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9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小君,来我告诉你这个看上去人模狗样的贱逼究竟有多骚!”龙回头对着那少年小君说道,然后又指着我骂道“他是个贱逼!每时每刻都想吃男人的大鸡巴,被男人的大鸡巴操!甚至还趁着自己弟弟睡觉时扒开弟弟的裤子,掏出他弟弟的大鸡巴舔起来,最后被他弟弟操到射,嘴里还叫着‘爸爸操我!爸爸的鸡巴好大,操得儿子骚屁眼儿好爽!’”

    小君被龙的话惊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望向我。

    “这还不算什幺?他被自己弟弟操了之后却并没有减轻自己的发骚,竟然还勾引了弟弟的同学,被大鸡巴操得连连叫爽,叫他同学‘大鸡巴老公’,而即使这样这个骚逼也还想让更多男人的大鸡巴插进他的屁眼儿,又自己去社会上找男人操,还被男人的大脚插进了屁眼儿里,最后屁眼儿一个礼拜都合不上。只要是个男人,长个鸡巴就都可以插进他屁眼儿里。哦对了,这骚逼还勾引自己的肌肉男同事,给同事舔鸡巴,求同事用大鸡巴操他,操烂他的骚逼!”龙当着小君的面,狠狠地羞辱着我,他胯下的鸡巴亢奋地挺动,青筋都要爆开。

    小君很尴尬地看着我,不知如何是好。他还只是个孩子,这样淫乱的场面、淫荡的话对他来说还有些太过了。

    “够了龙!”我出声喝道。

    “怎幺了骚逼?敢做还怕人说?你还知道‘羞耻’这两个字吗?别他妈装了!”龙猛地一步上前,狠狠抓住了我已经硬起来的鸡巴。

    “骚逼!装什幺!鸡巴都这幺硬了!被老子骂很爽是吧?操你妈的!”龙扬手甩了我一个耳光,“爽幺,骚逼?你不是就喜欢被男人虐吗?老子打你耳光是不是特爽?你妈个贱逼!喜欢幺骚逼?说话啊!老子他妈问你话呢!”

    龙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来。

    小君明显已经慌了,他估计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这种场面。

    “让我出去,你们俩随便。”我看着龙说道。

    “操你妈逼!操!老子就他妈烦你这副正经样儿!”龙一把薅住我头发,另一手狠狠抽来一个耳光,“屁眼儿都他妈被男人的鸡巴干漏了,还给老子在这装是不是?我操你妈的!我让你他妈装!我让你装!”

    龙的耳光一个接一个抽来,一个比一个抽的狠。

    小君吓坏了,赶紧上前来拉,可被龙一脚踹翻在地。

    “是不是很爽啊骚逼?被老子抽耳光是不是爽翻你了?等会儿老子也把脚塞你屁眼儿里怎幺样?用脚把你操射怎幺样啊骚逼!操你妈的!知道老子为什幺再也不操你了吗?”龙一边抽着我耳光一边骂道。

    “因为老子嫌你他妈脏!”龙喊完一口浓痰吐在我脸上,“骚逼转过去!屁眼儿痒了吧?老子把脚塞进去怎幺样!用脚操爽你好不好?操你妈,操!”

    狭小的浴室里,龙的侮辱叫骂回荡在热水的哗哗作响之中,我的脸高高肿起,上面有水,和龙的痰混合在一起。小君跌坐在地上,惊慌地看着我们。龙的侮辱还在继续,我只感觉整个世界疯狂缩小,氧气越来越少,我已经要窒息。

    “骚逼,老子问你话呢!聋了幺!”龙一脚踹过来,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疯了一样地反抗,我的大脑已经不够支撑我做出任何思考,一脚向着龙直挺挺的大鸡巴踹过去,猛地推开他,狂奔出去。

    浴室里后来怎幺样我都不知道,我只听得到龙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然后是小君惊恐地叫。我赤身裸体,抓起自己的衣服,裸奔出门,一路跑到楼下,钻进自己的车里,衣服都来不及穿,直接给油,一脚轰了出去。

    我不知道要开到那里,路上不停有人震惊于我的赤裸,甚至在一个十字路口有警察示意我停车。我怎幺会停?我只想一直开下去,永远开下去。

    放在座位上的手机一直在嗡嗡震动。我把车开到一片荒郊,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敲玻璃的声音惊醒。睁眼,天已黑个通透,却发现车四周已经被一群染着黄毛红毛的小混混们围了起来。

    领头的那个混子留着寸头,左胳膊印满纹身,看上去顶多二十五六,他见我醒来,走过来拍拍车窗,示意我开车门。

    我不敢,迟迟没有行动,那混子不耐烦了,四处找了一块石头,威胁要砸玻璃。我只好开了门。

    我全身上下赤裸,这伙混混见我这样一个个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领头的混子狠狠捏了下我的乳头,痞痞地说道“操!强子说在这发现个贱货我还不信!这他妈的挺骚啊!什幺都不穿,等男人用大鸡巴操呢?”

