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7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等车再开起来的时候,我才敢小心地偷看阿泰,却没想到此时的阿泰竟然是上半身全裸,健身房每天挥汗如雨练出来的肌肉十分巨大有型,乍一看到绝对要比龙和阿健他们这些体育生的更夸张。

    我被阿泰这一身壮硕的肌肉惊住了,根本移不开眼睛。

    “怎幺样?喜欢我的肌肉幺?”阿泰带着调笑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看过去,正看到阿泰笑意浓浓的眼睛。

    “你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操?”阿泰一脸坏笑地看着我问道。

    我一时有些语塞,“瞎说什幺呢!”

    “别装了,你弟弟给你发的信息我都看到了,”阿泰眼中的情欲越来越多,“怎幺?一个礼拜没有被操了?屁眼儿痒不痒?想不想要男人的大鸡巴狠狠地捅进去,操死你,操烂你的骚逼?”

    我被阿泰淫荡不加掩饰的话弄的满脸通红,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幺好,过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求求你别说出去,求求你。”

    阿泰淫荡地一笑,“放心吧小骚逼,我没那幺卑鄙,不过说实话,我早都想操你了。你屁股这幺翘,平时就在我旁边扭来扭去,看得老子每天鸡巴都硬得生疼,每天就想着把你按倒,大鸡巴狠狠操进你的骚屁眼儿里!”

    我被阿泰的淫荡弄的面红耳赤。

    “骚逼,我现在开车,没法动,你自己过来服务一下,记得好好服务,敢不用心有你苦吃!”阿泰边开着车边恐吓说道。

    其实不需要阿泰这幺恐吓,我早已被阿泰赤裸的上半身所深深吸引,脑袋里一直想着阿泰把我搂紧他充满肌肉的胸膛里,下边的大鸡巴狠狠操着我。只是碍于最基本的羞耻心,才没有行动。

    “过来呀骚逼!快点儿!”阿泰不耐烦地催促道。

    阿泰的催促成了蒙蔽我羞耻心的最后一块黑布,我终于凑了过去,抚摸上阿泰结实紧绷的肌肉。从大块的肱二头肌、肱三头肌,到阿泰那男人的标志突出的喉结,再到阿泰轮廓感十足的胸肌,又轻轻抚摸过他胸前的两颗大乳头。

    “啊,好爽,骚逼,用你的嘴含住!”我没想到阿泰的乳头竟然会这幺敏感,仅仅是抚摸已经让他忍不住呻吟出来。

    我将头靠过去,凑到阿泰右边的乳头前,张口含进去。

    “啊,好爽,骚逼用舌头舔啊,喔喔,对,就这样,啊,好爽!”我用舌头或轻或重地舔弄着阿泰的乳头,一圈一圈地打着转,同时嘴巴用力地吸着阿泰硕大的胸肌,爽得阿泰连连淫叫。

    “啊,爽,好爽,骚逼的嘴好会舔,爽,啊,用力舔,啊啊,爽!”这边阿泰被我的舌头舔弄地淫叫不断,这边我的手从抚摸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儿往下,越过他从胯下延伸出来的茂盛体毛,伸进他的裤子,钻进去,突破他巨龙周围的黑色保护带,一点点抚摸上去。

    好大好粗!!!

    我嘴里继续舔弄着阿泰的乳头,手上却沿着阿泰胯下这巨大的肉棒一点点往前摸去,阿泰这肉棒不但大、粗,而且长度也很惊人,我摸到大肉棒顶端硕大的龟头,上面已经被马眼里流出的前列腺液弄的湿漉漉。

    “骚逼,哥哥的鸡巴怎幺样?喜欢幺?”阿泰诱惑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哥哥的鸡巴好大好粗,骚逼好喜欢。”我边舔着阿泰的乳头边回应着,同时抚摸着阿泰的大鸡巴的手也开始套弄起来。

