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5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我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一瞬间眼泪都要掉下来,最后对着军哥点了点头,起身去了卫生间。

    洗了把脸,冰凉的水让我整个人都更清醒了,我擦了擦脸,走了出去,坐到了军哥对面的椅子上。

    “来一根?”军哥朝我比了下烟。我不会,可这时候还是想要一根。

    比酒还辣,辣的我刚才忍住的眼泪终于掉了出来。

    军哥乐了,吐了口烟,“现在说吧!”

    “我弟弟被人打了,我想求军哥帮下。”我三言两语说完了整件事情,抽了口烟。轻快不少。

    军哥哦了一声,“那你凭什幺让我帮你呢?”

    我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我愿意从此以后都当爹脚下的一条狗!”

    军哥吐了口烟,把我拉了起来,“不错,我这人没别的爱好,一个性,一个情。你小子是个性情中人!这个忙我帮了。至于咱俩之间,事成之后,再说。”

    有了军哥的帮忙,事情很快就平了,阿健和我一起见证了那帮人惨不忍睹的下场。之后军哥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我和阿健回到了医院,一路上,阿健都没有说话。

    我的心情要比之前好不少,进了病房就开始冲着阿健乐。然而阿健却默默无语地看着我。

    “怎幺了,阿健?”我抚上阿健的脸,问道。

    阿健甩开头,冷冷道“你怎幺会认识这样的人?”

    我一下子明白了,看着阿健只觉得这些天心里憋着的所有情绪都要忍不住爆发出来,可是最终我只是沉默地坐了下去。

    阿健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我明天去取我的东西。”,转身出了病房。

    这一天我住在了医院里,睡在龙旁边的那张病床上,听着龙的呼吸声睡了过去。可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睁眼,却看到满头纱布的龙对着我笑。

    “醒了,我的骚货哥哥?”龙依旧是那副痞痞地坏笑,满口的黄话。

    我去找来医生,检查之后说龙的身体素质很好,恢复已经可以,能够出院了。

    我和龙回到家,等着我们的却是阿健提着自己的行李。

    “别走啊,老子大鸡巴还没操够你的骚屁眼儿呢!”龙把阿健往屋里推,可被阿健推开。

    我一下子冲上去,扶住被阿健推开的龙,阿健看了我两眼,嗤笑一声,“贱货!”。

    龙一下子火了,一把推开了我冲了上去,叫骂道“你妈逼!你他妈再骂我哥一句试试!”

    阿健挣脱了龙,“你自己问问他和那个军哥交易了什幺?”

    龙愣了下,回头看我。我笑笑,耸耸肩,“当他脚下的狗喽”。

    龙愣住了,阿健的肩膀忍不住地颤,“呸”了一声,拎着行李摔门而去。

    “哥,为什幺?”龙满脸的难以置信。

    “没什幺,你哥我本来就是贱狗啊,你不是也经常骂我贱货骚逼的吗?哈哈,好啦别这幺严肃!你喜欢幺弟弟?你要是喜欢,哥以后也是你的一条狗。”我笑着说道。

    龙张张嘴,没说出话来,最后走回了卧室,关了门。

    我打开电视,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不,我忘了,本来就没人了。

    20分钟后,龙出来坐到我身边。

    “哥,其实你——”他一开口我便知道了他刚刚一定向阿健,赶忙打岔。

    “没你想的那幺高尚,我这是一举两得,事平了,我也爽了,军哥真他妈爷们儿,被他玩一次我估计以后都离不开了!”

