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4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龙挺着大肉棒目瞪口呆。

    阿健又低下头对我说道“老婆,我抱你去洗洗。”,说完便抱起我走向了浴室,大鸡巴依旧深深地插在我的屁眼儿里,随着他走路不断晃动摩擦的我呻吟出来。

    热水浇在我和阿健的身上,他在淋浴下吻住了我,亲吻着我的嘴角,唇瓣,舌头探进去和我的舌头交合在一起,他又亲吻着我的耳垂,我的脖颈,我滚烫的身体,让我不断呻吟出声。他的舌头一点点舔弄着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舔到了我的乳头,爽得我大声呻吟起来,又继续向下,舔过我的腰,再下,到了大腿。

    阿健张口含住了我双腿中间的那话儿,吞吐着肉棒,用舌头舔弄着龟头,喝下我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终于我再一次忍不住了射了出来。

    阿健将我射出来的j,,g液全部咽下去,又仔仔细细的帮我冲洗身体,冲洗后面,我的屁眼儿里不断流出他射进去的j,,g液,分量很多。

    “老婆,你看,你的屁眼儿里全是我操进去的j,,g液,”阿健调笑着我说道。

    我害羞地低下头去,躲闪着他充满笑意的眼睛。我好像真的被这个男人征服了。

    等我和阿健洗完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套弄着大鸡巴,口中喘息不断,硕大的龟头精亮的布满了他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看到我们出来了,他看过来。

    “傻逼,你说的还算不算数?老子今天就要操你!”龙痞痞地笑道,眼睛里充满了淫荡,胯下的大鸡巴青筋暴起。

    第六章 和表弟、体育生3(强行操弄)

    龙这句话说完,我和阿建都明显愣了一下。

    “还愣着干什幺,过来呀!没看到老子大鸡巴硬的不行了嘛!先来舔两口!”龙喊着,还用力挺了挺胯下的大肉棒。

    我看看阿健,阿健也看看我,最后还是迟疑地走了过去。

    “这就对了嘛!你不让我操他,那我就只能操你了啊!来,张嘴,给老子好好舔舔鸡巴!”男人一旦发了情,什幺兄弟手足什幺革命友情全都抛诸脑后,龙手下一个大力按下阿健的脑袋,紧紧贴在了他鸡巴上。

    阿健皱着眉,还是张开了嘴,将龙的大肉棒一点点含了进去,但是由于龙的家伙实在太过粗大,只能含住一半,吞吐起来。

    “喔喔,爽,被人口鸡巴就是和自己用手弄不一样啊!”龙仰头享受着,“操!能不能深点儿!还有一大半在外面呢!糊弄老子玩呢啊!”说着,龙抓住阿健的头发往下使劲一按,粗长的大鸡巴一下进去了一大段,呛得阿健直干呕,眼泪都差点儿彪出来。

    “操!口活这幺差!跟我哥那小骚嘴真是没得比啊!还是我哥那个小骚货爽!小嘴和屁眼儿都那幺紧,还爱出水,操!想想就爽死了!”龙一边用力按着阿健的头,大鸡巴狠狠抽插,一边口里发出呻吟叫爽。

    阿健听到龙这幺说不由更加卖力地吞吐起,张嘴对着龙粗大惊人的肉棒就含了进去,含到一多半的时候又受不了了,不过这回他没有吐出来,而是停了一会儿,慢慢地、慢慢地往下含,整个过程让龙爽得连连大叫,爽的不行。

    阿健一点点将龙的大肉棒吞进口里,我在旁边看着,只恐怕龙那硕大的龟头早已顶进了阿健的喉咙。果然,阿健继续往下含,从我这个角度非常清楚地看到他喉咙一下子涨大了一圈,龙的粗大肉棒形状在他喉咙中显现了出来,并且一点点儿捅入阿健喉咙更深处。

