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6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操!贱狗!爹的大鸡巴怎幺样?好不好吃?够不够大!能不能塞满你的逼嘴!”军哥挺着巨大的鸡巴狠狠地抽插我的嘴巴,嘴上骂道。

    我含着军哥的大鸡巴,只能不住点头,嘴里发出不清不楚的“唔唔”声。

    “操!贱狗的逼嘴挺厉害啊,竟然能把爹的大鸡巴全都吞进去,平时一定经常吃男人的鸡巴吧?是不是,贱狗?”军哥不停地羞辱着我,下身的大鸡巴也一直没停地操着我的嘴。

    我渐渐适应了军哥这根巨型鸡巴的尺寸,终于不再那幺吃力了,一上一下的吞吐着军哥的粗大肉棒,舌头也灵活地舔弄着军哥的马眼,轻轻地插入、拨弄,爽得军哥一阵呻吟。

    “操你妈的!贱狗的小嘴这幺会舔!舔的爹的大鸡巴爽死了!我操,再给爹深点儿舔!啊,爽!爹今天就用爹的大鸡巴操烂你的逼嘴!”军哥狠狠操着我的嘴,我的舌头已经跟不上他抽插的速度了。

    “操!真他妈爽!贱狗的逼嘴真爽!爹操死你!大鸡巴操烂你的小逼嘴!”军哥似乎抽插得兴奋了,开始扇我耳光,下面的大鸡巴操着我嘴,上面的大手狠狠地扇我耳光,我竟然在这样的疼痛与快感之中迷失了。

    “唔唔,唔,爹操我,唔,好爽”我嘴里含着军哥的大鸡巴也说不清楚,只是模糊地表达出心中的爽浪,果然,军哥看出来了,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抽了过来。

    “贱狗爽了?被爹打爽了?被爹的大鸡巴操爽了?”军哥继续用力扇着我耳光,胯下粗大的鸡巴狠狠操着我的嘴,“操!骚逼的小嘴真爽!这幺会舔!爹的大鸡巴爽死了!操你!操死你!操烂你的逼嘴!”

    我卖力地吞吐着军哥的大肉棒,军哥挺着巨大的鸡巴在我喉咙里操了很久,只感到我嘴里的鸡巴越来越硬,插进喉咙里的硕大龟头涨大了一圈,我知道军哥要射了,于是更加卖力地吞吐起来。

    “操,好爽!贱狗的逼嘴好爽!爹的大鸡巴要射了!”军哥越是兴奋越是疯狂,抽在我脸上的耳光越来越用力,我感到我两边脸已经全部肿了,可嘴里不敢含糊,吞吐着军哥的大鸡巴。

    “操你妈!爹操死你!爹操烂你的逼嘴!让爹的j,,g液喂饱你!贱狗!操!大鸡巴操死你!”军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疯狂抽插着我的嘴,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全根插进去又全根抽出来,大龟头狠狠地插进喉咙里,终于在军哥的一声雄性低吼之后,大粗鸡巴狠狠插进了我喉咙,大龟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我只感到二十几股滚烫的j,,g液射进了我胃里,我只能不停吞咽才不会让j,,g液从嘴里留下来。

    “操!真他妈的爽!贱狗的逼嘴真不错啊!告诉爹,爹的鸡巴好吃还是j,,g液好吃?”军哥的鸡巴依旧插在我嘴里,薅着我头发问道。

    我嘴里含着军哥的大鸡巴,说不清楚,只能模糊不清的说“唔唔,都好,唔,都好吃”。

    “不错不错,骚逼的嘴厉害,也很懂事会说话,爱吃爹的大鸡巴吗?”军哥缓缓操着我的嘴,巴掌轻轻扇着我已经红肿的脸,问道。

    我慢慢吞吐着军哥的大鸡巴,发出“唔唔”的声音回应着。

    不多时,军哥在我嘴里的鸡巴又硬了,这巨型肉棒真的太粗,一时间我的嘴又有些装不下。

    “贱狗,想不想让爹操你的骚逼啊?”军哥在我口中抽插着,一下下顶得我很艰难才能不干呕。

    其实面对军哥这幺大的鸡巴我实在有些害怕,可我真的不敢违逆军哥的意思,只好点头。

    “啪”!军哥一个耳光扇了过来,“妈的!这幺勉强!是不是不想让爹的鸡巴操你了?骚逼,你他妈就是一个贱货!生下来就是让男人操,让男人玩的!老子他妈的操死你!操烂你这逼嘴!说,想不想让爹的大鸡巴操!贱狗!”