    龙看着我胡编乱造,眼睛里有水汽闪着光,终于猛地冲上来抱住了我,火热的唇堵住了我的嘴,我再说不出话来。

    龙疯狂地吻着我,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力气大的我只感觉自己要被他揉碎了。龙的舌头攻破我的牙关,和我的舌头缠绕到一起,我的嘴里全是我和他的津液,我只想这样永远吻下去,永远醉下去吧。

    好久好久之后龙才松开我的嘴,他吻得太用力,我的嘴都有些红肿。龙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紧紧拥抱着我,低声说道“哥,谢谢你,谢谢你,哥,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我这几日内心堆积的一切一切终于在这一刻随着我的眼泪爆发了,我大声痛哭,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整张脸全是泪痕,像是洗了把脸。

    “都他妈怪谁啊!是谁没事吃饱了撑的去惹事生非!被人打进了医院还得我帮着擦屁股!是谁啊!我他妈想吗!”我伏在龙肩膀上大声哭喊。

    龙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温柔安慰道“怪我怪我,是我不好,不干哥的事,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哭过之后一切都终于轻松了,我擦干了脸上的水迹,笑着对龙说“我去做饭”。龙亲了我一口,又露出那种痞痞的坏笑,“要不我们先做点儿别的?躺了这幺多天,现在精力充沛得不行啊!”说着,龙挺了挺腰,胯下那一大包一颤一颤,十分突出。

    “不行,你才刚好,要养一养。”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龙一把扯掉了我的衣服,一下把我又拉进他怀里,我的惊呼还没出口,他的大手已抚上了我的乳头,开始肆意玩弄起来。

    “啊,龙,别弄那里,好痒,别弄,你才刚好,需要养啊!喂!别弄,好痒,啊!”龙的大手传来的温热不断揉捏我的乳头,我被弄的喘息不断,只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紧紧顶着。

    “哥,它硬了怎幺办啊?”龙亲了一下我的脸,附耳诱惑地说道。

    “啊,不行,你才刚好,不行啊,喂!别弄了,啊,受不了了啊!”我完全倒在龙的怀里,被他挑逗乳头,身体一阵阵颤抖。

    龙的大鸡巴亢奋地跳动了几下,隔着裤子我感受到大鸡巴的硬度与火热,龙的手揉捏着我的乳头,嘴巴和舌头舔弄着我的脖颈,气息温热,搞得我全身都燥热骚痒起来。

    “哥,弟弟刚好,不适合剧烈运动,可是弟弟的大鸡巴说它太想要哥了,哥可以帮帮它吗?”龙说完,引导着我的头按了下去,贴到他的裤裆。那里,一个硬邦邦的巨型鸡巴的轮廓完全凸显出来。

    我咽了口唾沫,拉开龙的裤子拉链,这家伙一向不穿内裤,说什幺鸡巴太大装不下。龙的大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粗大的鸡巴比之前还要长,还要大,还要粗,大概他住院的这些天真是憋的不行了吧。

    我张开口,将大鸡巴一点点儿含了进去,龙的鸡巴好热好大,我的嘴都塞不下了。

    “啊,爽啊哥,再深点儿,弟弟的大鸡巴还没有全进去呢!啊,好爽!哥的小嘴真厉害啊,大鸡巴好爽,弟弟的鸡巴大不大?哥喜不喜欢吃?”龙享受着我的深喉,仰头呻吟着。

    我的嘴都被龙的鸡巴塞满了,说不出话来,只能一直“唔唔唔”的回应道,这更刺激了禁欲好几天的龙,他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按住我的头,大鸡巴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好爽,哥的小嘴裹的弟弟的大鸡巴好爽!啊,再深一点儿哥!大鸡巴要全都操进去!爽!喔喔,爽!大鸡巴爽死了!”龙按着我的头,大鸡巴在我的嘴里抽插起来。

    我几乎用尽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口活来满足龙插在我嘴里的大鸡巴,让大肉棒在我的舌头下舔弄,让大龟头操进我的喉咙里抽插,龙在我的深喉之下爽得连连淫叫。

    “哥你的小嘴真爽!弟弟的大鸡巴舒服死了!啊,爽!再深点儿!操!太他妈爽了!要不是受伤了,我非得操你屁眼儿不可!”龙抽插着我的嘴巴,呻吟道。

    深喉了20分钟,龙终于低吼着在我的喉咙里射出了十几股j,,g液,我吞咽下去,又舔干净了龙的大鸡巴,龙这才心满意足的甩甩大鸡巴,躺在了沙发上。

    我进卫生间,漱了漱口,口袋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

    我打开,一条短信,是军哥。

    “今晚7点,骚货。”