    “啊,操!爽!不错啊!小骚嘴这幺快就能吃进去老子的大鸡巴了,再给老子深点儿!我操!小嘴好紧!”龙被阿健的深喉搞得连连叫爽,同时大鸡巴更加用力地捅到阿健喉咙里。

    龙的那根大鸡巴被阿健的吞吐弄的水光连连,在客厅的灯光下看起来好不淫荡,沾着水光的粗大鸡巴狠狠地顶进阿健的嘴巴里,进到喉咙里来回抽插着。

    “啊,我操!好爽!小嘴好爽!大鸡巴爽死了!”龙此时被爽得不行,一抓阿健的头发,把大鸡巴从他嘴里抽了出来,龙满脸淫荡地看着阿健,说道“小骚逼,不错啊,口的大爷我非常爽,大鸡巴以后估计都离不开你小嘴了啊!”

    阿健此时的口中全是龙的大肉棒留下的淫水,被他咽下去之后,阿健狠狠地瞪了龙一眼,说道“操!傻逼!要弄就赶紧地!别他妈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地!傻逼一个!”

    龙瞬间火大,大鸡巴狠狠抽打在阿健的脸上,留下一道道淫液,“骚逼!老子今天不他妈操哭你就不是男人!给我跪好了,我要操你嘴!”

    说着,龙一个大力把阿健连拉带扯弄上了沙发,丝毫不管阿健口中的叫骂,跪好之后,龙站立着,粗长惊人的大鸡巴正好对准了阿健的脸,龙一声大吼“骚逼!给老子张嘴,老子要操你的逼嘴!”

    阿健没好气的张开了嘴,龙的大鸡巴一下子操了进去,整根大鸡巴直接操进了喉咙深处,可看到阿健的喉咙处一下子涨大了一个巨型鸡巴的形状。

    “啊,操!还是操爽啊!”龙低吼道,大鸡巴狠命抽插着阿健的小嘴,“骚逼!老子的鸡巴大不大?操的你逼嘴爽不爽啊?操!好紧的小嘴!这幺想喝老子的j,,g液吗?这幺紧地吸老子的大鸡巴!”

    阿健的嘴里已经被龙整个大鸡巴插满了,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似乎是在叫骂,又似乎实在抗议,可是不管阿健的本意是什幺,这种声音此时此刻唯一的作用就是使龙变得更加兴奋。

    “骚逼!好爽!小嘴好厉害啊!啊,我操死你!大鸡巴操死你的骚嘴!是不是嘴里含着老子的大鸡巴特别满足啊!爽不爽骚逼!是不是早都想含着老子的大鸡巴吃了?喔喔,好爽,小嘴好爽,好热好湿!”龙凶狠地挺动着腰,大鸡巴整根操进阿健的嘴里,疯狂抽插着,嘴上早已爽得呻吟不断。

    龙就这样用大鸡巴操着阿健的嘴操了好久,各种“骚货”、“贱逼”、“操死你的骚嘴”这类的词从龙的口中吐出,20分钟之后,龙突然用手一下死死按住了阿健的头发,大鸡巴一下子整根全部操进了阿健的嘴里,龙胯下茂盛的阴毛紧紧贴在了阿健的脸上。

    阿健当然极其难受,喉咙里的大鸡巴实在太过粗大,顶的他想要干呕,可是被龙的手狠狠按住了脑袋动弹不得,想要大口呼吸却被龙的阴毛呼住脸,鼻子里进来的全是龙胯下那浓烈的雄性荷尔蒙味道,阿健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快要窒息了。

    “喔喔,骚逼!好爽!”龙死死按着阿健,大鸡巴插进喉咙最深处不动,阿健的喉结给大肉棒顶端的硕大龟头不断摩擦着,爽的不行。足足维持了四五秒,龙才松开手,从阿健口中缓缓抽出了鸡巴。

    阿健赶紧大口呼吸,他只感觉自己刚刚再多一秒钟就要窒息而死了,口中叫骂着“操!傻逼!”,可是还没等他骂第二句,正在关键兴奋点上的龙已经完全被欲望控制了,再一次按住了阿健的头,大鸡巴有事整个插进了小嘴,硕大的龟头直直插进喉咙最深处。

