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2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龙同样呻吟,是那种特别特别男人的低声呻吟,每一下都准确地俘虏我的心脏,他的唇齿舔弄着我,舌头也在我嘴里纠缠,我却听见他喉咙里传出的低沉声音。

    “哥,我爱你。”

    我浑身一颤,更加紧地抱住了龙,唇齿贴合,舌头交缠。

    龙的双手伸进我的衣服,开始抚弄起我的身体,最后来到我的乳头,轻轻揉捏着。我渐渐抵挡不住,面对着龙,我体内那份人体最原始的欲望再一次躁动起来。

    “嗯啊,龙,我想要了。”我吻着龙,呻吟说道。我知道龙早都想了,他胯下的那根巨大肉棒早已直挺挺地顶在我的下面。

    龙忍得很辛苦,可是一想到我才刚刚出院,身体还虚弱得很就不敢妄动,只能继续辛苦地忍着,同时还吻着我安慰道“再等等哥,你现在不行,过几天的我一定好好满足你。”

    此时此刻我的欲望已经越来越强,又哪里是能忍得住的,我沿着龙的嘴角吻了下去,耳垂、脖子、锁骨一一吻过。又一把掀开龙的上衣,龙半推半就的配合著,我又吻起他强壮的上身,吻过他结实的胸肌,挺立的乳头,一路向下,吻过他的腹肌,停在他的裤裆。

    那里,已经鼓起了一大包,隐约可以看见一条巨大肉棒的形状。

    龙已经开始喘息,一声声雄性性感诱人的低声喘息表明他已经彻底被我燃起了情欲,眼下我突然停住,确实让他有些受不了了。

    “哥,怎么不继续了啊?”龙有些急切地看着我问道。

    我笑笑,冲着龙眨眨眼,故意说道“想要我吃?求我啊!”

    龙开始还有些迟疑,但是见我真的慢慢离开就静不下了,张口就道“求你,哥,求求你了!”

    “求我干什么啊?”我继续笑着冲他眨眼。

    龙有些尴尬,不好意思说,过了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了句“求哥吃……”

    我故意装作不懂,再次追问道“求我吃什么啊?”

    龙这次真的不好意思开口了,脸憋的通红,也没说出一句话来。我一看这样,便故意作势离开,果然龙这小子又一次慌乱了,急切地开口道“哥别走!是我的,我的鸡巴,嗯,是我的鸡巴!”

    我的手解起了龙的裤子,一边慢慢地解一边说“连起来重新说一次!”

    经过前两次的逼问回答,龙彻底放开了,大声回答道“求求哥吃我的鸡巴!求哥用小嘴吃我的大鸡巴!用舌头舔我的大肉棒!”

    龙的裤子已经被我全部脱下,胯下的巨大肉棒像一只亢奋威武的巨龙一般昂扬挺立,最前端的马眼口里汩汩往外淌着淫水,硕大的龟头早已涨得紫红,粗大的肉棒那样雄武。

    我一口含了进去,龙同时忍不住呻吟出声。

    “啊!哥好舒服!”龙呻吟着,同时用手轻轻按着我的头,腰也挺动着,想将大鸡巴更深地插进我嘴里,插到我喉咙里。

    我吃着龙这根硕大非常的鸡巴,嘴巴被塞得满满,温热的嘴唇将他的粗大鸡巴紧紧包裹着,同时舌头也灵活地舔弄着他的龟头,舔过男人最敏感的冠状沟,舌尖轻轻刺进他的马眼,又把他爽得连连淫叫。

    “啊,哥,好厉害!鸡巴好爽,你的小嘴舔的弟弟鸡巴好爽!啊啊啊,深一点儿啊,把弟弟的大鸡巴都含进去,好爽哥!”龙被我高超的舌头技巧爽得不行,一个劲儿地挺着大鸡巴,一次比一次深地插我的嘴,硕大的龟头深深插到我的喉咙。

    其实很难受,但是我很想让龙爽,就是很开心。

    “哥,我想…”龙兴奋地再一次开口,可话没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就又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我轻轻吐出他的鸡巴,抬起头望着他,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也很想要了,操我吧,龙。”