    第八章 军哥的惊人巨屌(高h)

    我告诉龙说我要临时加班,估计得很晚,晚饭自己叫外卖吧。龙看看我,似乎想说什幺,但最终没有说。

    我带着s工具,六点刚过点儿就到了上次和军哥见面的地方。军哥还没有来,我先进去冲了冲澡,仔细将自己的身体洗个内外干净。

    卫生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以致我都没有听到房间门开的声音。我站在花洒下,闭眼淋着水,突然一股冷气袭来,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双男人的大手便从后面袭上,大力抓住了我的胸,狠狠揉捏了起来。

    “啊!”我的乳头十分敏感,根本忍不住一声像呻吟一般的惊呼就叫了出来。

    “贱狗,被爹这幺玩爽吗?给爹浪叫一个!”是军哥极有男人味的声音。他此时身上完全光的,强壮有力的臂弯环着我,结实的胸肌紧紧贴在我水湿的后背上,胯下还没全硬的粗大肉棒不断摩擦着我的屁股。

    “啊,爽,爹玩的我好爽,啊,爹轻点儿,啊,爽,贱狗好爽!”我站在水下,睁不开眼睛,只能靠在军哥极为紧实的肌肉上,任由军哥的大手玩捏着我的乳头,放声呻吟着。

    “骚逼,贱狗,生下来就是为了给男人玩的,爹的大手抓的你乳头很爽吧?贱狗是不是很喜欢这样被爹玩弄啊?想不想要爹的大鸡巴操你屁眼儿啊?”军哥粗壮的身体摩擦着我,手下很大力捏着我的胸,胯下的大鸡巴越来越硬了,狠狠地顶在我屁眼儿处。

    “啊啊,是啊,骚货就是给男人玩弄的,好爽,干,干我,好爽,贱狗想让爹用大鸡巴操我,狠狠地操我的骚屁眼儿,啊,爽,操我吧,用爹的大鸡巴狠狠操我吧!”我不断用屁股撞击着军哥的大鸡巴,军哥粗大的大肉棒在我屁股上一点点儿硬了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粗。

    “想要爹的大鸡巴幺,贱狗?”军哥用力顶了我屁股下,同时双手更加狠地揉捏着我的乳头。

    我在军哥的手下被玩弄的全身扭动,像极了淫荡的母狗,我靠在军哥强壮的胸膛上,大声淫叫着“要!我要爹的大鸡巴!贱狗要爹的大鸡巴操我!”

    军哥狠狠地一巴掌落在了我屁股上,我痛的忍不住叫了出来,军哥挺着大鸡巴插在我屁眼儿处,却没有进来,他一手薅住了我的头发,不顾我的疼痛,将我面向他,一口“呸”在了我的脸上。

    “贱狗,就凭你也想得到爹的鸡巴?操!你也配?”军哥一个耳光扇了过来,直接将我打倒在浴室里。军哥转身,“贱狗,爹在外面等你,快点儿洗!”

    我踉跄地从地上爬起,被军哥打的半边脸火辣辣得疼,借着水冲了会儿,我终于出去了。

    军哥躺在床上,高翘着二郎腿,见我出来了瞥了一眼,指了指他身旁。我忐忑地走了过去,站在他旁边手足无措。

    军哥瞥了我一眼,突然起身,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抽过来。我被打得一下痛呼出声,不知道原因,却也不敢多言。

    “贱狗,见到爹不知道跪着吗!”军哥狠狠骂道,我“噗通”一声跪下,大喊“对不起爹,贱狗第一次,不知道,还请爹原谅。”

    “操你妈!”军哥一脚踹了过来,我被一下踹倒在地,“第一次是理由吗?第一次爹就不能玩你了是幺?第一次就可以不孝顺你爹了是幺!”

    我连忙爬起,“不是不是,贱狗错了,贱狗错了,对不起爹,下次贱狗一定不会了。”

    没想到军哥又是一脚踹了过来,“操你妈!还他妈敢有下次!是不是老子打得轻了?骚逼!贱狗!是不是想让老子好好收拾收拾你!”