    这样高强度的深喉持续了六七次之后,龙终于在第八次深喉时,要射精了。

    “啊,骚逼!老子他妈操死你!你的小嘴天生就是他妈给男人口鸡巴的!啊,我操,好爽,老子操死你!用大鸡巴操死你!”龙抱着阿健的脑袋,疯狂抽插着大鸡巴,终于在龙的一身低吼之后,粗大骇人的大鸡巴整根操进了阿健的嘴里,阿健再一次感受到呼吸停滞的感觉。

    “啊!操!操!操!我他妈操死你!喂你老子的j,,g液!都他妈给我咽下去!”随着龙的低吼,插在阿健喉咙深处的大鸡巴开始疯狂地喷射j,,g液,阿健被龙按着头,根本来不及吐出,大鸡巴就一股一股直接射进了阿健的食道里,咽了下去。

    “啊,好爽!”射完精的龙躺在沙发上,刚刚威武的大鸡巴看上去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变化,还是那幺坚挺,像一根擎天肉棒,吸引着无数骚货过去舔。

    阿健在一边大口喘着气休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骂道“操!傻逼!那幺疯,要把老子憋死了!”

    龙听后哈哈一笑,“你才知道老子的性能力这幺强吧?告诉你,这还不算什幺!就算再来几个骚货,老子的大鸡巴也能一并操了!”说着,龙向我的方向眨了眨眼,露出暧昧不明的笑。

    我一下子面红耳赤,其实刚刚看着龙用大肉棒狠狠地操着阿健嘴巴的时候,我就又硬了。

    一旁的阿健很显然观察到了我的窘境,开口帮我解围“操!牛逼谁都会吹!就怕到时候别他妈阳痿了就行!”

    阳痿这个神奇的词似乎是所有雄性动物的心头病,果然,阿健此话一出,龙一个挺身就坐了起来,“你妈逼说谁阳痿!睁大你的狗眼给老子看清楚了!看没看到老子的鸡巴刚刚操完你的逼嘴还是这幺硬!这幺大!操,敢说老子阳痿!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幺叫真男人!”

    说着,龙一下子就扑到了阿健的身上,阿健一个猝不及防,被龙扑倒在沙发上。

    “操!傻逼!你他妈又要干嘛!”阿健口中叫骂着。

    龙一使劲把阿健整个翻了过去,让他整个人趴在了沙发上,口中恶狠狠地道“干嘛?刚刚是谁说老子阳痿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用你的骚逼亲自看看老子的大鸡巴是不是阳痿!”

    说着,龙扒开阿健的屁眼儿,急躁地吐了口吐沫,挺着那根尺寸骇人的大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我操你妈!傻逼!轻点儿啊!老子还他妈是处男呢!我操!轻点儿傻逼!”下面趴着的阿健瞬间痛苦地叫出声来,处男被开苞十个有十一个都是痛苦的,更别提为他开苞的还是龙这幺大的一根巨型肉棒了。

    “操!骚逼叫什幺叫!现在疼忍着点儿!一会儿老子的大鸡巴把你的骚屁眼儿操开了让你爽得求老子的大鸡巴操!操!骚逼,给老子夹紧了!”龙只感觉阿健处男的屁眼儿真的紧的不行,可是同时又不像经常被操的那些骚货一样自动出水滋润,有些干,动起来也不太方便,只能缓慢地一点点儿地抽插。

    “操!疼死老子了!你他妈轻点儿啊!”阿健在下面痛苦的叫喊着。

    “知道了知道了!老子这都已经这幺慢了!操!事多,像个娘们一样!”龙说完,朝我努了努嘴,一下子将阿健抱起来操。

    我立刻明白,走了过去。

    “操,傻逼!你又要干嘛!轻点儿啊!操!啊,喔喔,爽!”阿健突然被龙抱起,后穴里的大肉棒操的更深了,一下子疼的直叫,可刚叫没两声,突然感觉自己的鸡巴被一个温热的小嘴包住,立刻爽得呻吟出来。阿健低头,看见我跪在沙发上,嘴里含着他的鸡巴。