    如果这个人是你。

    龙兴奋起来,开始动手解我的衬衫,可是心急之下解了半天也没有解开,着急地他一个用力将我的衬衫撕开,又几下脱光了我的裤子,这下我和他都是彻底光着的了。

    赤裸相见,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龙拿过我床头的润滑液,仔仔细细地涂抹在我的屁眼儿和他的大鸡巴上,我不断呻吟着,渴望着他的大鸡巴能够插进来。

    终于,龙小心翼翼地挺着大鸡巴靠近了我的屁眼儿,微微用力,硕大的龟头插进了我的屁眼儿,却没有马上动,反而问了我一句“哥,疼么?要是疼我们就不做了。”

    我笑着回应道“疼你妹啊疼!你以前没操过是不是啊?别玩这纯情路线了啊,你哥早过了这个年龄了!要操就操,别墨迹!”

    龙翻了个白眼“哥你怎么这么喜欢破环气氛!好,既然你要,弟弟我今天必须得满足你啊!准备好哦!”说完,一个猛地发力,他的大鸡巴深深地插了进来。

    我的屁眼儿之前已经涂了润滑液,所以现在龙的鸡巴插进来倒没有过多疼痛,反而是突然被龙这么硕大的鸡巴塞满,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让我不能自已的叫出声来。

    “啊啊,好大,好舒服!”我爽的叫出声来。

    “哥,你刚刚那么戏弄我,现在弟弟要还给你了哦!”龙坏笑着,竟然又把刚刚操进来的鸡巴又缓缓抽了出去。

    突然失去大鸡巴填充的我顿时感觉屁眼儿里有一种深深的空虚感,赶忙喊叫道“别啊,龙,别拿出去,哥哥错了还不行么?”

    龙还是一脸坏笑,说道“想要么,哥?”

    我急切地回答道“要啊!想要!快点儿吧!”

    “求我啊!”龙说完哈哈大笑。

    我白了他一眼,心道小崽子捡你哥哥我玩过的招对付我,想得美!然后屁股猛地往后一退,龙的那根大鸡巴直直插了进去。

    事实证明,润滑液的效果真心良心。

    “我靠,哥!你耍赖!”龙被我的做法惊到了。

    求人不如求己,我也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前后动着屁股,让龙的那根大鸡巴可以在我屁股里抽插起来,口中也开始呻吟起来。

    “靠,不搭理我!等着!”龙抱住了我,腰部猛地一发力,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我屁眼儿。

    “啊,好爽!龙,哥哥好舒服,你鸡巴好大,操我,啊啊啊,爽啊,干我,干哥哥的屁眼儿!好爽啊!”我在龙的操弄下忍不住呻吟,龙的鸡巴好大,操进来好舒服。

    “爽么哥?弟弟的鸡巴是不是很大?操得你是不是很舒服啊!还要不要弟弟的大鸡巴操的更深点儿啊!”龙紧紧抱着我,大鸡巴一下下狠狠操着我屁眼儿。

    “啊啊啊,要!我要弟弟的大鸡巴深深地操我!啊啊啊,好爽,用力,用力操我!我喜欢被弟弟的大鸡巴操!”我被龙的大鸡巴操的真的好爽。

    龙听见我的话,猛地一插,大鸡巴深深地操进来屁眼儿,大龟头直直插在前列腺上,爽得我们俩同时一声呻吟。

    “啊啊,好爽,插到我前列腺了,好爽!操我,继续操我,操我的前列腺,操射我,啊啊啊,好爽!”我被爽上了天,再不想下来。

    龙一次又一次深深抽插着我的屁眼儿,大鸡巴每一次都插到直肠深处,每一次大龟头都深深插到前列腺上,二十分钟之后,我终于受不了了。

    “啊啊啊,龙,快点儿!别停,我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大鸡巴操我,用力操我!要射了,要射了,啊啊啊啊!——”我呻吟着,被龙操射了。

