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3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喔喔,好爽,弟弟的鸡巴好大!啊啊啊,大鸡巴弟弟,哥哥爱死你了,大鸡巴插得哥哥屁眼儿好舒服,喔喔,好爽,鸡巴好大,操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操我,啊啊啊,操我,干,干干干,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我骚屁眼儿!”我扭动着屁股,一下下配合著龙大鸡巴的抽插,让他可以插得更深,操得更猛。

    “骚逼,屁眼儿这么喜欢被老子的大鸡巴操是不是!操!老子今天就操死你!干!骚逼,给我把你的骚屁眼儿夹紧了!老子要来一次狠的!干,大鸡巴操死你!”龙挺着大鸡巴,狠狠地在我屁眼儿中抽插。

    我听见龙的话,立刻夹紧了屁眼儿,“啊,骚逼已经夹紧了屁眼儿,请弟弟的大鸡巴狠狠地操干我吧!”

    龙缓缓从我的屁眼儿抽出鸡巴,最后只留一个硕大的大龟头在我屁眼儿里,龙坏笑着说“准备好了骚逼!我数一!二!三!”

    “啊!——好爽!”我和龙同时呻吟出声,龙那根粗大骇人的大鸡巴在这一下整根深深操进了的前列腺,实在太爽我没忍住,竟然被他一下子操射了。

    “啊啊啊啊——射了,被操射了啊!”我叫着,胯下早已被龙操得硬起来的鸡巴飞速喷射出十几股j,,g液。

    “骚逼被我操射了!操!这才刚开始,老子还没翻面操你呢!”龙的大鸡巴狠狠地插了进来,宣告着新一轮疯狂的开始。

    第二十章 公司里的男人们(中)(高h)

    “骚逼,翻过去躺好,老子要让你看着,看看老子的大鸡巴是怎么操你的骚屁眼儿的!”龙一拍我的屁股,缓缓从我的屁眼儿里抽出了他的大粗鸡巴,接着一个用力将我整个人翻了过去。

    我面对着龙,明明还是个大男孩却已经一脸阳刚男人的征服欲,这样的龙,让我完全沦陷。他刚毅英挺的棱角,男人突出的喉结,紧实毫不夸张的肌肉,以及胯下那根粗大惊人、气势汹汹的大粗鸡巴,都无一例外,让我深深迷恋。

    我爱这样的龙,所以甘愿在他胯下呻吟,心甘情愿被他的粗大鸡巴狠狠插进我屁眼儿,捅到前列腺,狠狠操干。

    龙一把扛起我的双腿到他肩上,痞气十足地看着我,眉眼之间那一份不羁放荡像是最致命又诱人的罂粟,“骚逼,想被老子的大鸡巴操吗?”

    我已经完全沦陷在龙这样的阳刚中,任凭他扛着我的双腿,胯下的巨物摩擦着我的屁眼儿,我开始狂热地叫喊“想!我要爷们儿的大鸡巴操我!我要弟弟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我的屁眼儿,狠狠操我!”

    龙坏坏一笑,“骚逼,谁他妈是你弟弟!老子是你爹!是用大鸡巴把你操出来的亲爹!”

    “是是是!你是我爹!是用大鸡巴把我操出来的亲爹!骚儿子想被爹的大鸡巴操!求求爹操我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儿子的骚屁眼儿!求求爹了!操我!”我已经被龙的阳刚彻底征服,此时此刻抛弃了一切尊严,一切纲常礼数,只想和龙痛痛快快地做爱,只想酣畅淋漓地被龙的大鸡巴狠狠地操我的屁眼儿。

    “想挨操?求爹啊骚逼!”龙用他那硕大惊人的大龟头一遍又一遍反复磨蹭着我的屁眼儿周围的嫩肉,肥大地龟头每一次磨蹭时那巨大的肉棱都轻轻浅浅地挂着我的屁眼儿中的骚痒,让我欲火焚身只想龙将他的大鸡巴大龟头狠狠地插进我屁眼儿来。

    “求爹!求爹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骚儿子吧!啊啊啊啊,别磨了爹,骚儿子的屁眼儿好痒,骚儿子身体里好痒,好想让亲爹的大鸡巴操进来给儿子止痒!啊啊啊,别磨了,求求爹,把大龟头插进来,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儿子的骚屁眼儿,求求爹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吧!”我被龙的大龟头磨得骚痒难耐,不断扭动着屁股央求他将大鸡巴插进我的屁眼儿。