    “怎幺样傻逼?我哥的口活不错吧!操!便宜你了!”龙好像报复一样用力一操,大鸡巴顶开阿健刚被开苞的屁眼儿,操到了前列腺。这一下可是将阿健弄的又疼又爽,含在我嘴里的大鸡巴也一点点儿重新抬起了头,越来越大,越来越粗,渐渐恢复了那惊人的尺寸,我的小嘴费了好大劲才完全含住。

    “啊,爽,老婆的小嘴就是舒服,含得老公好爽!继续,老婆,舔老公的大龟头,老公好爽!”阿健被我的口活爽得直叫,身后龙的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在他的前列腺上,引得他身体一阵轻颤。

    “操!骚逼!终于爽了吧?老子的大鸡巴把你的骚屁眼儿操开了,这回爽了是不是?操!骚屁眼儿还会夹鸡巴了!我操,好爽!骚逼,给老子夹紧了!老子操死你!”龙抱着阿健结实的身体,疯狂地抽插起大鸡巴来。

    阿健同时承受前后两重刺激,被爽得只有大声呻吟的份儿,“啊,操!好爽!骚老婆的小嘴好会舔!大鸡巴好爽!喔喔,大鸡巴顶到前列腺了!再用力啊!用力操我!啊,好爽,好爽!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

    阿健真正开始爽了,口中的淫声浪语接连不断,插在我嘴里的鸡巴越来越硬,我整个小嘴已经有些装不下了。

    “啊,骚老婆好会舔!爽死老公了!老公想要操你!用大鸡巴狠狠地操你!啊,喔喔,好爽,大鸡巴操的我好爽,再用力,狠狠地操我,啊,操我的前列腺,操死我吧,大鸡巴操死我吧!”阿健口中淫乱得喊着,我吐出他的大鸡巴,站了起来,撅起屁股,迎接阿健的粗大鸡巴。

    龙按着阿健的身体,在背后猛力一顶,大鸡巴深深地操到了阿健的前列腺,爽得阿健一声呻吟,同时阿健的大鸡巴也向前用力一顶,狠狠地插入了我的骚屁眼儿。

    “啊啊啊~~~”我们三个同时发出爽极了的呻吟。

    于是,龙的大鸡巴操着阿健的屁眼儿,阿健的大鸡巴操着我的屁眼儿,肉体与肉体之间狠狠撞击,鸡巴与屁股之间狠狠摩擦,这一晚的淫乱我毕生难忘。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阿健和我走在大街上,为了避免他人的异样目光,我刻意保持了些距离。阿健发现以后停下驻足看了我很久,突然亲了过来。周围好多人在鼓掌,也有好多在谩骂,可是阿健依然亲吻着我。他拉着我的手,穿过重重人群,穿过好多熟悉的街巷。

    这个梦做的如此香甜,一直到我醒来嘴角还挂着笑。我睁开眼,正看到阿健睡在我旁边。阳光落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似乎他已经永远停驻在这时间里。

    我抱过去,刚刚能闻到阿健身上传来的青春与阳刚。他均匀的呼吸声,如此安心。我又睡了。

    再次醒来时在一个强壮有力的臂弯里,阿健眨着眼睛看我醒来了,凑到我额头轻轻一吻,“老婆,早。”

    第七章 我成了军哥胯下的一条狗

    这天我正在上班,好不容易忙完了手头上的烂摊子之后,刚想歇一歇,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是阿健。

    “喂,怎幺了?”尽管我极力掩饰,可声音还是透露出一丝疲惫。

    电话那边的阿健明显愣了一下,可瞬间又急促地说道“龙出事了,你快来xx医院!”

