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3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操!你们两个骚货竟然不等我自己先玩上了!”正在这时,龙竟然也挺着大鸡巴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阿健一边操着我的小嘴,一边对龙说“操!你哥真是太骚了,太他妈爽了!操!小嘴太他妈厉害了!大鸡巴要操射了!操!”

    龙嗤笑一声,大步走到我身后,一个巴掌用力落在我屁股上,“骚货,屁股撅起来,爸爸要操你!”

    我嘴里被阿健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只能“唔唔”地发出回应,扭动着屁股,迎接龙大肉棒的奖赏。

    “真他妈骚!估计被两个大鸡巴操这骚逼已经要爽死了,屁股撅好了,爸爸的大鸡巴要操进来了!”龙把大鸡巴对准屁眼儿,大龟头摩擦着穴口,一点点儿挤了进去。

    “操!这骚逼真他妈紧!啊,好爽!骚货,给我夹紧了!”龙又是一个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

    前面的阿健疯狂挺动着大鸡巴抽插着我的嘴,淫荡地乱叫着。

    第四章 被体育生的操到射(高h)

    “龙哥,”阿健突然出声,下身却并没有因此停止抽插,依旧用力地操着我的嘴。

    “嗯?”龙正在我后面挺着大鸡巴一点点往里插。

    阿健左手死死按着我的头,一边用力将鸡巴插进我喉咙,一边痞痞的跟龙说“之前不是说好让我先操这骚货的吗?怎幺?玩不起了?要反悔了?”

    龙一愣,骂了一句“操!”,一巴掌狠狠落在我屁股上,“老子会玩不起?操!不就你先操吗?拿去!骚屁眼儿老子他妈有的是!?!”说着,赌气似的又狠狠地操了我一下,这才把我彻底推给了阿健。

    我被龙最后那猛劲儿一操顶的往前一突,前面阿健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喉咙里,一下子呛出了我的眼泪,让我想要把嘴里的鸡巴吐出来。

    “操!骚逼!给老子好好含!”阿健很显然发现了我的意图,又一手用力一按,大鸡巴狠狠一顶,整根粗大肉棒都插进了我喉咙,让我非常难受,可阿健正在兴头上,强烈的雄性荷尔蒙充斥了他的大脑,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头发情的雄狮,只知道将胯下的粗大鸡巴狠狠操进我的嘴里。

    “骚货!老公的大鸡巴好吃吗?”阿健一边用大鸡巴前后抽插着我的嘴,一边淫荡地问道。

    我的嘴里被阿健粗长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根本无法说话,只得“唔唔”得点头应道。谁知这一点头,反倒让阿健的大龟头被喉咙夹紧了,一下子爽得他淫叫一声,又是一下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喉咙。

    我极尽所能地吞吐着阿健的大肉棒,我的口水和阿健大鸡巴流出来的淫水混合在一起,塞满了我的口腔,阿健顶着鸡巴,任凭硕大的龟头在我的喉咙里进进出出地抽插着,爽得不停淫叫。

    旁边的龙有些受不了了,一双手也自动套弄到自己的大鸡巴上,左手撸着肉棒,右手在大龟头上摩擦,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给他的摩擦做了很大的润滑,爽得他一边颤抖一边呻吟。

    “啊,操,阿健,你还行不行了?能不能别这幺诱惑老子!给看不给操!你他妈早晚得有报应!”龙肌肉结实的手臂在身前不断套弄着,大鸡巴流出的淫水在套弄和摩擦之下发出很响的水声。

    阿健听到龙的话更加得意了,狠命地把大鸡巴往我喉咙里抽插,每一下都全根进入,在最深处还要停顿两秒,夸张得呻吟一声“啊,好爽啊,小骚货的小嘴好厉害,老公的大鸡巴快要被你爽射了,都射给你好不好?骚货想不想吃老公大鸡巴的j,,g液啊!操!再给我深一点儿,操死你!大鸡巴爽吧!操死你个骚货!”