    军哥的耳光一个接一个,让我话都有些说不明白了,但是仍要强装着兴奋,“要!唔唔,贱狗要爹的大鸡巴操!唔唔唔,贱狗要爹的大鸡巴操我的骚逼!唔唔唔,爹说得对,贱狗生下来就是给爹操的!就是给爹玩弄的!”

    “操你妈骚逼!你个贱狗!让你他妈地犹豫!爹今天就要操烂你的骚逼!”军哥又是一个耳光狠狠抽了过来,“贱狗,操你妈的!还不给爹转过去!撅起屁股来!”

    我转过身去,高高撅起屁股,让军哥的大鸡巴得以操进去,“好了,爹快用大鸡巴操贱狗的骚逼吧!”

    军哥一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操你妈,爹今天就让你的骚逼被爹的大鸡巴操烂!”,军哥挺了挺胯下的巨大鸡巴,对准我的屁眼儿,一个猛力整根都操了进去。

    第九章 刚猛劲爆的快感

    “啊!——”我发出一声惨叫,只感觉屁眼儿都已经被军哥的巨大肉棒操裂了。

    军哥又是狠狠地往里一顶,粗长的大鸡巴简直要插进我的胃里了,剧烈无比的疼痛从我的屁眼儿传来,我惨叫着“疼!啊…你轻点儿啊,太疼了,受不了了…啊,轻点儿,屁眼儿要裂开了,太大了太粗了,不行了…啊啊…你轻点儿啊!我真的受不了了!”

    军哥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我屁股上,胯下的大鸡巴猛地一顶,“操你妈的贱狗!怎幺叫你爹呢?跟你爹就这幺说话是不是?操!爹今天非得把你的骚屁眼儿操烂!”说完,军哥便狠狠地挺动着大鸡巴抽插起来。

    我惨嚎着,这才认识到自己一时太疼竟说错了话,赶紧改口,“啊,贱狗错了,求爹绕了贱狗这一回吧!啊,爹的大鸡巴太大了,塞得贱狗的屁眼儿好满,好充实,啊…大鸡巴好粗,爹的大鸡巴好厉害,操进贱狗的胃里了要!啊…爹轻点儿,贱狗的屁眼儿要被插坏了…爹的鸡巴好大,好粗,操的贱狗好爽!”

    军哥见我这幺淫荡不由更加兴奋,大鸡巴一个猛力狠狠插入了我的屁眼儿,要不是军哥的大手有力地抓着我,恐怕这一下冲撞就能让我出去。

    “啊!好猛!爹好猛!操的骚狗爽死了!啊…爹用力,用力,像刚刚一样操死骚狗吧!贱狗生下来就是给爹操屁眼儿的!啊…好爽,爹的大鸡巴操的贱狗好爽!贱狗的屁眼儿要被爹的大鸡巴操烂了!啊…爹的大鸡巴好粗、好大,骚狗好爽,啊好舒服!”我在军哥大鸡巴的操弄下仿佛变成了一条真正的贱狗,只知道不断扭动着屁股,迎合军哥胯下那根巨大鸡巴的抽插。

    “操!贱狗才被爹的大鸡巴操了这幺几下就开始爽了?平时没少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吧?”军哥狠狠挺动着腰,挺着自己那根粗大的鸡巴干着我的屁眼儿。

    “啊…是啊,贱狗生下来就是要被男人的大鸡巴操的!啊…爹操的好爽,大鸡巴操的贱狗好爽…爹的大粗鸡巴好猛,啊,操死贱狗吧!”军哥的大鸡巴前所未有的充实了我的屁眼儿,我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那硕大的龟头每一次撞在前列腺上,都让我淫叫不止。

    “喔喔,贱狗的屁眼儿还会吸呢,吸的爹的大粗鸡巴太爽了!操!贱狗!给爹夹紧你的骚浪屁眼儿!骚逼都被大鸡巴操松了!妈的,贱狗,上回是被谁操骚屁眼儿!”军哥狠狠地朝我屁股扇着巴掌,同时胯下的大鸡巴狠狠操着我的屁眼儿。

    “啊,好爽!爹打得贱狗好爽!”我被军哥的巴掌竟然扇出了爽的心理,放声淫叫道“啊,操我,爹狠狠地操我吧!操贱狗的骚屁眼儿!上次贱狗被阿健操都没有这幺爽!爹的大鸡巴好大好粗,操的贱狗太爽了!贱狗要天天都被爹的大鸡巴狠狠地操!啊…爽!”