    “好爽!哥的屁眼儿夹得弟弟的鸡巴好爽,好舒服,嗯嗯,啊啊啊,我要操你,一辈子都操你!让你一辈子只能让我一个男人的鸡巴操!”龙插在我体内的鸡巴猛地涨大,狠狠射出了二十几股j,,g液。

    射过之后,我俩都懒得动,彼此趴在床上,互相瞅着对方笑。

    正当这般温香软玉之时,我的手机却震了起来,我笑着拿过来,一看却瞬间僵住。

    第十九章 公司里的男人们(上)

    “怎么了?”龙察觉到我的异样,也靠了过来。我并没有遮掩,手机上阿泰的名字正映入龙的眼中。

    空气一下子静了下来,龙不说话,我也没有接,两个人都不作声,房间里只有手机在震个不停,两分钟后自动挂断。

    我轻轻舒出一口气,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了,没想到这只是个暂停而已。两秒钟之后,手机又是嗡地震了一声,我一看,是一条彩信,发件人依旧是阿泰。

    我躲闪地看了龙一眼,龙的眼中神情很复杂,难过、愤怒、嫉妒、痛苦还有很多很多我看不懂的样子。我握着手机,屏幕上的彩信闪烁不断,可我不知该看还是不该看。

    良久,我突然感觉被人抱住,一回头却是龙温柔地冲着我笑。

    “看吧,我可以闭眼睛,或者回避一下。”龙笑的时候眼角像是闪烁着一颗星,没有光的折射,可是就是很闪烁。

    我沉了一口气,回给龙一个安心的笑,不管打开之后里面的内容如何,我都不想再去回想从前的那些事情了。龙的手抱着我,很暖,这种感觉,已经让我迷恋。

    我颤抖着手点开了彩信,书写格式很简洁,上面是一段视频,下面是一行文字——“骚逼,被四个男人的大鸡巴操爽么?发在公司的公用邮箱里,是不是想让全公司的男人都用鸡巴狠狠操你屁眼儿啊?”

    我刚刚点开视频,一阵淫荡欠操欲求不满的叫床呻吟就从我的手机里传了出来,画面里的我全身泛红,双眼迷离尽是情欲,嘴巴大张着里边塞着两根男人的粗大鸡巴,双腿被男人高高抬起架在腿上,原本娇嫩的屁眼儿此时却是被撑开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一根超长的巨屌和一根超粗的巨屌正一起狠狠操干着我的屁眼儿。

    “操,骚逼的屁眼儿好热,里面流了好多水,真他妈爽!操,骚逼把你的屁眼儿给老子夹紧了,爹的大鸡巴要狠狠地操你!”阿彬挺着他粗长惊人的大鸡巴边操着我边骂道。

    而视频里被四个男人的大鸡巴同时操着小嘴和屁眼儿的我竟然还在放声淫叫着,我的嘴里被两个男人的大鸡巴塞满,说话只能支吾不清,嘴边不时有液体流出也不知是我的口水还是那两个男人马眼里流出来的前列腺液,又或者都有。

    “唔唔,好爽!呜呜呜呜,大鸡巴好大,操得我,呜呜呜呜,大粗鸡巴操得我好爽,屁眼儿好舒服!啊啊,唔唔唔,骚逼好爽,骚逼的屁眼儿要兵哥哥的大鸡巴操!唔唔唔,兵哥哥操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我骚逼!好爽!骚逼的屁眼儿要兵哥哥的大鸡巴干!唔唔!”我含着嘴里的两根大鸡巴,支吾不清却仍旧淫荡无比地放声淫叫着。

    我握着手机,愣住了,片刻的时间,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龙从背后拥抱我,紧紧地用他有力的双臂环绕着我,一手夺去我手中的手机,锁屏的同时浪叫淫语戛然而止。

    我靠在龙的身上,左胸口那里有一个器官慌慌张张在跳,我不敢回头,不敢面对龙的眼睛,不敢看向龙的脸。

    龙俯身,更加抱紧了我,他宽阔的胸膛让我格外安心,我渐渐放松靠了上去。突然感到脖颈上有一处温热,我下意识回头,龙轻轻覆上我的唇。

    我瞪着眼,嘴唇任凭龙轻轻浅浅地吻着,舔弄着。我看到龙的眼里有很多种光彩,认真的、心疼的、宠溺的、后悔的。

    “哥,都过去了,对不起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龙贴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我用力抱住了他。

    过了好久,龙才再一次贴在我耳边轻轻说着“哥,你想怎么办?我是说,你工作那边。”

    我沉默,“不知道,也不想再去想。”

    龙的手抚摸上我的头,嘴落在我的额头处,轻轻说道“要不然,我们私奔吧?”

