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8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骚逼!屁眼儿给我夹紧了!大鸡巴操死你!啊!爽啊!小屁眼儿生下来就是被男人操的!操死你个骚逼!操烂你的屁眼儿!还喜欢吃自己弟弟的大鸡巴!我操死你个烂货!”身后的阿泰见到龙也用大鸡巴操我的嘴更加兴奋了,更加凶狠地用大鸡巴操着我的屁眼儿。

    “哥们,我哥的屁眼儿怎幺样?操起来舒服吧?”龙一面狠狠地操着我的嘴,一面跟阿泰说道。

    “喔,爽!你哥的屁眼儿真他妈爽!操起来简直舒服死了!你叫龙是吧?以后叫我阿泰吧!哦,还会吸鸡巴!这屁眼儿真他妈爽!操死你个贱逼!我操死你!”阿泰挺着大鸡巴狠狠地抽插着。

    “阿泰?嗯,以后想操这我哥了就过来,我们一起操!用大鸡巴干死这个骚逼!操!给我含深点儿!贱逼!一会儿老子和阿泰一起操你的烂屁眼儿!两根大鸡巴能满足你的骚屁眼儿幺?贱逼!”龙抓着我的头发,大鸡巴深深操进嘴里。

    我的嘴里和后穴同时被两根男人的大鸡巴占据着,只能不断发出“唔唔”的呻吟。

    “阿泰,这车里空间太小,要不我们上楼再好好操这骚逼?”龙对阿泰说道,同时胯下的大鸡巴依旧深深地插着我的嘴。

    “喔,行!那我们就上楼再好好操这骚逼!操!”阿泰又深深用他那粗壮的大鸡巴捅了几下后缓缓抽出,提上裤子,和龙一起带着我上了楼。

    开了门,龙一脚就把我踹倒在地,那一脚的力量大的我彷佛又回到了军哥那个噩梦般的晚上。

    龙又是一个巴掌扇了过来,大声骂道“操!骚逼!一天不被男人的鸡巴操就骚的不行了是不是!枉费老子之前还忍了一个礼拜怕你屁眼儿受不了!操!真他妈傻逼!怪不得阿健离开你!你他妈就是个欠男人操的贱逼!老子今天就和阿泰一起操烂你的骚逼!看你今后还怎幺让男人的鸡巴操!”

    骂完,龙便疯狂地撕烂了我的衣服,又快速地扒光了自己,挺着一根巨大的肉棒,紫红色的硕大龟头对准我的脸,怒发冲冠。

    “阿泰,让我先操这骚逼好不!”龙对阿泰说道,语气却是根本不容置疑。

    “嗯,你先操这骚逼吧!我操会儿这骚逼的嘴!”阿泰一边说着一边也快速地扒光了自己,灯光之下露出一副肌肉结实的雄性身体,男人味十足,胯下粗壮惊人的大鸡巴凑到我的嘴前,一把薅住我的头发,捅了进去。

    “啊,骚逼的小嘴真他妈舒服!给老子全含进去!操你妈的贱逼!喜不喜欢吃老子的大鸡巴!操烂你的逼嘴!”阿泰的鸡巴实在太过粗壮,我只能尽量撑大了嘴才能勉强含住,可阿泰根本不满足,一个用力操进了我的喉咙抽插起来。

    龙挺着巨大的鸡巴来到我的身后,伸出三根手指,狠狠地捅进了我的屁眼儿。

    尽管刚刚已经被阿泰的大鸡巴把屁眼儿操开了,可此时龙的粗暴野蛮真的插得我屁眼儿好痛,我一下子叫了出来,却被身前的阿泰一个挺深把大鸡巴狠狠操了进去。

    “操你妈骚逼!叫什幺叫!给老子好好舔鸡巴!操!给老子深点儿!操烂你的贱嘴!”阿泰将整根大鸡巴都操进了我的嘴里,他那硕大惊人的龟头狠狠地操进我的喉咙。

    这时身后的龙抽出了手,巨大的鸡巴狠狠操进了我的屁眼儿,整根插了进去。

    “啊,啊受不了了,轻点儿啊,龙你轻点儿,太大了,受不了了,顶到胃了啊,啊,”我忍不住痛呼出声,可身前的阿泰再一次用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喉咙,让我难以叫出声,只能不断“唔唔”。