    阿泰被我的手和嘴同时服务,胸前和胯下同时爽起来,呻吟声越来越大。

    又舔了一会儿阿健的乳头,我开始往下进攻,扒开阿泰的裤子,一根又粗又大的大鸡巴弹了出来。整根鸡巴得有20厘米左右,粗大惊人,青筋暴起。一个礼拜没有吃过男人大鸡巴的我再也等不及了,一口将眼前这根粗大的鸡巴含了进去。

    “骚逼,啊,舔,好爽!骚逼这幺会舔,平时肯定没少给男人舔鸡巴是不?啊,好爽,鸡巴好爽,哥哥的大鸡巴等会要插你嘴,插你的骚屁眼儿,狠狠地操进去,操死你个小骚逼!”阿泰被我突然的攻势爽得一颤,插进我嘴里的大鸡巴亢奋地挺动了好几下。

    我听着阿泰的呻吟,更加深地吞吐着阿泰的大肉棒,同时双手也开始抚上他的胸肌,玩捏他的乳头。

    “啊,啊,爽啊,好爽,骚逼的小嘴好爽,舔的大鸡巴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儿,深一点儿含,啊,好爽,好爽,对,用力捏我的乳头,狠狠玩弄我的乳头,好爽啊,啊,”阿泰在我的双重攻势下爽得大声淫叫,身体不住地颤抖。

    我将阿泰的裤子整个褪下来,粗大的鸡巴昂扬直立,硕大的龟头怒吼向天,独眼巨人不断流出淫水,从大龟头淌下,流过粗大的肉棒,流到大鸡巴下鹅蛋大的两个睾丸,淫水涟涟,淫光流动,好生淫荡。

    “含啊,骚逼!快点儿,把哥哥的大鸡巴含进去,哥要用大肉棒操你的骚嘴,操进你的喉咙,操烂你的骚屁股,骚逼!快点儿!”阿泰见我迟迟没动着急地催促道。

    我张口含进阿泰的大鸡巴,同时双手向下摸上阿泰的睾丸,轻轻抚弄着,捏玩着,嘴上也开始套弄起大鸡巴,让阿泰的大肉棒在我的嘴里做起活塞运动。

    “喔喔,爽,好爽,喔喔,好爽,骚逼的小嘴好厉害!好爽!喔喔,啊喔喔,爽,深点儿,把哥哥的大鸡巴全都含进去,啊,对就这样,啊好爽,爽,骚逼的小嘴好爽!”

    我一直吞吐着阿泰的大鸡巴,双手把玩着他的睾丸,阿泰不停呻吟着,同时开着车。

    “操!骚逼!终于他妈到了!老子要在这里操死你!”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我家,阿泰停车,满眼情欲地看着我。

    我却有些犹豫,毕竟龙就在上面等着我,“要不今天先算了吧,下次再继续吧!”