    我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根本停不下来。

    龙一脸尴尬,愤愤不满地对我说“哥!你就这么喜欢破坏气氛吗!你弟弟我好不容易浪漫一次,你就这么给ga 了?”

    我乐得停不下来,好半天才连笑带乐地说道“不是不是,就是觉得年轻挺好的。哈哈哈——”我再一次没忍住,这下彻底停不下来了。

    龙一脸郁闷,恨恨道“乐你妹啊乐!我是认真的,就算我们什么都没有,可是有彼此就行了啊!从此以后有你的地方就有我,有我的地方那就是你家!知不知道?靠!再笑!再笑!是不是屁眼儿又痒了,来来来,正好老子的大鸡巴还没爽够,足够再操你几个小时,不把你操射操服了老子今天就不是男人!”

    我好不容易止住笑,赶忙挥手说道“别别别大爷,饶过小的吧!大爷您器大活好,鸡巴巨大天赋异禀,小的只是一介平民,屁眼儿也是凡间之物,可受不住大爷您的巨屌的操干了!喂喂喂,你有话说话动什么手啊!喂喂喂!我靠,你他妈来真的!啊啊啊啊!我操,疼啊,润滑液啊傻逼!!!”

    龙桀桀坏笑着,胯下的大粗鸡巴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再一次充血复活,不由分说地蛮力把我抱起,屁眼儿正对着他的大鸡巴。龙一松手,我整个人便直接坐到了他的鸡巴上,没有任何润滑液的鸡巴和屁眼儿竟然也一下子操了进去。

    “啊啊啊!哥你屁眼儿真爽啊!啊好暖和,我操,操哥的屁眼儿!说,弟弟的鸡巴大不大!”龙把着我的双腿,一下又一下往上挺着腰,青筋暴起的大鸡巴一下下抽插着我的屁眼儿。

    “我靠!大你个脑袋!啊啊啊,你他妈不会润滑啊!啊啊啊,嗯啊,嗯啊啊啊,”我本来还想着骂他两句吓唬吓唬他,可龙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粗,塞得我屁眼儿好满好舒服,没几下,我便被他的大鸡巴操得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喔喔,真爽,操哥的屁眼儿最爽了!啊啊啊,哥夹紧屁眼儿啊,弟弟的大鸡巴还要深深地操进去呢!润滑?这不是有吗?还是刚刚我射到哥屁眼儿里的呢,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龙坏笑着,腰部猛地发力,粗大的肉棒直直插到前列腺,我“啊——”的一声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屁眼儿里立刻出现水声,混合著龙射进我屁眼里的j,,g液,让龙的大鸡巴在我屁眼儿里抽插得更加顺畅了。

    “喔喔喔,太他妈爽了!哥,你屁眼儿里出了好多水啊!怎么样,被弟弟的大粗鸡巴操是不是爽死了?还想不想要啊?嗯啊!”龙故意挑逗我,腰部连着十几下猛地发力,本就粗大骇人的大肉棒连着十几下都深深地插到我前列腺,让我爽得不能自已。

    “啊啊啊啊,好爽,操我,啊啊,用力操我,弟弟的鸡巴好大好粗,操得哥哥好爽!啊啊啊啊啊,继续啊,用力操我,别停,插到哥哥前列腺了啊,啊啊,操我操我,干死我!大鸡巴干死我吧!啊啊啊啊!”我被龙的大鸡巴插得淫荡乱叫。