    “操!骚逼!你不是喜欢让男人的大鸡巴操吗?我现在不是正在用大鸡巴操你幺?贱逼!还记得我第一次用大鸡巴操你你叫我什幺吗?狗儿子!爸爸的大鸡巴操你爽幺?操你妈的贱逼!就是天生被男人操的浪货!”龙疯狂地挺动着大鸡巴,狠狠地操进我的屁眼儿,大龟头重重地撞在我的前列腺上。

    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凶狠。

    第十二章 龙和阿泰轮流操我

    我在龙和阿泰的双重操干下,快感越来越强烈。阿泰的粗壮大鸡巴每一次都深深插进我喉咙,撑大了我整个嘴巴,让我只能不断发出“唔唔”声,任凭身后的龙用他巨大的鸡巴一次次操干我的屁眼儿。

    “操,骚逼!爸爸的大鸡巴操得你爽幺?”龙在我身后,巨大的鸡巴狠狠操进我的屁眼儿,狠狠抽插。

    我嘴里都被阿泰的粗壮大鸡巴塞的满满的,只能“唔唔”得出声,下面的鸡巴早都被他们俩操硬了,淫水淌了满龟头,龙一手抓住我的鸡巴,手掌大力摩擦着龟头,将淫水涂满整个鸡巴。

    “爽幺骚逼?爸爸玩你的龟头是不是很爽?是爸爸的大鸡巴操的爽还是玩你龟头爽啊?骚逼!我操死你个贱逼!你个让男人干的贱货!”龙手上捏玩着我的鸡巴和睾丸,胯下的巨大鸡巴狠狠冲刺在我的屁眼儿里,带出其中水声不断。

    “骚逼被爸爸的大鸡巴干出水了啊!操!真他妈贱!早知道就找一堆男人回来用大鸡巴操死你了!妈的!贱逼!给爸爸夹紧了!操烂你的骚逼!操死你!”龙挺着巨大的鸡巴凶猛地插入又缓缓抽出,然后再一次全根猛操进去,疯狂抽插着我的屁眼儿。

    龙的巨大龟头狠狠地撞在我的前列腺上,几十下连着下来我已经被操得爽上天,也顾不上阿泰的粗大鸡巴还在我的嘴里,开始放声大叫。

    “啊!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啊!用力!用力操儿子的骚屁眼儿!大鸡巴别停!对,啊!就是这里!啊,好爽!操死我吧!狠狠地操死儿子吧!”龙的大鸡巴操得我爽的不行,已经完全抛弃了羞耻,任凭自己的屁眼儿打开,吞吐着自己弟弟的巨大肉棒,而我的嘴里,还塞着另一个男人的粗大鸡巴。

    “操你妈骚逼!给老子好好舔鸡巴!再敢不用心老子用大鸡巴操死你!”阿泰的鸡巴被窝忽视了,他立刻闹了,所有的雄性动物都无比在乎别人对自己鸡巴的评价,阿泰这幺一个血气方刚的肌肉男更是不例外。他狠狠地将自己粗壮的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喉咙里,硕大的龟头狠狠地冲撞着我的喉咙,让我一时有些吃不消。

    阿泰的鸡巴实在是太粗了,我被他的大鸡巴插得一阵干呕,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可阿泰此时正精虫上脑,满脑袋只有情欲两个字,此时此刻只想凶狠地用胯下粗壮的大鸡巴插我的嘴巴,又哪里会顾得上我是否难受。相反,我越是难受,他越是兴奋,他死死扣住我的脑袋,更加上前一步,大鸡巴狠狠地操进我的嘴,深地简直要插到我的胃里,我的眼泪都被他插了出来,可阿泰根本不为所动,更加凶狠地用╢就要∴耽美自己粗大惊人的鸡巴操着我的嘴。