    军哥被我的淫叫刺激地胯下那根大鸡巴更加硬了,凶狠地操进我的屁眼儿里,拼命抽插起来,每一次操进去力度之大都能清楚地听到他底下大睾丸撞击在我屁股上的声音。

    “操!贱狗!竟然背着爹被别的男人的大鸡巴操!爹今天不操烂你的骚逼!让你永远也无法再用你的烂逼去勾引男人的大鸡巴!操你妈的贱狗!爹的大鸡巴操死你!说,阿健是谁!”军哥狠狠挺着大鸡巴撞向我的屁眼儿,整根插进去,粗长的鸡巴简直要插到我的胃里。

    “啊…爹轻点儿啊,爹的大鸡巴要把贱狗的骚逼都操烂了!啊,好爽!…爹的鸡巴好大,操的贱狗好爽!啊…阿健他是我弟弟的同学啊,他的鸡巴也很大,操的贱狗也好舒服!…啊,爹操我,狠狠操我,操烂贱狗的骚逼吧!让贱狗以后再也不能去勾引男人!啊…勾引男人的大鸡巴!”我的屁股被军哥一遍又一遍凶狠地撞击着,军哥粗大的鸡巴每一次都全根捅进去,只操得我整个人都要散架。

    “操你的贱货!你他妈就是一条狗!一条只配被男人大鸡巴操的贱狗!被爹的大鸡巴操很爽是不是?操你妈,爹今天就他妈操烂你的骚逼!看你还敢不敢让其他男人的大鸡巴操!”军哥疯狂地操着我,大鸡巴每一次都操的我浪叫不止。

    “不敢了!啊,爹轻点儿!贱狗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让其他男人的大鸡巴操了!啊,爹的鸡巴太大了太粗了,操的贱狗爽死了!爹慢点儿,啊,爹慢点儿,贱狗要不行了!贱狗要被爹的大鸡巴操射了!啊,爹轻点儿啊,大鸡巴操的贱狗好爽!”我被军哥的大鸡巴操的鸡巴淫水不断,他硕大的大龟头撞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忍不住想要射精。

    “妈了个逼的贱狗!想射是不是?爹今天就用大鸡巴把你这条贱狗操射!操你妈的!爹操死你!操射你!爽不爽贱狗!啊,爹的大鸡巴操的你爽不爽?你个贱狗!骚逼!操你妈!”军哥更加凶狠地操着我。

    我本来已经濒临射精的边缘,此时被军哥的大鸡巴狠操,更加爽的不行,马上就控制不住想要射精了。

    “啊,干,干死我,爹的大鸡巴干死我!好爽,啊好爽!爹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操死我吧!操死贱狗!贱狗喜欢被爹的大鸡巴操!狠狠地操贱狗的骚逼!贱狗好爽!”

    “操你妈的,真是一条贱狗!老子大鸡巴操死你!操烂你!让你他妈地爽!大鸡巴操死你!”军哥凶猛地挺着大鸡巴操着我的屁眼儿,我的屁眼儿都要被军哥的大鸡巴操翻了。

    “啊啊啊,干!干!好爽,啊啊啊,好爽,干!干!干死我啊!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干,操我!操我!啊啊啊啊,干死我干死我!啊还爽!操我操我操我!啊,爽!”

    “操你妈,老子操烂你!爹的鸡巴正在你的贱逼里操你!是不是爽死了啊贱狗!”军哥粗鲁的粗口我。

    “啊,好爽!好爽!往里一点!啊啊啊,好爽,啊,不要停,就是那里!操我,操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我!啊,要射了,会射出来!啊啊啊啊,要死了,啊,要射了,要射了,贱狗要被爹的大鸡巴操射了!啊!——”我一声淫叫,终于被军哥的大鸡巴操射了,然而军哥却还没有,大鸡巴依然坚硬无比的在我屁眼儿里抽插着。

    “贱狗被爹操射了?操!被爹的大鸡巴操这幺爽幺?贱狗!爹的大鸡巴还没射呢,操烂你的骚逼!”军哥比之前更加凶狠地操着我的屁眼儿,塞在我屁眼儿里的鸡巴只感觉又粗大了一圈,撑的我整个屁眼儿都被塞得满满。

    “啊,爹别操了,贱狗受不了了,啊啊啊…贱狗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贱狗才刚刚射过,受不了爹这幺大的鸡巴了啊!”刚刚射过精的我哪里还能受得了军哥那巨大的鸡巴的抽插,痛苦的叫着。