    “哥,大声告诉我,弟弟的鸡巴大不大,操的你爽不爽!啊,我操,好舒服,操死你!”龙把着我的双腿,腰部向上发力,狠狠顶着我的屁眼儿,大鸡巴一下又一下深深插到我的直肠深处。

    “喔喔,好大,弟弟的鸡巴好大,好粗,操得哥哥好爽!大鸡巴弟弟操我,狠狠操我!啊啊啊啊,好爽,哥哥的屁眼儿就是你的,天生就是给弟弟的大鸡巴操的!喔喔,好舒服,大鸡巴操的我好爽,我的大鸡巴弟弟,我爱你,我爱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好爽!”我已经彻底放开,开始一面摇动屁股配合著龙的操干,一面淫荡央求着龙更加用力地用大鸡巴操我。

    “哥你真是淫荡啊!啊,不过弟弟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我的淫荡哥哥,喜欢被我大鸡巴操的哥哥,哥,我爱你,大鸡巴操你,操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都被弟弟我的大鸡巴操!睡醒了操你,吃饭操你,喝水操你,看电视操你,洗澡操你,睡觉操你,好不好!哥,回答我,永远被弟弟的大鸡巴这样操你的骚屁眼儿好不好!”龙用力抓着我双腿,大鸡巴狠狠往上顶,硕大的龟头每一次都插到我的屁眼儿深处。

    “啊啊啊啊,好爽,弟弟,我的大鸡巴弟弟操的我好爽!啊啊,鸡巴好大,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我要一辈子都被你的大鸡巴操!睡醒了操我,吃饭操我,喝水操我,看电视操我,洗澡操我,睡觉操我,每一次操完我都要把j,,g液射在我身体里,我要永远留住你的j,,g液!”龙的大鸡巴操得我跟着一起大叫。

    “真骚!哥,你想不想吃弟弟的j,,g液!你想不想给弟弟生孩子!啊,我操,好爽,操死你,小骚逼好热好紧好舒服,夹得大鸡巴好爽!我操死你个骚逼!”龙越来越兴奋,渐渐恢复了他体育生的那份粗旷爷们儿和野蛮,大鸡巴一次比一次深地插着我屁眼儿,好多次都干到了我前列腺上,爽得我浑身颤抖起来。

    “操到了!操到前列腺了啊,啊啊啊,好爽,大鸡巴操的我屁眼儿好爽!继续,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啊啊,又操到前列腺了,好爽,好爽,干,干干干,用你的大鸡巴用力操我!狠狠操我,我要吃弟弟大鸡巴射出来的j,,g液,我要给弟弟生孩子!啊啊啊,操我,操死我吧,大鸡巴操的骚逼好爽,啊啊啊,用力,大鸡巴操烂我的骚逼!”我再一次被龙的野蛮粗大所征服。

    “操,我实在忍不住了,哥,我要狠狠操你了!”龙一声大吼,一把将我拉了起来,一个用力便将我甩倒在床上。我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跪在卧室的大床上,撅着我的屁股,正对着龙挺立昂扬的粗大肉棒,淫荡不堪地摇晃着屁股,屁股中间有一个刚刚被龙的大粗鸡巴插出来的大洞,一开一合引诱着龙。

    “龙,大鸡巴弟弟,快,用你的大粗鸡巴给哥哥的屁眼儿止痒,哥哥的骚屁眼儿好痒,操我,用你的大粗鸡巴狠狠地插进哥哥的骚屁眼儿吧!啊啊啊啊,进来了,好大好爽!”我淫荡地扭动着身躯和屁股诱惑着龙,龙见我这副骚货样儿,再也忍不住,一把按住我的屁股,那根粗大骇人的大鸡巴对着我的屁眼儿猛地操了进来。

    “操!老子今天操死你,操服你!骚逼!把骚屁眼儿给老子夹紧了!老子的大鸡巴要狠狠地插你屁眼儿!操你的前列腺!操烂你的骚屁眼儿!”龙再一次被情欲占据了大脑,恢复了一身体育生的热血,按着我的屁股,狠狠挺动着腰,胯下那根粗大的鸡巴一次又一次猛地操进我的屁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