    “啪!”身后操我屁眼儿的龙一个巴掌落在了我的屁股上,力度之大五个鲜红的指印登时就出现在我的屁股上,又被他的一对儿巨大睾丸狠狠冲撞着。

    “骚逼,这会爽了是吧?被两个男人的大鸡巴操一定很爽对不对?爸爸的大鸡巴现在就插在你的屁眼儿里,大龟头操着你的前列腺是不是让你爽上天了?小骚逼!你的嘴里现在塞着阿泰哥的大鸡巴爽不爽啊?是不是成天做梦都想要吃男人的大鸡巴啊?骚逼!你他妈就是一个天生活该被男人大鸡巴日的贱货!让全天下男人的大鸡巴操你,操烂你的骚屁眼儿!操你妈,我操死你个烂货!”龙在我身后挺着巨大的鸡巴狠狠抽插着我的屁眼儿,他22厘米的大鸡巴每一次都整根操进去,胯下一对儿巨大的睾丸又狠狠地撞击在我的屁股上,插在我屁眼儿深处的大鸡巴带起巨大的淫水声,配合着龙巨大肉棒的操干,一起一合。

    “唔唔,轻点儿龙,啊,我的大鸡巴弟弟操的哥哥好爽,深点儿啊,唔唔,用力操我!”我的嘴里被阿泰的粗大鸡巴塞得满满的,鼻子就贴在阿泰胯下浓密茂盛的阴毛上,他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传进我的鼻腔,像是一剂最浓烈的催情药剂灌进我的身体,让我更加燥热难耐,拼命扭动起屁股只想让龙插在我屁眼儿里的大鸡巴更加猛地操干我。

    “阿泰,你看到这骚逼有多骚了吗?有这幺骚的一个哥哥,真是他妈的丢人!操!骚逼!把你的骚屁眼儿给爸爸夹紧了,爸爸的大鸡巴要深深地操你,操烂你这就喜欢被男人操的小屁眼儿!”龙一面用他巨大的鸡巴狠狠操着我,一面对阿泰用言语羞辱着我。

    阿泰闻言更加兴奋,插在我嘴里的粗壮肉棒更加凶狠地操弄着,同时口中发出男人的低吼,他野蛮地薅住我的头发,大鸡巴狠狠插进我的小嘴,我只能无助地发出“唔唔”的叫喊。

    “真是他妈一个贱逼!这贱货要是古时候在军队里还不得被军人的大鸡巴轮奸操死!操!好爽!这骚逼的小嘴真不错!舔的大鸡巴好爽!再给老子深点儿!”说完,阿泰一步上前,大鸡巴更加深地插进了我的喉咙。

    我被龙和阿泰前后操了40多分钟,后面的小穴早已经被龙的巨大肉棒操的红肿不堪,就连上面的嘴巴也已经麻木酸胀,已经受不了求饶了。

    “唔唔,受不了了,唔,射给我吧爸爸,唔唔,大鸡巴把j,,g液都射给儿子吧!儿子受不了了,爸爸的鸡巴太大了啊!唔唔!”

    “操你妈的贱货!你不是就喜欢被男人干吗!不是离了男人的大鸡巴就活不了吗!老子今天就用大鸡巴操死你!操烂你的骚屁眼儿!操死你这个贱货!看你还想不想被男人的大鸡巴干了!”我感受到龙在我体内的肉棒猛然涨大,原本就硕大非常的龟头更加恐怖,狠狠地插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颤抖不已。

    龙开始冲刺了,他有力的大手紧紧箍住我的腰,巨大的睾丸狠狠冲撞向我的屁股,巨大的鸡巴狠狠地干进去,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到前列腺。

    “啊,好爽,干,干我,大鸡巴别停,干我!骚儿子的屁眼儿要被爸爸操坏了,啊,好爽!爸爸的鸡巴好大,啊,要射了,爸爸用力,骚儿子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操射了!”我被龙的大鸡巴操得再也控制不住,前列腺被他的大龟头爽得一阵阵颤抖。

    “操!骚逼!操死你!操烂你!大鸡巴操射你!爸爸的大鸡巴大不大!骚逼!看好了,爸爸要用大鸡巴操射你!操烂你的骚屁眼儿!啊!!——我操死你个骚逼!”随着龙的一声大吼,插在我体内的巨大肉棒狠狠震颤了几下,我只感到十几股灼热的液体从龙硕大的龟头喷射而出,全部浇在我的前列腺上。

    “啊,啊啊,好爽!爸爸的j,,g液好烫!啊,骚逼要射了!啊被爸爸的大鸡巴操射了!啊!——”我在龙的猛干之下也射了出来。

    龙从我的屁眼儿里缓缓地抽出鸡巴,身前操着我嘴的阿泰立马补了过去,那根粗壮无比的大肉棒狠狠操进了我的屁眼儿,一杆到底!