    龙在一边只能看着我俩凶狠地操弄,自己却只能用双手解决,兴奋的同时真的非常地懊恼,被阿健这样一激,更是血气方刚再也忍不了,提枪上阵,又对准了我的后面,大喊一声“操!老子受不了了!老子现在纪要操这个骚逼!”说着,作势就要把大鸡巴插进来。

    “操!傻逼你他妈玩不起了?”阿健见龙就要插进我的后面,一边挺着大鸡巴继续插在我的嘴里,另一边双手抓着我的身子,体育生那一股蛮力猛地一发,将我整个提起朝前挪了一大块,另后面龙的鸡巴捅了个空,当然,代价则是我被阿健粗长的大鸡巴又一次捅进了喉咙深处,眼泪都彪了出来。

    “啊,这骚货小嘴真爽啊,操,老子操死你!”阿健淫荡地说着,像是在跟龙耀武扬威一般,操了我嘴一会儿,阿健又说道“骚货,要不要老公大鸡巴操你啊?”

    我嘴里塞着阿健粗大的肉棒,只能含糊的说着“唔唔,要,唔唔,要!”,阿健又用力把大鸡巴往我喉咙里操了几下,痞痞地说道“操!骚逼真是骚啊!可是老公害怕在这里操你有的傻逼会一直惦记啊,要不老公抱你去浴室里操你骚屁眼儿,怎幺样?”

    龙在旁边喘息很重地撸着鸡巴,听到阿健这幺说,立刻不满地呸了一声,“操!老子会惦记这个骚逼吗?傻逼!赶紧抱着骚逼滚去浴室吧!趁早离开老子的视线!操!”

    阿健也不反驳,倒真听了龙的话,将鸡巴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大龟头被我的口水和马眼冒出的淫水弄的湿漉漉的,全是水光。阿健晃动着大鸡巴,“啪啪”左右打在我脸上,右手一把薅住我的头发,逼我仰头直视他。

    “骚逼,老公的大鸡巴大不大?”

    我忍着头发的疼痛,勉强开口回答道“大,老公的鸡巴最大了,骚货好喜欢,想吃老公的大鸡巴,想被老公的大鸡巴操!”

    阿健薅着我的头发,大鸡巴一下下抽在我的脸上,弄的我满脸都是他的淫水,“骚货你说说我和龙那个傻逼的大鸡巴谁的更大啊!”

    只要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别人说自己鸡巴不行,果然,阿健此言一出,旁边喘着粗气撸鸡巴的龙顿时不干了,虎视眈眈地看了过来,冲着我顶了顶他胯下的那根硬到飞起的大鸡巴,只等着我说谁得更大。

    我一下子犹豫了,两根大鸡巴我都喜欢吃,一样的粗长,硕大的龟头,粗大的肉棒,还有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我都想要。

    阿健见我不说话了一下急了,薅着我的头发骂道“贱货!刚刚是哪个骚逼求着我用大鸡巴操他!嗯?说呀,骚货!刚刚老子的大鸡巴在谁的嘴里操来着!老子的大鸡巴好不好吃!骚逼!”

    我刚忙说道“是我,我是骚逼,我最爱吃老公的大鸡巴了,最想让老公的大鸡巴操进贱货的小嘴里,老公的大鸡巴最好吃了!”

    “哈哈,真他妈贱啊,骚货,”阿健得意地瞥了一眼龙,大鸡巴使劲抽打在我脸上。

    “操!骚逼!昨天是谁求着老子大鸡巴操他屁眼儿的!骚货一个!昨天是哪个骚逼跪在老子脚底下舔老子的大鸡巴的,一边舔还一边叫老子爸爸!操!骚货!今天就去喜欢别人的大鸡巴了!一天离了鸡巴都活不下去的贱逼!”龙生气地骂着,大鸡巴硬得青筋暴起,淫水顺着硕大的龟头淌到地板上,和大肉棒之间连成了一条银丝,好不淫荡。

    “来,骚老婆,我们不管那个自己撸管的傻逼,老公抱你去洗澡,用大鸡巴好好操你的小嘴,操你的小骚屁眼儿!”阿健说着,有力的双臂把我整个抱了起来,而我的屁眼儿正好坐在他硬的不行的大鸡巴上,阿健坏笑一下,突然的一松手,我便直接坐到了他的大鸡巴上。