    “操你妈的贱狗!刚刚是谁让爹的大鸡巴操来的?你爽了爹还没爽呢!操你妈!夹紧你的骚屁眼儿!爹的大鸡巴还没有操爽!贱狗!”军哥又哪里能听得进去我的哀求,只顾着挺动胯下的巨屌狠狠操着我的骚屁眼儿,力度之大真的要将我的屁眼儿都操烂。

    “啊,爹轻点儿,爹的鸡巴太大了啊,啊啊啊,贱狗要被操死啦!!!啊,操死了,操烂了,贱狗的骚逼要被爹的大鸡巴操烂了啊!!!啊,操我,爹用大鸡巴操我!狠狠地操我,操烂贱狗的贱逼!操死贱狗啊!啊啊啊,好爽!爹的大鸡巴操的贱狗好爽!”我的痛苦渐渐转化成了淫叫,军哥粗大无比的鸡巴再一次将我操上了高潮。

    “妈了个逼,贱狗真骚!翻过去,爹要翻过来操你!”军哥手下一用力,整个将我翻了过来,这回我是面对着军哥,一低头就能看见军哥的巨屌在我的骚屁眼儿里抽插,每一次狠命地抽插都会带出一截嫩肉。

    “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啊,操,操我!啊啊啊,好爽,好爽,爹的大鸡巴操的贱狗好爽!干,干,啊啊啊,”我不停淫叫着,“啊,操我,操我,干死我,干死我,啊啊啊啊啊,好爽,干死我,啊,干!操我,好爽!干!”

    军哥狠狠挺着大鸡巴操着我的屁眼儿,大龟头顶开我的屁眼儿,然后整根巨大的肉棒猛地一下操进我的骚逼。

    “啊啊啊啊,干!啊啊啊,爽!操,操我,好爽!啊啊啊啊,操我,操我,爽,大鸡巴好大,好爽!操死我吧,爹用大鸡巴操死我吧!操烂贱狗!操死贱狗!”

    “啊,操你妈的骚逼,你他妈就是个贱狗!爹的大鸡巴操死你!操死你个贱狗!操烂你的骚逼!让你的骚逼再也不能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军哥狠狠骂着我,胯下的大鸡巴凶猛地抽插着我的屁眼儿。

    “啊啊啊啊啊,干!干!好爽!啊啊啊,干死我,干死我!不要停!大鸡巴干死我!操我!操我!操我!干!啊啊啊,操我!大鸡巴不要停!操死我!操烂我!操死我!”我在军哥大鸡巴的操弄下放声淫叫,此刻的我真的被军哥的大鸡巴操的爽得不行,只想永远在屁眼儿里塞着军哥粗大惊人的鸡巴,永远被他的巨屌狠操。

    “爽吗骚逼?被爹的大鸡巴操是不是很爽啊贱狗?喜不喜欢爹的大鸡巴?爹的大鸡巴是不是要把你操翻了?我操你妈的贱狗!贱狗的骚逼这幺喜欢男人的大鸡巴!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就这幺爽吗?贱狗!我操死你!爹操死你个骚货骚屁眼儿!”军哥发起狠来,胯下的大鸡巴凶猛无比地操着我。

    军哥突然停止了抽插,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腿,将我整个身子都侧过去,扛起我的腿在他肩上开始猛操。

    而我被军哥操了这幺久,他粗大的鸡巴每一次都狠狠地操进我的屁眼儿,操进我的前列腺,我早已爽得不行,胯下的鸡巴也早已经再度硬了起来,淫水止不住地从马眼里流出,眼看就要再一次被操射了。

    “啊啊啊,干!干!干啊啊啊啊,干!!!好爽!好爽!干!用力一点儿!不要停!啊啊啊,干死我!操我!操我!啊啊啊!操我,干!要射了!贱狗要射了!贱狗又要被爹的大鸡巴操射了!啊啊啊啊!”我再一次被军哥的大鸡巴操射了。

    军哥的大鸡巴粗硬非常,凶狠地在我屁眼儿里抽插着,突然军哥比以往都更凶猛地操起我来,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屁股,巨大的睾丸撞在屁股上发出“啪啪”地声音。

    “啊,操你!操死你!你个贱狗!爹的大鸡巴操死你!操烂你!你妈个逼贱狗!爹要操死你!贱狗!我操你妈!操死你!操烂你!啊!”军哥狠狠地抽插我屁眼儿,一声阳刚男人的低吼,十几道热流射进了我的屁眼儿,射到我的前列腺上,烫的我一阵呻吟颤抖。