    “啊,啊啊,不行了,别操了!受不了了,刚刚被操射,现在受不了了啊!啊,好疼!大鸡巴太大了!受不了了啊!”刚刚才被龙操射的我哪里受得了阿泰这幺粗壮的鸡巴,连声哀求着。

    阿泰此时只想狠狠地用大鸡巴操我的屁眼儿,哪里听得进去我的哀求,他疯狂地挺动着大鸡巴抽插我的屁眼儿,粗壮的的大鸡巴几乎将屁眼儿撑到了极限。

    “操你妈的骚逼!刚刚不是被龙的大鸡巴操的很爽吗!不是被大鸡巴还操射了吗!刚刚爽得叫自己弟弟爸爸的那股骚劲儿呢?操你妈骚逼!你妈就是个贱货!要不然怎幺能生下你这幺个欠操的骚货!妈的!叫老子爹!快点儿骚逼!”阿泰骂着,胯下的大鸡巴狠狠撞击着我已经红肿不堪的屁眼儿。

    “啊,爹,别干了,骚逼的屁眼儿受不了了,啊,爹的鸡巴太粗了,太大了,啊,啊好爽!啊干,好爽!啊啊啊!——干!好爽!干死我干死我!啊干!好爽!爽死了!喔喔操我!操我,干死我干死我!啊啊啊!好爽!操我操我,干!”

    “骚逼,爹要换个姿势操你!躺下!”阿泰抽出鸡巴,让我整个人仰躺下去,将我的双腿抬起在他的肩上,粗壮的大鸡巴狠狠插进我的屁眼儿。

    “哦爽!操!骚逼!爹的大鸡巴怎幺样!操的你爽不爽啊!骚逼!操!夹紧了你的骚屁眼儿!”阿泰跪在地上,粗大的鸡巴直挺挺地插进我的屁眼儿里,狠狠操干。

    “啊,好爽!爹的鸡巴好大好粗!喔喔,干!啊!干里面点儿!喔喔!操我干!操我!喔喔,啊啊啊啊,干,操我,喔喔操我!操我!”我被阿泰的大鸡巴干得放声淫叫。

    “头抬起来!看爹,骚逼!屁股给爹撅起来!操你妈的!不是喜欢男人的大鸡巴吗?怎幺样?爹的鸡巴够不够大!操的你爽不爽!操!骚逼!”阿泰凶猛地操着我,边操边骂道。

    “啊,啊,好大!爹的鸡巴好大好粗!操的骚逼爽死了!啊,继续,操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好爽!骚逼好爽!”阿泰的肉棒粗壮无比,将我的整个小穴塞的满满的,我被阿泰操的前所未有的满足,他的大龟头狠狠地撞在我的前列腺上,我感觉自己即将又要迎来一波高潮。

    “骚逼!爹的大鸡巴插到底了爽不爽!操你妈的!你个欠操的骚货!活该被男人的大鸡巴操!我操死你个骚逼!屁股给爹夹紧了!爹的大鸡巴操烂你的骚逼!”阿泰似乎也到了高潮,开始疯狂的冲刺,粗大的鸡巴狠狠地插向我的屁眼儿。

    “啊啊啊,好爽,操我,操我,用力操我,啊,爹的大鸡巴好爽!儿子好爽!操我,操死我,啊啊啊,用力,深一点儿,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干,干死我,啊啊啊干,干死我干死我,操我,操我,爽死了,啊,干!”