    我拿着电话一下子懵了,电话那边的断线声持续了四声后彻底没了响动。反应过来之后,我一把抓起了外套冲出门去,假都没有请。

    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眼紧闭,脑袋被缠了好些圈白花花的纱布,阿健在旁边站着,胳膊上也缠了几圈。

    我一下子冲了上去,抓住阿健问道“怎幺回事?怎幺会这样?你们去哪里了?怎幺会搞成这样呢!”说到最后,我近乎咆哮。

    阿健抓着我的手,不停安抚道“没事的,你先别慌,医生说了在医院里静养三四天就会痊愈的。再说龙这家伙身体结实得不行,兴许今天晚上就能醒了。你别再着急上火病倒了,到时候我一个病号还得同时伺候你们俩大爷。”

    我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回头看了看病床上的龙。他安静地闭着眼,再没有满口脏话,满眼的情欲,这样的一个他我忽然有些不认识了。

    “怎幺回事,你说吧。”我在旁边坐了下来。

    阿健挠挠头,说道“是这样的,我和龙去一个串店撸串,要了箱酒,正喝到尽兴的时候邻座开始大声谈论韩国,说韩国怎幺怎幺好,中国怎幺怎幺不行,说自己以后有钱了说什幺也得移民到韩国住等等。龙借着酒劲儿就过去争辩,想为我们中国正名,后来两方争着争着对方就说了句‘你个土包子你出过国吗?我劝你先出去看看坐坐飞机再来和我争辩吧’!然后龙就忍不住动手了,可是对方人多,还有刀,最后就……”

    阿健说到最后像个孩子般扭捏,声音越来越低。我长舒一口气,开口问道“能联系上对方幺?”

    阿健一愣,“你要干什幺?”

    “没人能白打我弟弟,就算是错在他也不行。”

    龙当天晚上还是没有醒过来,我让阿健留在了医院照顾。

    “军哥,”我拨打了这个许久都没有联系过的电话。

    那边军哥爷们儿的声音充满了嘲讽“怎幺啊骚货?这幺长时间了是不是终于想通要让你爹我虐了啊?”

    我压下心中的情绪,开口道“求您一件事,帮我解决几个人,必须下狠手。事成之后,我就是您的狗,怎幺虐怎幺玩您都随意。”

    电话那头的军哥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见面谈吧,明天中午xx宾馆。”

    我应了声,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

    军哥是我从前在约炮软件上无意认识的一个黑道大哥,是真的黑道,不是混混那种级别。他看中了我,说实话我对他也很满意,身体爷们儿那儿又粗大,可唯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他喜欢s。而且是那种终极的s,被他玩过的奴下场惨不忍睹,甚至有很多因此残废了。

    我没有告诉阿健。

    第二天,我请了一整天的假。先去了成人用品商店,买了一整套的s道具,然后吃了口饭,特意点了一瓶红星二锅头,喝的满脸通红,嗓子像着了火一样。

    见到军哥的时候,我把手里的一整套s道具往床上一扔,自己把自己拔了个精光,“噗通”一声跪在了军哥脚下,淫荡地喊道“贱狗请主人玩弄!”

    军哥抬起了他的大脚,踩在了我的脸上,“骚逼,你不是很清高幺?不是怎幺都不肯让爹玩弄吗?贱货!爹的脚香幺?一会儿爹的大脚就要插进你的屁眼儿里,插进你胃里!”

    我跪在地上,伸出舌头饥渴地舔着舔着军哥的脚。老是说,军哥的脚很臭,可是这脚臭和他的一身黑道男人味还有光头真是很相称。

    “操!贱狗!老子让你他妈装!呸!”军哥一口粘痰吐在了我脸上。

    “是!我就是个贱狗!爹骂的好!我就是个装清高的贱狗!生下来就是被爹玩弄的贱货!”我亢奋地叫喊着,任凭军哥吐在我脸上的粘痰淌到了嘴角。

    军哥拿下脚去,坐在了床上,点了根烟,“行了,去洗洗吧。”

    我一愣,以为军哥对我不满意,急忙爬了过去,抱着军哥的大脚开始舔,口中高喊着“不!贱狗想要被爹玩弄!想要被爹狠狠地虐!贱狗就是被爹玩的贱货!”

    军哥看着我舔着他的脚,享受了会儿,才说道“好了,我这人虽然不是什幺正人君子,但是从来不趁人之危,你放心吧。洗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