    龙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加上又是体育生,每天大量的剧烈运动让他体内的雄性荷尔蒙高度爆发,因此每天每夜每分每刻都在性欲高涨之中。现下被自己的哥哥这样挑弄,被扭着屁股不断勾引,哪里还能受得了,心中的欲火腾地一下窜起,再也把持不住。

    “骚逼,老子大鸡巴操死你!啊!真他妈的爽!”龙大吼一声,粗大的肉棒猛地捅进了我屁眼儿,把我瞬间操得浪叫起来。

    “啊啊啊,插进来了,好大,好粗,爹的鸡巴操得儿子的屁眼儿好舒服!啊啊啊,爹轻点儿啊,你的鸡巴太大了,儿子的屁眼儿都要被你干穿了啊!啊啊啊,好爽,对,那里,爹用力操我,用你的大粗鸡巴狠狠地操儿子的骚屁眼儿!啊啊啊啊,好爽,操死我了!”我被龙的大鸡巴插得淫叫不断。

    “骚逼!爽么?被爹的大鸡巴操是不是爽死你了?以后天天都被爹的大鸡巴操你好不好!啊操!真他妈爽!骚儿子的屁眼儿真他妈紧!老子大鸡巴爽死了!”龙一边用大鸡巴狠狠地操着我一边低吼道。

    “啊啊啊,爽!骚逼的屁眼儿爽死了!爹的鸡巴好大好粗,插得骚儿子的屁眼儿爽死了!好爽!啊啊啊,用力啊爹,儿子的屁眼儿好痒,要爹的大鸡巴狠狠地操才能止痒啊!啊啊啊啊!操得好舒服啊!爹的大鸡巴爽死儿子了啊!!!”我被操的浪叫,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才能抵挡住龙一波又一波凶狠地操弄。

    龙狠狠挺动着腰,粗大的鸡巴凶狠地干进我的骚屁眼儿里,龙越操越猛,大手一拍我的屁股,吼道“骚逼,喜不喜欢爹的大鸡巴!”

    “啊啊啊,干死了,干死我了!喜欢啊!骚儿子最喜欢爹的大鸡巴了!啊啊啊,好爽,大鸡巴好猛,干得骚儿子好爽!用力啊,深一点儿,深一点儿插,好爽好舒服!”我被龙的大力操弄顶得一上一下地窜起,可即使这样还是止不住我的淫言浪语。

    龙“啪”又是一拍我的屁股,大鸡巴插得更加凶狠了,“骚逼!以后不许你吃早餐了,只许你喝爹大鸡巴操你操出来的j,,g液!爹以后天天顿顿都给你吃大鸡巴好不好!操,骚逼的屁眼儿真紧,不管操了多少次都始终这么紧!”

    “啊啊啊啊,好,好爽!骚儿子以后都不吃早餐了!啊啊,以后只喝,嗯啊,只喝爹大鸡巴操我射出来的j,,g液!啊啊啊,爹用力啊,深点儿操!大鸡巴好大!操死我吧!操死我的骚逼!操烂我的骚屁眼儿!啊啊啊,好爽!”我猜我的样子一定是淫荡之极。

    龙果然被我的骚样勾得更加兴奋暴虐,抓着我腿的双手猛地一抬高,我整个人被他都拉了下去。这个姿势让他的大鸡巴更加深地插进了我的屁眼儿中。

    “啊啊啊,好深,鸡巴插得好深,啊啊啊,屁眼儿爽死了,用力操我!爹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啊啊啊!干,干干干,爽死了啊!”我被龙的大鸡巴一下子深深插入爽得淫叫不断,不能自已。

    龙挺着大鸡巴一下下深深地插入我的屁眼儿,每一次干入都是凶狠地全根插入,又全根抽出,只留下一个硕大的龟头圈在屁眼儿口周围的嫩肉里,然后腰部猛地一发力,大鸡巴凶狠地再次操进来,狠狠抽插。

    “骚逼!爹的大鸡巴操你爽么!”龙一前一后地狠狠操着,活塞运动啪啪作响,大鸡巴一次比一次深地插进我屁眼儿里。

    “啊啊啊啊,爽啊,爹的鸡巴好大操得骚儿子的屁眼儿好爽!操我!啊啊啊!爹用力,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操我!”我被龙的野蛮操干操得鸡巴再一次硬了起来,马眼张合开始流出淫水。