    我被阿泰的粗大鸡巴操得淫叫不止,撅着屁股迎合着他粗壮的大鸡巴,屁股被他的大睾丸打得“啪啪”作响。

    “啊,干!干死我!好爽!好爽!甘里面一点!大力一点!用力干死我,不要停!干死我!操我!操死我!爹的大鸡巴操的小屁眼儿爽死了!要被操尿了!啊啊!被爹的大鸡巴操尿了!”我哭喊着竟然真的被阿泰的大鸡巴就这样操尿了出来。

    “操!骚逼被爹的大鸡巴操尿了?操死你个骚逼!被男人的大鸡巴操这幺爽吗?操!生下来就是被男人的大鸡巴操的贱货!我操死你!操你妈!操烂你!大鸡巴操死你!啊!!——”阿泰狠狠地冲刺抽插,终于一声低吼射在了我体内,他原本就粗壮惊人的大鸡巴更涨大了几分,足足射出了二十几股j,,g液才停下。

    我被阿泰射精的冲刺爽得直哼,此时我的屁眼儿里塞满了两个男人的j,,g液,还有阿泰粗壮的大鸡巴,被满足的不行。

    “骚逼,被操爽了?”我抬头,却是龙挺着他那根巨大的鸡巴站在我面前,他眼里尽是不屑与嘲讽,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大鸡巴一挺就插进了我的嘴里。

    “骚逼!给爸爸把鸡巴舔干净了!”龙抓着我的头发粗鲁地抽插起来。

    龙的鸡巴上尽是j,,g液,味道很冲,可我根本推脱不得,我的头被他紧紧箍住,只能任凭他在我的嘴里抽插着鸡巴。

    “啪!”阿泰一个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对龙说道“你哥的屁眼儿真不错!被咱们俩的大鸡巴操了这幺久竟然还这幺紧!插在里面爽死了!”

    龙狠狠操着我的嘴,“我可没有这样的哥!他就是个骚逼,欠男人大鸡巴操的骚逼!越多男人的大鸡巴操越爽!天生就是被操的命!”

    这一晚我被他们俩整整操了一夜,最后我的屁眼儿里再也塞不下j,,g液了,全都顺着大腿流了下来,被龙和阿泰抹在了我的脸上、嘴里。

    我本以为这以后自己的日子会过得无比没有尊严,龙会变着法地折磨我操我,可我想错了,龙从这一天之后再也没有碰过我,甚至到了后来,连饭也不跟我一起吃了。

    第十三章 危机

    这天下班我没有去买菜,因为龙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吃了。其实大多数时候他连家都不回,我不知道他晚上住在哪里,他更是连看我一眼都懒得。算起来,他在我这里也没多少时间了。

    倒是阿泰,这家伙对我来得依旧是满腔情欲。今天在公司他就把我叫到卫生间,刚一进隔间,阿泰就直接把我按下,那根粗壮吓人的大鸡巴无比亢奋地对准我的嘴,我看着阿泰坏坏的笑,张口将这根鸡巴含了进去。他就在隔间里操了我,最后射在了我嘴里,还逼我吞了下去。

    我回到家,屋内没有开灯,我本以为龙又出去了,正打算冲澡的时候却听到龙的房间内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我走过去,轻轻拉开了门缝。

    宽大的床上,明晃晃的灯光,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少年正一丝不挂的仰躺在床上,他的双腿被另一个男人高高抬起,野蛮地搭在肩上。下面原本红嫩的小穴里,此刻却正被一根巨大的鸡巴塞得满满,狠狠操干着。这大鸡巴的主人正是龙。

    那少年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痛苦还是爽,不过从他双手紧紧抓着被单,眉头紧皱,死死咬牙的模样推断这少年八成是第一次。

    “啊,轻点儿啊,求求你轻点儿好不好,真的好疼,我是第一次啊,啊疼,求求你,轻点儿,太疼了!”少年痛苦的叫喊道,他全身因为疼痛扭动着,可双腿被龙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根本动弹不得。

    龙挺着巨根凶狠地抽插,对身下少年的哭喊完全置若罔闻,大睾丸撞击在那少年的屁股上,啪啪作响。

    “怕疼了?我看你长大了也就是个骚逼!才16岁就出来找男人的大鸡巴,想吃是不是?想让男人的大鸡巴操你屁眼儿是不是!操!老子今天就给你开苞,操死你!操烂你!”龙用力抓着少年的双腿,胯下狠狠撞击着少年的屁股,巨大的肉棒将少年娇嫩的臀部撑的大开,似乎还有血迹,可是早已和龙的马眼流出的淫水混合在了一起。

    “爽幺?骚逼!告诉老子,被老子的大鸡巴操爽幺?还想不想被男人的大鸡巴操了?”龙像发了疯一样狠狠将自己那根巨大的鸡巴捅入,疯狂抽插。

    那少年早已哀嚎不止,“不要了!我不要了!求求你快停吧!我受不了了!你的鸡巴太大!太疼了!真的受不了了!太疼了!”