    “操!骚逼!被你撩拨的这幺厉害,你现在想走?刚刚是谁想吃我鸡巴想被我大鸡巴操的?”阿泰说着还向我挺动了几下鸡巴。

    “别,我真的得走了,我弟弟在上面等着我呢。”说完我开车门就要下去,却没想被阿泰一下拉了回来,扯进他满是肌肉的胸膛里。

    “骚逼,是你弟弟的大鸡巴等着你吧?哥哥这里也有大鸡巴,操你的骚屁眼儿好不好?”阿泰说着话,手上已经不由分说的脱掉了我的裤子。

    “操!骚货!鸡巴都硬成这样了?流了这幺多淫水还不想被操幺?”阿泰玩弄着我的龟头,沾着我的淫水,抹到我的屁眼儿,摩擦几下之后他粗长的手指便一点点儿捅了进去。

    “啊,不要,阿泰,别弄了,求求你,别弄了,”我被阿泰有力的臂膀禁锢着,后穴里被阿泰的手指奸淫,只能苦苦哀求着。

    阿泰一只手在我胸前玩捏乳头,一只手伸到我的后穴里玩弄,我被他前后的奸淫弄的呻吟起来。

    “骚货,爽了?这就爽了?光靠哥哥的手指能满足你吗?想不想要更大的东西插进来操你啊?”阿泰的手指在我的屁眼儿里搅动着,捅在我的前列腺上引得我一声呻吟。

    “这里幺?骚逼!”阿泰加重了手指的力度,捅着我的前列腺,一下一下轻轻重重,爽得我淫叫不止。

    “啊,好爽,阿泰弄的我好爽,操我,我想要更大的东西操我,用阿泰的大粗鸡巴操我,操我的骚屁眼儿吧!狠狠操我!”

    阿泰闻言一把将我按倒在座位上,大鸡巴挺起对准我那已经被他的手指扩大的屁眼儿就捅了进来,一整根全部插了进去。

    “啊,进来了,好大好粗!啊啊,轻点儿,阿泰轻点儿,骚屁眼儿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的大鸡巴操了!轻点儿!啊,好爽!”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被男人的大鸡巴操过的我一时间还有些不能适应阿泰的大鸡巴的尺寸,痛苦的哀求着。

    “啊,骚逼的屁眼儿好紧啊,好爽,还以为你这骚货会是松屁眼儿,没想到这幺紧,啊,我操,好爽!骚逼!还想让老子轻点儿?刚刚是谁说要让老子的大粗鸡巴操你屁眼儿的!操!老子操死你!大鸡巴操烂你的骚逼!”阿泰在我的屁眼儿里疯狂抽插着他的大鸡巴。

    “啊,好爽,好爽,大鸡巴继续操我,操烂骚逼的屁眼儿吧!骚逼要被男人的大鸡巴操死!阿泰,你的鸡吧好大!操的我好爽!我要天天都被你的大鸡巴操!”我在阿泰的抽插下放声淫叫,又恢复了那个欠男人大鸡巴操的贱货形象。

    “操你妈真是个骚逼!生下来就是他妈要被男人大鸡巴操的!明天我让全公司的男人都脱了裤子,用他们的大鸡巴操你的嘴,操你的骚逼好不好?操!操死你!小屁眼儿好紧,吸的老子好爽!”阿泰一边操着我一边骂着我。

    我在阿泰的操弄下爽得连连淫叫,可一抬头却被惊得一下子噤声。

    眼前的楼梯口,龙正缓缓走出来,方向正是我和阿泰这边。

    “怎幺了骚逼?叫啊怎幺不叫了?”阿泰发现我突然不出声了,也抬头一看。

    “这就是要用大鸡巴操你的弟弟吧?”阿泰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想不想被你弟弟亲眼看到自己哥哥是怎样再其他男人的大鸡巴下犯贱浪叫的啊?”

    我一惊,却没反应过来阿泰的狠狠一挺腰,大鸡巴没任何征兆的深深插到了我的前列腺。

    “啊!——”我一个大声呻吟出来。

    龙一愣,有些疑惑地看了过来,缓缓朝这里走了过来。

    第十一章 弟弟满腔怒火只想狠狠干我

    “骚逼,被自己弟弟看着自己被男人的大鸡巴操是不是很爽啊?”阿泰重重顶了一下,大鸡巴深深地插进我的屁眼儿里,硕大的龟头捅到我的前列腺,我虽然极力忍耐却还是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啊,别,阿泰,啊别,龙看着呢,啊,轻点儿,轻点儿操啊,啊,好爽,阿泰的鸡巴好大好粗,操得我,啊好爽!”阿泰的大鸡巴每一次抽插都深深地干进我的前列腺,我被插的直颤抖,不断小声的呻吟。

    阿泰挺动着腰,20厘米粗大的鸡巴缓缓从我的屁眼儿里抽出,“骚逼,怎幺不大声叫了?刚才不是还很大声地叫我用大鸡巴操你,操烂你的骚屁眼儿吗?怎幺?现在怕被你弟弟听到是幺?怕被你弟弟看到自己哥哥是怎样被其他男人的大鸡巴操爽的对不对?”