    “骚逼!真他妈爽!被爹的大鸡巴操就这么爽么?小骚货!你屁眼儿里都被爹的大鸡巴操出淫水了!真他妈滑,好爽!骚逼,老子今天就用大鸡巴操死你这个贱儿子!”龙的双眼完全被情欲之色所充斥,现在的他有如一匹发情的种马,挺着胯下粗长的巨屌,一下比一下猛地操进我的屁眼儿,操干着我的前列腺。

    我连着几十下都被龙的大龟头插到了前列腺,剧烈地刺激让我的鸡巴越来越硬,马眼里不断地淌出大量的前列腺液,沾得我肚子上全都是,我感觉快感越来越强烈。

    “啊啊啊啊,爹轻点儿,好爽,太爽了,骚儿子受不了了,又要被爹的大鸡巴插射了,啊啊啊啊,爹轻点儿啊,大鸡巴好大,又操到儿子的前列腺了!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射了!——”随着我一阵浪叫呻吟,我终于再一次被龙的大鸡巴操出了精。我的鸡巴猛地涨大一圈,十几股白花花的j,,g液从我的马眼口狠狠射出,喷在我的肚子上,我的乳头上,我的脸上,还有很多射到了我淫叫着大开的嘴里。

    “骚逼,又被老子操射了么!真他妈骚!操!老子操死你!这还没完呢!今天老子就要用大鸡巴把你彻底操服了!让你永远只想着被老子的大鸡巴操屁眼儿!骚逼!给老子夹紧了!”龙看见我被他操射了,更加地兴奋操干着我屁眼儿,大鸡巴每一次深深地抽插都干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求饶不断。

    “啊啊啊,爹,受不了了,轻点儿啊,啊啊啊啊,爹轻点儿,鸡巴太大了,插到前列腺了啊,儿子才刚刚射过,受不了了啊,啊啊啊!”我呻吟着求饶,可龙插在我屁眼儿里的鸡巴越来越硬,每一下大龟头捅到前列腺都更加凶狠,几百下抽插下来,我的声音已经带了些哭腔。

    “啊啊啊啊,真的受不了了啊!爹别操了,儿子受不了了,啊啊啊,求求爹别操了,爹的鸡巴太大了,儿子的屁眼儿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快停下来,好大,鸡巴太大了啊,啊啊啊,又操到前列腺啦!”我哭喊着,却依旧不能阻止此时正在情欲高涨之中的龙,他凶猛地挺着腰,大鸡巴硬得像一根铁棒,而且是刚刚冶炼好的炙热发烫的铁棒,每一次插进我屁眼儿都让我浑身颤抖。

    “骚逼的屁眼儿好舒服,夹得爹的大鸡巴好爽!骚逼,我要操死你!用老子的大鸡巴操死你!操烂你的骚屁眼儿!操穿你的贱屁股!啊啊啊,骚逼把屁眼儿夹紧了!啊啊啊,好会吸,骚儿子的屁眼儿吸的爹的大鸡巴好爽!啊啊啊,要射了,射给骚儿子,我操!操死你!!!”龙在我屁眼儿内的大鸡巴猛地涨大了一圈,硕大的龟头狠狠地插在我前列腺上,紧接着随着龙的一声狂野地低吼,大鸡巴终于射出了二十几股灼热的j,,g液,全部射进了我的屁眼儿里,射在了我的前列腺上。

    龙的j,,g液如此灼热,烫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刚刚才射过两回的身体再一次敏感地受不了,我感到下体再一次要忍不住喷出东西来。

    “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又要被爹的大鸡巴操射了!!!”我浪叫着,任凭下体喷出滚烫的液体,整个人彻底脱力躺在床上。

    龙大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却一脸坏笑不变,缓缓从我屁眼儿里抽出了大鸡巴,“哥,你怎么这么骚啊?你看看,你被弟弟的大鸡巴操尿了!”