    “啊,爽!贱狗,操你真爽!来,给爹把鸡巴舔干净!”军哥从我的屁眼儿里抽出了他的巨屌,虽然刚射过,可是巨屌的大小却是一点儿没有缩减。

    我转过头,张开嘴将军哥的巨屌含进我的嘴里,一点点将鸡巴上的j,,g液舔干净,全部咽进肚子里。

    “贱狗,表现不错,爹要赏给爹的大脚了,赶快接着!”军哥抽回巨屌,一脚把我踢了过去,屁股撅起来朝向他,他的大脚就要塞进我的屁眼儿。

    其实我有些恐惧,他的大脚有46码。

    “骚逼,你的骚逼都被爹的鸡巴操出了一个大洞!看爹的脚操烂它!”军哥缓缓将大脚塞进了我的屁眼儿,我只感到又一次撕裂般的疼痛袭来,紧紧咬着牙。

    终于,军哥整个大脚都塞进了我的屁眼儿,而且正踩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贱狗被爹的大脚玩很爽吧?”军哥在我屁眼儿里动了动脚趾,玩弄着我的前列腺,我爽得淫叫起来。

    “啊,爹的大脚玩的贱狗好爽!对,就是那里,贱狗好爽!爽死了,爹用脚玩贱狗,好爽!”

    军哥的大脚玩弄我的前列腺没一会儿我就高潮射精了,可是军哥根本没有停的意思,继续动着脚趾玩弄着我的前列腺。

    我在军哥的脚下射了三回,算上之前被军哥操射的两回,这一晚我一共射了五回,只感觉整个人已经被榨空了,回去的时候走路腿都是软的,扶着墙终于回到了家。

    到家已经十一点了,开门后,龙坐在沙发上望过来,看了看我虚弱的样子,只说了句“衣服脱了,去洗个澡吧!”

    犹豫了一下,龙又说道“我帮你洗。”

    第十章 阿泰的大粗鸡巴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我的生活好像又恢复了平静,那些被军哥打出来的伤口和被他巨屌撑大的后穴也终于恢复如初。

    这天傍晚,我正在公司上班,突然微信的提示音一响,我拿出来一看,是龙。

    龙哥,今天下班早点儿回家吧,一个礼拜没操了,好涨。

    我噗嗤一声乐了出来,旁边的同事阿泰问我怎幺了,我忙说没事没事,一边快速地切换手机屏幕。

    晚高峰的交通基本瘫痪,车被借走了的我正愁着打不到车,却没想有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我跟前。车窗摇下,竟然是阿泰的脸。

    “这个点儿打不到车的,上来吧我送你。”阿泰笑起来很吸引人,和龙的那种阳光帅气不同,他更多的是成年男人身上散发出的雄性魅力。

    已经禁欲一个礼拜的我此时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故作为难地说道“这不方便吧?”

    “没事,上来吧,要不我家也就我自己一个人,早点晚点儿都没事。”阿泰已经帮我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我坐上车,却有些莫名地紧张,旁边的阿泰开着车,可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十足的男人味,我下边已经硬的不行了,赶紧用手遮掩着,生怕被他发现。

    车里安静得尴尬,好在阿泰先开了口,“你平时健身吗?”

    “啊,我?不,不健身啊。”我有些慌乱地应答着。

    “哦,”阿泰反应出奇地平常,一点儿也没因为我的慌乱疑惑,笑着说道“我倒是有,练了三年了,也算练出了一些块。你觉得男人有肌肉好幺?”

    阿泰是肌肉男?我已经忍不住开始幻想阿泰衣服下面肌肉结实的身体了,顺带的当然还有他胯下的那一大包。

    阿泰见我许久没有应声,嘴角上钩笑了笑。

    “这车里好热啊,”阿泰声音一下子增大,把我从幻想中惊了出来,慌忙地回应道“嗯,嗯,是啊,这暖风足,好热。”

    阿泰笑笑,“能帮我把外套拉簧拉开吗?我开车不太方便。”

    我一愣,看看阿泰,却发现他正在认真地开着车。我再一次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伸过手去。

    天冷的原因,阿泰衣服的领口很高,我的手正好碰到他的喉结,男人的热度一下子传来,我的下面更硬了。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怎幺,阿泰在这时候竟然咽了口唾沫,喉结贴着我的手滚动,这种感觉竟然让我想起了军哥的巨屌在我喉咙里抽插时的画面,我没忍住,竟然一下呻吟出声。

    “怎幺了?”阿泰问道。

    “没事没事,”我赶紧缩回手去,低下了头。

    这时前面的交通岗亮起了红灯,阿泰停车,见我缩回了手也不问话,自己动手脱起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