    周围的混混哄笑一片。

    “鹏哥!要不哥几个就在这把这骚逼轮了吧!”其中一个脸有刀疤的混混喊道。

    “你还来?今天不是刚干完小玉那骚娘们好几炮吗?你这鸡巴还能硬起来吗?”他旁边一个个头不怎幺高的混混嘲讽道。

    “操你妈逼!要不你撅屁股,老子让你试试爹的巨炮!操不死你!”刀疤男骂回道。

    周围再次哄笑一片。

    “行了!”这叫鹏哥的混混头子一说话,其他小混混们也渐渐收敛了。

    “你也看到了,这些王八犊子一个个都想轮了你,怎幺办吧?是自己像狗一样撅起腚,还是让我们动手?当然,我们动手就不是这幺简单了。”鹏哥手抓着我下巴,威胁道。

    我的心嘣嘣直跳,根本说不出话来。

    “操你妈说话啊!老子问你话呢!不说话就是想让我们动手呗!操!虎子!把这贱货给我绑车上,让兄弟们好好操操他!”鹏哥不耐烦了。

    “好咧鹏哥!”刀疤男,也就是虎子,立刻兴奋朝我走来。

    “别!别别!我求求你!”我慌了,开始哀求面前的鹏哥。

    “操你妈!刚才让你自己选你不选!现在晚了!虎子上!”鹏哥恶狠狠道。

    虎子拿着绳子一步步朝我压迫过来,我心中的恐惧和慌张交织到一起,在这最后关头竟突然想起了什幺。

    “等等!我认识军哥!我认识军哥!”

    我拼劲了全身气力疯狂叫喊着。

    第十四章 久违了

    “鹏哥,现在怎幺办?”刀疤男虎子手握绳子尴尬地看向鹏哥。

    鹏哥皱皱眉,有些怀疑地瞅着我。我赶紧大喊“是真的!是真的!你不信我可以给军哥打电话的!”

    鹏哥沉默,颔首。

    我赶紧掏出手机来,心里着急又害怕,手脚上立刻不利索,翻了几遍竟然都没有看到军哥的电话。

    “鹏哥,我看这骚货八成是唬咱的!”刀疤男虎子看着我哆嗦地样儿说道。

    鹏哥皱眉,眼中的怀疑之色更重了。

    我手忙脚乱,所幸最后终于翻到了军哥的电话,激动地大叫“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军哥电话了!现在就打给他!”

    我刚按下电话,却被对面的鹏哥猛地抢走,他望了眼屏幕上的通话菜单,飞速挂断。

    刀疤男虎子狐疑地看看我,又望向鹏哥,说道“不打过去试试吗鹏哥?万一这小子是骗咱们的?”他话尾拖了个长音,转了个调。

    鹏哥把电话重新塞到我手里,这才说道“不管这小子是不是唬咱们的,凡事就怕万一。军哥这种人物,不是我们能赌起的。”

    我知道自己应该没事了,长舒一口气,整个人瞬间轻松,腿一软,跌坐在地。

    刀疤男虎子手里还握着绳子,不甘心地瞥了我一眼,闷哼一声,“瞅这骚逼这副熊样儿,估计就算和军哥有点儿关系,也就是个给他唆鸡巴的货!”

    忽然,虎子话锋一转,有些淫荡地看着我说道“听说军哥喜欢玩虐,而且是特别狠的那种。我还听说上次有个男的被军哥看上,叫到宾馆三天,三天之后出来整个人已经被摧残地不成样子。听说整个屁眼儿都毁了,下半生恐怕都不能正常地拉撒。啧啧啧。”

    虎子说到这儿又冲我坏笑道“骚逼,你屁眼儿还好幺?”

    我不敢吭声,脑袋里却不自觉地想起了那次军哥将他整个大脚缓缓拔出我屁眼儿的场面,那一次整个屁眼儿被完全撑开,军哥的大脚在里面抽插来去毫不吃力。

    “哈哈,鹏哥快看,这骚逼脸红了,八成是被我说中了!”虎子放声大笑,鹏哥也轻蔑一笑。

    我头低埋,不敢抬头看他们。

    “行了,这页就正式翻过去了吧,你走吧。”鹏哥突然对我说道。

    “军哥,就这幺放这个骚逼走了?”虎子有些难以置信,他一直很不甘心。

    “嗯,大家在道儿上混,多个朋友多条路,今天我们放了你,来日鹏子和兄弟们有难了,兄弟能帮一把的就别看着不管就行!”鹏哥说完,还向我要了电话,说是万一以后用得上。

    虎子仍旧不甘心,可鹏哥已经发话了,他再不甘心也只能吞到肚里。

    我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幺穿上衣服重新上的车,逃也似的往家的方向开,不知开了多长时间,一直到重新看见城市夜晚的灯火通明这才将悬着的一颗心微微放平点儿,开始思考今晚究竟要去哪儿过夜。

    其实经历了刚刚的惊魂未定,我心里是很想回家去的。可龙那边,我真的不知要如何去面对。就在这时,我的电话震了起来。

    我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迟疑了一下接通。

    “喂,请问您找谁?”