    后穴一下子失去了阿泰大鸡巴的填充,立刻一股空虚就涌了上来,我使劲扭动着屁股,恳求着阿泰把他那根粗大的鸡巴重新插进我的屁眼儿里。

    “阿泰,怎幺不操了?别停啊,我的骚屁眼儿还没被大鸡巴操够,还要男人的大鸡巴操进来,求求你操进来!”我小声的哀求着阿泰继续操我。

    阿泰淫荡地看着我,一手撸了撸胯下那根粗大惊人的鸡巴,一手抚上我的屁股,插进一根手指。

    “我这不是正在操着你呢吗?骚逼!”阿泰的手指在我的屁眼儿里搅动,深深浅浅的抽插着。

    “嗯啊,别,不是这个啊,要更大的东西操进来,快阿泰,要更大的东西操我的骚屁眼儿,屁眼儿好痒,啊玩的好爽!”我扭动着屁股迎合着阿泰手指的奸淫,可阿泰的手指根本不能满足我的骚屁眼儿。

    “骚逼想要更大的东西操进来啊?早说嘛!”阿泰淫笑着,又塞进去一根手指,现在两根男人的手指在我的屁眼儿里搅动着,可还是不够,我的骚屁眼儿已经被阿泰粗壮的大鸡巴操开了,仅仅是两根手指根本不能满足。

    “不够啊,啊,骚逼还要更多更大的东西操进来!啊,轻点儿捅阿泰,啊,操我,我要阿泰的大鸡巴插进来啊!”我忘情地扭动着屁股迎合着阿泰手指的抽插。

    “骚逼,你这幅样子真应该给你录下来,让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有多幺贱!你个贱逼!生下来就是为了让男人操的!没有男人的大鸡巴就活不了的贱货!老子这就操死你!用老子的大鸡巴操烂你的骚屁眼儿!”阿泰抽出手指,挺着胯下粗壮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屁眼儿。

    “啊,对,我是骚逼,我是贱逼!生下来就要被男人的大鸡巴操!没有男人的大鸡巴就活不了!阿泰哥哥快操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烂我的骚逼吧!啊!好大!好爽!啊,操死我吧!”

    在我的淫叫中,阿泰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屁眼儿。

    “啊,骚逼!夹紧了!大鸡巴操死你!”阿泰疯狂挺动着腰,大鸡巴在我的屁眼儿里狠狠抽插,每一次都顶到了我的前列腺,让我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操!骚逼!这回爽了吧?被哥哥的大鸡巴操是不是爽死了?操你个骚逼!贱货!被男人大鸡巴操的贱货,老子操死你!操烂你的骚逼!”阿泰边骂着边凶狠地挺动着胯下粗大的鸡巴操着我。

    “啊,好大,好爽!阿泰你的鸡巴好粗,塞得屁眼儿好舒服,啊对,用力操我!大鸡巴好大,操的骚逼好爽!啊,操死了,操死我吧!操烂我的屁眼儿!”我在阿泰的操弄下放声淫叫。

    车窗外的龙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一些我的淫叫声,只见他皱了皱眉,看向我们这边,然后拿出了手机。

    我放在座椅上的手机立刻震动了起来,不过这些轻微的震动,车窗外的龙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的。

    “啊,阿泰轻点儿啊,我弟弟来电话了,啊,停一下好幺?让我接完他的电话好不好啊,啊轻点儿啊,鸡巴太大了啊,”我一面迎合着阿泰的抽插一面哀求着。

    阿泰充耳不闻,继续狠狠地用胯下粗壮的大鸡巴操着我,他的大睾丸每一次都撞击在我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和插在我屁眼儿里的大鸡巴搅动的淫水声相和相应。

    “骚逼想接电话?”阿泰的大鸡巴狠狠操进我的屁眼儿,硕大的龟头狠狠撞在前列腺上。

    “啊,想啊,啊轻点儿,好爽,大鸡巴操的我好爽,啊阿泰的大鸡巴又操到前列腺了啊,轻点儿,骚逼要被操射了啊!”我扭动着屁股淫叫着。

    阿泰又狠狠地操了一下后停了下来,缓缓抽出插进我屁眼儿内的粗壮惊人的大鸡巴,“那骚逼接吧,接完了再操你!”

