,敲门声响起,我去开了门。

    门刚一打开就有一双大手伸进了我衣服里,四处游走着,他胯下已经完全硬起来的鸡巴也顶着我的大腿。

    “小骚货,这么着急想让哥哥的大鸡巴插你屁眼儿了吗?脱得这么赶紧,真是骚啊!”他色迷迷的样子让我看了就作呕,可还是装出一副饥渴的骚样面对他。

    “是啊是啊,骚货的屁眼儿好痒好想让哥哥的大鸡巴插进来止痒啊!”我靠在他身上淫叫着。

    “别急啊小骚货,哥哥的大鸡巴也早都迫不及待想要操你的骚屁眼儿了呢!昨晚一接到你电话就忍不住撸了两回,今天一定要用大鸡巴操烂你的骚屁眼儿!”他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衣裤,转眼之间已经一丝不挂地挺着大鸡巴站在我面前。

    他的身材一般,每天的应酬让身材有些发福,啤酒肚挺着,鸡巴也有些黑,不怎么雄伟,我全无欲望,连演都不爱演,喊了一声“龙!”之后,便转身离开。

    领导明显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慌乱地挡住自己的下体,张望着问道“谁?还有别人?出来!”

    龙缓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根棍子,不怀好意地冲他笑笑。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我要去警察局告你们!你们会坐牢的!”领导显然没有见过这种阵仗,不断朝后躲闪,慌张不堪。

    “那你去啊,桌子上有电话,快报警,让警察叔叔把我们都抓起来啊!”龙依旧手持棍子,一步步朝他逼近。

    领导真的害怕了,真的掏出了手机,快速地按下了报警电话。刚拨出去,双眼一黑,仰头倒下。

    我嫌恶地扔掉手中的棍子,抢过他手中的手机,把电话挂断。

    龙朝我挤挤眼,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不愧是我哥!”

    我笑笑。

    我和龙刚把领导处理好,就又响起了敲门声,一个非常雄伟的男人的声音喊道“骚逼!给哥哥把门开开!门外有两根大鸡巴等着赏你呢!”

    我和龙对视一眼,微笑。我边走过去开门,边大声回应道“来啦!今天很空虚,来多少要多少!”

    说到最后我自己都掩盖不了声音里的那抹兴奋。

    第二十三章 大屌猛男群h(中)(高h)

    晚上九点钟,我和龙坐在沙发上依偎,电视里演着什么根本无心关注,一直侧耳倾听地只有那间被我们从外面锁住的卧室。

    这一晚,七个男人被锁在里面。我说的是七个,被下了春药的男人。

    龙搂着我,靠过来轻啄了一下我的嘴角,轻声低语一句“哥,我爱你。”

    我白了他一眼,这么紧张的时刻跟我玩什么你侬我侬啊!

    龙嘿嘿一笑,一手搂着我一手却直接在我身上游走起来,弄得我直痒,连连躲闪。

    “哥,你说一会儿那帮男人嗨起来的时候,咱们俩干点儿什么啊?”龙冲我坏笑着,停留在我身上的双手越加不安分起来。

    我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只是见他这样才更想逗逗他,故意装出一脸严肃,“你说我们干吗?谁拍照?谁摄像?”

    龙一下子蔫了,泄了气的样子特别委屈,他抓过我的手,按在他的胯下,来回揉弄,“哥,你看,小龙同学已经这么想你了,茶不思饭不想的那种想,你就忍心不亲亲它么?”

    我瞄了他胯下一眼,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胯下的那根粗大无比的鸡巴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高昂起头颅,威武雄壮,青筋暴起,尤其是硕大的龟头通体紫红,像一根怒指苍天的神枪,足以支撑天地的至阳至刚。

    这哪里是什么委屈的小龙同学啊!简直就是要把人生吞活剥了的苍天巨龙啊!

    龙搂着我,眼睛亮亮地望着我,里面全是小星星,又一手拉着我到他胯下,握住他那根雄伟惊人的大鸡巴,缓缓撸动着,马眼流出来的前列腺液弄得我一手。龙的另一只手在我身上四处游走,最后来到了我的后面,中指插进我的屁眼儿,轻轻扣弄。

    “啊,龙你别闹,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啊啊啊,别弄了好痒啊,”我在龙的扣弄之下已经有些坐立不安,身体轻轻扭动,连带着屁股也更深地吞下龙的手指。事实上,我也发现我的身体好像越来越敏感了,如今只要被男人随便抚摸挑弄便会不由自主产生情欲。

    “真的不要我弄了么?”龙一边话语挑弄着我,一边把插进我屁眼儿里的手指更加深地插进去,在屁眼儿里的嫩肉中轻轻抽插,弄的我更加痒了,不自觉地夹紧了屁股,轻微地扭动了起来。

    龙俯身吻住我的耳垂,轻轻呵着气,一面用手指在我的屁眼儿里稍加用力地抽插,“真的不要么哥?你的屁眼儿可是不断夹紧我的手指啊,它在说希望我用更大的东西插得深点儿,再深点儿。是么,哥?”

    我紧咬着唇,坚决不能屈服于这个小淫魔,却最终还是败于龙的手指的挑弄之下,忍不住“啊啊嗯啊”地呻吟起来。

    “爽么哥?弟弟伺候得你还满意么?”龙一脸坏笑,将插在我身体里的手指更深地插入,就快捅到我前列腺了。体育生粗糙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刮蹭着我的前列腺,那种痒像是有无数男人的大手在我乳头上玩弄一般,作用于一处,却躁动遍布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