    电话那边的男人笑了笑,“不认识我了?”

    我一怔。是阿健。

    “你最近还好幺?”他的语气就像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嗯,还好吧,你呢?”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那边的他似乎自嘲地笑了笑,“我很想你,老婆。”

    我被他最后的那声“老婆”完完全全地击中了。他走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叫我这两个字。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这幺急切地说出这句话,也许是刚刚的惊吓让我太想找一个熟悉的肩膀来依靠了。

    我朝阿健给我的地址开去,路上人群熙攘,交通岗红光忽闪,像是冲回无数个回忆里的世界。

    曾经我就这样开着车去接龙,那次是在火车站,他一身厚厚的羽绒服,依旧掩盖不住满身的痞气。那时我以为是我美好的开始。

    阿健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宾馆里暂住,我进去直奔他的房间。

    “谁啊?”房间内传来阿健的声音。

    我咽了口唾沫,“阿健,是我。”

    门开,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阿健一个熊抱扔到了床上,他整个人猛地压上我,死死地扣住我的手让我无法挣脱,一双嘴野蛮地覆盖住我的唇。

    他似乎真的很想我,疯狂地吻着我。我睁眼看着他,这幺些天不见,他头发长了,也好像瘦了。

    阿健一边吻着我,一边双手动了起来。他扯掉我的上衣,大手在我的身体四处游动,狠狠捏玩我的乳头,弄的我口中呻吟不断。

    他的舌头野蛮地侵占我的口腔,他的双唇粗鲁地吸弄我的舌头,在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那一刻,他又突然松开,我连忙大口喘息。

    阿健和我鼻尖贴鼻尖,这幺狭促的距离里,他望着我突然笑了笑,棱角十足的五官,很好看。

    “老婆,你在害羞?”阿健碰了碰我的鼻子,在我耳边轻声道“心跳好快。”

    我一下子有些脸红,即使这幺久不见,可现下他一回来,却又是这般。

    阿健再次吻上我的唇,双手游向我的下面,轻松解开皮带,我蹬掉鞋子,阿健手往下一用力彻底扒光了我。

    他深深地吻着我,足以让我动情,我开始真正地喘息起来。阿健的双手在我的身体之上四处游走,每一次经过我的乳头都要用力一捏,让我禁不住呻吟出声,他的双手向下玩起了我已经硬起来的鸡巴,轻轻撸动着。

    “啊,阿健,好舒服,”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样就很舒服了?那这样呢?”阿健吻向我的脖子,一路向下最终到了我的乳头,含了进去灵巧的舌头开始舔弄起来。

    “啊!——”我一颤,乳头在阿健的嘴里变得极其敏感,每一次阿健舌头划过舔弄都让我感觉飘飘欲仙。而阿健此时一只手撸动着我的鸡巴,一只手也开始把玩起我另一边的乳头,狠狠揉捏起来。

    “啊,阿健,好爽,啊,鸡巴好舒服,继续别停,啊轻点儿,轻点儿捏我的乳头,受不了这幺用力,太敏感了!啊!”我在阿健的玩弄之下溃不成军,彻底放开呻吟起来。

    阿健往下来到了我的肉棒这里,伸出舌头舔弄起我的龟头,而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开始玩捏起我的睾丸。

    “喔喔,阿健好舒服,你舔的我好舒服,睾丸被你大手捏的也好爽,啊阿健,舔我的鸡巴,舔我的马眼,啊对,就是这样,啊好爽!”我双臂在床单上胡乱划着,身下阿健舔弄着我的鸡巴传来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

    “阿健别,别光是舔啊,啊,含进去,把我的鸡巴含进去吧!啊!”我实在受不了阿健的舌头带给龟头和马眼的刺激了,开始乞求他含进我的鸡巴。

    阿健坏笑看着我,依旧只是用舌头舔着龟头,同时玩捏我睾丸的大手更加用力了,让我身体受不住地颤抖。

    “想让我含进去幺骚老婆?求求我也许可以考虑哦!”阿健坏坏地说道。

    身下的快感和欲望都太过强烈,让我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当即大声淫叫道“啊求求你,求求你把我的鸡巴含进去!我求求你!”

    阿健轻轻张开嘴,含进了我的龟头,舌头在龟头上来来回回舔弄,瞬间爽得我颤抖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