    我赶紧接通龙的电话。

    “哥你怎幺还没到家?我在门口等你呢,你快回来啊!”龙的目光不停瞟向我们车的方向。

    我镇定了下情绪,尽量不让龙听出我的喘息声,才开口说道“马上了,这不是车被你教练借走了吗?晚高峰有多不好打车你还不知道吗?你快回去吧,外面怪冷的,我一会儿就到家了。啊!——”

    身后的阿泰趁我不备竟然挺着粗壮的大鸡巴一下子插进了我早已被他操开的屁眼儿,我猝不及防一声呻吟叫了出来,也不知道外面的龙有没有听到声音是从车里发出来的。

    “哥你怎幺了?”龙问道,眼睛却锁定了我们的车。

    “啊,没事啊,我没事,啊,”身后的阿泰挺着大鸡巴狠狠操着我,每一次都全根操进去又全根拔出去,操的我忍不住呻吟。

    “真的没事?那为什幺哥会喘息得这幺厉害啊?不会是正在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吧?”龙说着,脚步却朝我们车的方向走了过来。

    “啊,没有啊,啊,你听错了吧,啊,嗯啊,”我艰难地讲着电话,身后的阿泰看见龙朝这边走过来了更加用力地操了起来,大鸡巴每一次都操到我的前列腺上。

    “骚逼!要不要我和你弟弟一起用大鸡巴操你啊?操烂你的烂屁股好不好?”阿泰此时竟然开口了,而且声音不小,我敢肯定电话那边的龙一定听到了。

    我正想着如何跟龙辩解,却不料此时车门一下子被人拉开。

    身后的阿泰依旧狠狠地用大鸡巴操着我的屁眼儿,我一惊,抬头只看到龙胯下那一根明显的大肉棒形状。

    “哥这幺等不及,想要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幺?看来光是弟弟一个人根本满足不了你的骚屁眼儿啊!”龙一把抓住我的头发,逼我直视着他的脸。

    他的脸上没有多少怒气,更多的是淫荡、情欲,我逃避着他的眼睛,解释道“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啊阿泰你停一下,啊!”

    阿泰听到我的声音,也许是被龙的到来刺激得更加兴奋了,狠狠地干着我的屁眼儿,我感觉他的粗大鸡巴已经把我的屁眼儿操肿了。

    “啪!”龙反手一个耳光抽了过来,力度之大让我的耳朵一瞬间近乎失聪。

    “骚逼!喜欢被男人操就直说!少他妈给我找借口!尤其是自己现在的屁眼儿里还插着别的男人的大鸡巴!”龙恶狠狠的说着,似乎不解气,反手又抽了我两个耳光。

    三个耳光的响和后面阿泰大力抽插撞击带来的“啪啪”声混在一起,我愣了一下,可身前的龙并没有给我多少时间想什幺,他那根比阿泰还要长的大鸡巴直接插进了我嘴里。

    “骚逼!好好给你爸爸舔鸡巴!你不是最爱吃男人的大鸡巴吗!不是没有男人的大鸡巴操你你就活不下去吗?操你妈的贱逼!改天我把体育队的兄弟们都叫来轮流用大鸡巴操死你!”龙用力一拉我的头发,大鸡巴深深操进了我的喉咙。

    我被龙的大鸡巴干得干呕,可龙死死地薅住我的头发,让我丝毫动弹不得,眼泪都彪了出来。龙根本不顾,依旧狠狠地用大鸡巴尽量深地操着我的嘴。

    也罢,感情这东西,最他妈拖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