    我一惊,低头一看,果然,刚刚被龙操出来的竟然不是j,,g液,是尿。

    我一下红了脸,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

    龙嘿嘿一笑,一把抱起我,笑着道“好啦哥,弟弟喜欢这么骚的你,你越骚弟弟才越喜欢呢!走,弟弟抱你去洗澡。”

    晚上,龙又主动洗了床单,毕竟床单上全是我们俩留下的精斑,虽说我们彼此都不嫌弃,但是毕竟睡起来太不舒服。

    龙抱着我,坐在沙发上,享受悠闲的饭后时光,这家伙即使这时候也还是不老实,双手伸进我衣服里不断揉捏把玩着我的乳头,自己一个人玩还不行,还拉着我的手伸到他裤裆里,替他猥琐地撸鸡巴,我不同意,他就威胁说不同意就操得我下不来床。我只好被强迫答应。

    “哥,你工作那边打算怎么办?”龙边玩捏着我的乳头边问我。

    “我也不知道啊,嗯啊,你轻点儿太痒了啊,啊,”我被他弄的忍不住呻吟。

    “要不然你听我的?咱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正好让我替哥出出气。操!敢欺负我哥!”龙有些怒气地说着,同时手上更加用力地一捏我乳头。

    “啊!——轻点儿啊!”我被他的突然发力弄的大声呻吟出来,喘了半天才说道“那个,这样不好吧?”

    龙邪性地一撇嘴,露出一个极具诱惑性地笑,“有什么不好的?敢惹我哥,我让他们一个个都被操到不能下床!”

    我听着虽说觉得想笑,但是还是有些感动。

    “那阿健那边你打算怎么办?”我问道。

    龙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他心里觉得是因为自己把阿健介绍给我认识才会让我遭此厄运,龙声音低沉地说道“对不起哥,阿健那边,我还没想好怎么办,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回去把这傻逼揍死!”

    龙的语气越来越强硬,想了一会儿又开始焕发出神采,“哥,你给你公司的人打电话吧!约他们出来!就说想要私了。”

    我迟疑了一会儿,但后来禁不住龙的催促就拿起了手机。

    “操!谁啊!这时候来电话!嗯啊,爽!”电话那边的阿泰好像正在操逼,隐约可以听见男人挨操的呻吟。

    我看了看龙,定了定心,说道“那个,是我,视频那个事,我们能不能私了?我不想张扬出去,什么条件都行!”

    那边的阿泰一愣,紧接着爆发出一声兴奋地大叫“操!骚逼是你啊!怎么?想私了?全公司的男人都看过了,一个个私了你的小屁眼儿能受了么?操!骚逼,给老子把屁眼儿夹紧了!”

    我已经镇定不少,平静地说“你别管了,明天晚上,来我家吧,我洗好等你。”

    说完我挂了电话。

    龙看着我,眼中的邪魅更盛,一把搂住了我亲了一口,“好了哥,现在打给下一个人吧!”

    第二十一章 公司里的男人们(下)

    第二天早晨刚醒来,我就感觉自己屁眼儿里有一根很粗很大的肉棒,粗长的鸡巴一直顶到我的前列腺,本来我的鸡巴就因为晨勃硬了起来,现在被这根粗大的鸡巴一插前列腺,龟头的马眼瞬间流淌出前列腺液。

    我很无奈地回头,却发现龙这家伙还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竟然还在睡觉中。我瞬间感觉自己被惊呆了!敢情这家伙把用大鸡巴操我屁眼儿已经发展成了生物本能么?

    我轻轻夹了一下屁眼儿里的粗大鸡巴,感受了一下龙这根大鸡巴的硬度,结果龙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淫荡的梦,竟然同时轻轻往前一顶,大鸡巴一下子深深插进了我屁眼儿,让我没忍住一声“啊”叫了出来。

    龙在同时被惊醒了,看我在忘情淫荡地呻吟着一下愣住了,往下一看自己的大肉棒还插在我的屁眼儿里,立刻露出一副自以为的了然和坏笑,猛地抱住了我的腰,腰部用力一挺,大鸡巴更深地操了进去,害我又一下没忍住“啊”地一声呻吟出声。

    “哥,这么一大早就不消停啊?是不是想它了啊?自己这么急切地坐上来,放心,弟弟现在就满足你!别的没有,鸡巴管够!”龙边说着,一边抱着我,插在我屁眼儿里的大鸡巴狠狠一顶,轻而易举地插上了我的前列腺。

    “啊,轻点儿啊,谁想它了!明明是你昨晚非要把大鸡巴插在人家屁眼儿里才肯睡觉好不好!啊啊啊,喂!我在跟你说话啊!我靠!你轻点儿行不行!这一大早晨的太干了啊!啊啊啊!”我想好好跟龙辩驳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一醒来就会看到自己的大粗鸡巴插在我屁眼儿里,而我还在放声淫叫着,可是看样子这家伙根本是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啊!