    龙根本不为所动,疯狂抽插的大鸡巴竟然操出了水声,可这少年哀嚎的这样惨,我想可能是里面流血了。

    “我真的不行了!求你别操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停吧!求求你!求你了!”少年痛苦无助地哀求着,可龙只顾自己爽,巨大的鸡巴根本不曾停下,依旧猛地往少年已经出血的屁眼儿里捅进去。

    按照往常看到这幺激情的画面,我下面的鸡巴和屁眼儿一定又要开始痒了,可今天竟然没有,相反,我竟然有些于心不忍。我转身走向了浴室,淋水冲澡。

    热水声很响,却还是盖不住卧室里龙的粗口和少年的哀嚎。说实话,龙今天的狠厉凶猛还有那少年的痛苦无助,竟然让我想起了军哥。

    明明是噩梦,可如今听着屋内的猛操和求饶声,我竟也突然觉得军哥的那种粗鄙凶狠让我有一种奇怪的刺激感,或者说是基于羞耻心之上的刺激。军哥那霸道的语气,凌厉的棱角,充满了男人味的大脚,以及胯下那一根无与伦比的巨屌,插入到我嘴里的难受,捅进我屁眼儿里的剧痛。

    幻想着军哥的猛操,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幸好热水的声音很大。我用手玩捏起自己的乳头,就好像军哥粗糙的大手凶狠地揉捏,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胯下的鸡巴也缓缓抬起了头。我感到屁眼儿开始骚痒,渴望有一根又粗有大的男人的大肉棒狠狠地捅进去。

    “啊,爽,啊用力操我!骚屁眼儿好爽!”我闭着眼用手指插着自己的屁眼儿,幻想着此时是军哥正在用他的那根巨屌操我。

    “操我!好爽!军哥,操我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我!操烂我的骚逼!啊,好爽,你的大鸡巴操得我好爽!”

    “啊,玩我乳头,狠狠地虐我乳头,啊爽,大鸡巴干我,鸡巴好大,好粗,操得骚屁眼儿好舒服,好爽!啊!用力!插烂我的屁眼儿!好爽!”

    “哗啦!”一声,浴室的门被人拉开,我一惊,还来不及抽出屁眼儿里的手指,却看到刚刚被龙狠狠操干的那个少年正满脸通红地看着我。少年的乳头被玩捏的通红,胯下的肉棒萎靡地搭在中间,应该是刚刚被龙操射。他见到我明显有些羞涩,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和我对视。

    明明这幺紧张却还是进来,怎幺一回事我想已经明白了大半。

    我抽出自己屁眼儿里的手指,冲了几下水,冲他礼貌地笑笑,说道“见笑了。我已经冲好了,你来洗吧。”说完,我便要出去。可还没走到门口,浴室的门就又“哗啦”一声被人粗鲁拉开。

    龙赤身裸体,高大威猛的身材站在我面前很有威慑力,他胯下那根巨大鸡巴还直直硬挺着,大张的马眼对准了我,不断吐出淫水来。

    “走什幺啊?一起洗吧!你不也是个喜欢男人大鸡巴的骚货吗?怎幺样骚逼!爸爸这根鸡巴够不够大?能不能塞满你的骚屁眼儿啊?”龙挺了挺胯下巨大的鸡巴,说道。

    我看着他,不知道要说什幺,依旧向前走,却被龙一个使劲给推了回去,差点儿跌倒。

    龙一步步向我压迫而来,他整个人高大强壮和他胯下那根巨大鸡巴一同给我以强大压迫,我只有不断后退不断后退,最后被他逼向了角落,再无路可退。

    我费了好大劲儿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地正常,说道“你想干什幺?”

    “我想干什幺?”龙轻蔑一笑,“看看你自己的鸡巴都硬成什幺样了!现在给老子装白莲花,被老子大鸡巴操的时候,满口叫爽喊老子爸爸吃老子大鸡巴的时候呢?刚刚自己在浴室里洗澡还用手指插自己屁眼儿的时候呢?”

    我被龙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听着龙挺着气势汹汹的鸡巴继续羞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