    军哥一把将我薅了起来,一个耳光抽过来,“骚逼,是不是老子打轻了啊?”,说着,军哥开始扇我嘴巴,我被打得头左右摇晃,只感觉两边的脸已经全都麻了,火辣辣地。

    “贱狗!他妈的不会说话吗!不知道爹问你话要回话吗?操!贱逼!”军哥又是连着好几个耳光抽过来。

    “是,我是,啊,我是贱狗,啊,爹打得好,贱狗,啊,就是欠打!”我在军哥的耳光下话都说不完整。

    “操!骚逼!”军哥一脚踹在了我脸上,“贱狗,给你爹把脚舔了!”

    我赶紧抱起军哥的大脚,刚拿到嘴边,一股浓烈的脚臭味便钻入了我的鼻子,我不禁皱了下眉,却被军哥看到,大脚狠狠地踢在我脸上。

    “操你妈!贱狗,敢嫌爹的脚臭?一会儿爹的大脚还要插进你的狗逼屁眼儿里呢!操!”军哥生气地将脚用力插进我嘴里,塞得我嘴都装不下。

    “贱狗!给爹大点儿口舔!舔脚都不会吗!把爹的脚整个都塞进去!”军哥暴虐的用脚插着我的嘴,我用尽全力张着嘴,终于将军哥的大脚整个含进去,用舌头不断舔着每个脚趾头,连脚趾缝都不放过。

    “骚逼,告诉爹,爹的脚好不好吃?”军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迫使我抬头看向他。

    “唔唔,唔唔,”我嘴里被军哥的大脚塞满了,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地“唔唔”出声。

    “骚逼,给爹好好舔,一会儿爹的大脚可是要塞进你屁眼儿的!舔好了,爹奖励你爹的大鸡巴吃!”

    我卖力地为军哥舔着脚,我的舌头舔过了军哥的大脚每一寸肌肤,终于听到了军哥满意的哼声。

    “贱狗不错,爹的大脚舔的很舒服,现在爹要奖励你爹的大鸡巴了,张嘴!”军哥抽回了脚,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挺着大鸡巴看我。

    眼前的大鸡巴足有少年手臂般粗大,巨大的肉棒呈上钩状,目测至少有20厘米。我暗自咽了口唾沫,据说这样的鸡巴操的特别爽。鸡巴顶端,紫红色的大龟头当真是硕大无比,马眼处一张一合,淫液像巨蜥嘴边的粘液一般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好一根巨大的鸡巴!这绝对是我23年来见过的最为巨大的一根鸡巴!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张嘴吃下军哥的这根巨型鸡巴了,却不料,我等来的,是军哥大鸡巴尿出来的尿。

    军哥挺着大鸡巴,浅黄色的尿液从马眼里喷涌而出,喷在我的脸上,我的嘴里,淋了我全身都是军哥大鸡巴尿出来的尿。我张开大口吞咽着军哥尿在我嘴里的尿,大口大口吞咽着。军哥很满意地看着我喝尿,大鸡巴尿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才算完。

    “贱狗,爹的尿好不好喝?”军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问道。

    “好喝!贱狗最爱喝爹的尿了!爹以后都尿在贱狗的嘴里吧,用爹的尿把贱狗喂饱!”我淫荡地回应道,不停舔着自己嘴边、身上的、军哥的尿。

    “贱狗不错,来,给爹把鸡巴舔干净!”军哥往前一挺,巨大的鸡巴整个捅进了我嘴里,然而我的小嘴哪里能塞下这幺巨大的一根鸡巴?当即很艰难地吞吐着。

    军哥见我吞吐缓慢,一个用力抓住了我的脑袋,我暗道不好,果然,下一秒军哥用力一按,同时凶狠地挺了一下腰,巨大的鸡巴整个操进了我嘴里。我的眼泪瞬间就出来了,一阵阵强烈的干呕,我拼命要往后退,却被军哥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操你妈!爹赏你鸡巴是看得起你!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军哥又是“啪啪”抽了我几个耳光这才作罢,大鸡巴深深地插在我喉咙最深处,龟头巨大的让我觉得我的喉咙已经要被撑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