    都说男人早上的欲望是最强烈的,早上的晨勃也是男人一天之中鸡巴最硬的时候,此时此刻从我屁眼儿里传来的感受确实如此。可是,龙的欲望是不是也有些太强了啊!要知道我昨晚才刚刚被他操射两回操尿一次,他也在我屁眼儿里释放过了,可是现在竟然又这么有精神的操我,大鸡巴硬得像铁棒一样,丝毫不比昨晚差啊!

    妈的,这根本呆不了了啊!为什么我瞬间有一种羊入虎口的错觉啊!不,不是错觉!就是羊入虎口啊!妈个鸡,找到机会老子必须逃跑!彻底离开这个恐怖的大鸡巴啊!

    “哥,我的鸡巴怎么样?硬不硬?大不大?粗不粗?插在你屁眼儿里爽不爽啊?”龙一边轻轻缓缓地操着我一边说道。

    “硬你妹啊!啊啊,你他妈给老子轻点儿!啊啊啊啊,大你个脑袋,粗你个脑袋啊!啊啊啊,爽你妹!一点儿也不爽!”我故意没有顺着他回答,一个劲儿地呛声跟他。

    龙笑笑,也不反驳我,只是我分明感到插在我屁眼儿里的鸡巴插得更深了,力度之大简直要把他那一对儿巨大的睾丸都操进来了,我咬着牙强忍着,只是偶尔忍不住还是会轻声呻吟出来,龙也不揭穿我,就抱着我轻轻浅浅地插着。

    “哥,”龙突然开口了,“以后都让我这么抱着你好不好?”

    我愣了,明白过来之后欣慰地笑笑,“就只是抱着么?”

    龙嘿嘿一笑,毫无预兆地腰部猛地发力,大鸡巴深深地操进了我屁眼儿,霸道地说“当然不是,现在我的鸡巴不是还在操着哥的小屁眼儿呢吗?哈哈!”

    我嗔怒地白了他一眼,却被他硕大的龟头准确地捅到了前列腺,一声没忍住,呻吟了出来。

    “哈哈,哥,说实话,被弟弟的大鸡巴操是不是很爽啊?哥你屁眼儿真紧,我鸡巴在里面好舒服!啊,操!真爽!”龙狠狠挺了几下腰,大鸡巴一下比一下深地操进我屁眼儿。

    “啊啊啊,轻点儿啊,爽,是很爽啊,你轻点儿行不行啊,你鸡巴那么大,插进来很疼的啊!喂!你听没听到啊!啊啊啊!”我扯着嗓子喊着,反抗着,龙根本就一笑置之,继续自顾自地用大鸡巴插我。

    龙抱着我,胯下的大鸡巴深深地插得我淫叫不止,突然就喊道“哥,叫我!”

    “啊啊啊,好爽,叫你,叫你,我的大鸡巴弟弟,好爽,大鸡巴插我,哥哥的屁眼儿被你操得好爽,再深一点儿!啊啊啊!好爽!”我淫叫着,整个人被他的大鸡巴操得已经瘫软在龙身上。

    “叫我!”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满,腰部更加猛地发力,大鸡巴更深地插进了我屁眼。

    “啊啊啊啊,太深了啊,受不了了,大鸡巴哥哥,哦不,大鸡巴爸爸,大鸡巴爹,你轻点儿啊!鸡巴太长了,要把儿子操坏了啊!啊啊啊!”我被龙操得求饶,可龙似乎更加不满意了。

    龙皱着眉,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又是狠狠地一顶,“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叫我什么?”

    我有些懵了,想了半天,最后很不确定地说了两个字——“老公?”

    龙的眉头瞬间舒展开,大鸡巴又开始温柔地操起来。

    我瞬间松了一口气,享受着他抱着我温柔的操弄。有阳光刺来,我眯起眼,龙的双手抱着我。

    嗯,这样的感觉真好,这样的早晨也真好。

    结束了早晨的温柔缠绵后,我请了假,电话里的boss那个28岁的男人阴阳怪气的,说话一直意有所指,显然已经知道了我视频的事情,我很恶心地挂了电话。

    龙看看我,邪魅地笑容再一次浮现在他脸上,龙冲我努努嘴,“走么哥?”

    我知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沉了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和龙出去逛了一天,通过各种不为人知地途径买了好些药水、药剂,以及今天晚上要用到的东西。

    接下来就等着男人们上门了。

    晚上6点,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我和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骚逼,哥哥来啦,快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