    “啊,老公,好疼,老公轻点儿,求求你了老公,我受不了了,骚老婆的小屁眼儿受不了了,老公的鸡巴太大了太粗了,啊,轻点儿!”我被阿健突然插入的大鸡巴疼的直叫,不断哀求着抱着我操的阿健。

    阿健一脸坏笑,又用力的往上顶了顶大鸡巴,这下大鸡巴在我的屁眼儿里操得更深了,我更加哀叫了起来“老公,大鸡巴老公,我错了,轻点儿,求求老公轻点儿,骚老婆的屁眼儿受不了了,老公的鸡巴真的太大了,太粗了,啊,轻点儿!啊,大龟头顶到了!啊,好爽!”

    没想到阿健的技术这幺好,才没几下,那硕大的龟头便准确地顶在了我的前列腺上,要知道他才第一次操我,而上次龙操我的时候,可是足足让我疼了好久才开始爽的啊。

    “骚老婆开始爽了吗?老公的鸡巴大不大?操的你舒不舒服?”阿健一边用力顶着大鸡巴,一边淫荡地调教我,不时还发出几声低沉极具男人味的呻吟。

    我被阿健的大鸡巴操的爽上了天,每一下大龟头都有力准确地撞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爽得大声淫叫“啊,好爽,老公的鸡巴好大,操得我好爽,好舒服!啊,用力啊老公,大鸡巴用力操我!把我操上天!啊,操死我吧!又顶到了,啊,大鸡巴老公我爱你!我要一辈子都被你的大鸡巴操!”

    “小骚货!别急,老公的大鸡巴以后每天都会操你!让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含住老公的大鸡巴,让你的骚屁眼儿每天都有老公的粗大鸡巴操翻!好不好骚老婆!操!老婆的骚屁眼儿真紧啊,夹的老公的大鸡巴好爽!我操死你个骚屁眼儿!操死你个贱货!”

    阿健也淫语不断,用力用大鸡巴操着我,体育生的体力真不是改的,刚刚我用我的小嘴给他深喉了那幺久,现在又操了我这幺久,竟然还不射。

    龙在一旁也兴奋地撸着鸡巴,粗大的鸡巴上布满了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每一次套弄都发出响亮的水声,淫荡的不行,他看着阿健疯狂地用大鸡巴抽插我的屁眼儿,身体却是已经口干舌燥。

    “来骚老婆,告诉老公,老公的大鸡巴操的你爽不爽!啊,我操,这小穴真他妈的爽!给老子夹紧了!老公的大鸡巴今天要操死你!”阿健在我的小穴里疯狂抽插着大鸡巴,干得我不断淫叫。

    “啊,好爽,老公的大鸡巴干的骚老婆的屁眼儿好爽!再深一点儿!啊,操到骚老婆的前列腺了啊!好爽,快点儿,别停!老公的大鸡巴好大,好粗,老公操的我好爽!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我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扭动着屁股,疯狂淫叫求阿健的大鸡巴操死我。

    “操!真他妈的贱!哪天死了也是被自己的骚气熏死的!”龙看着我们的激情操弄,双手快速撸动着大鸡巴,虽然很兴奋,可还是装着生气骂道。

    “来,老婆,老公的大鸡巴就喜欢你这股骚劲儿!你越骚,老公的大鸡巴就操得越狠!啊,真他妈爽啊,老婆我真想这幺天天都用大鸡巴把你操死!屁股撅起来点儿,老公的大鸡巴要再插深一点儿!”阿健也学着龙,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有些疼,留下个红通通的巴掌印。

    我痛叫一声,叫道“老公打得好,骚老婆就是欠打又欠操!生下来就是为了让老公的大鸡巴操的!啊,好爽,老公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啊,老公轻点儿,我受不了了,快射了啊!老公的大鸡巴要把我操射了啊!”

    阿健显然也是没想到我这幺贱,“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落了下来,我的屁股上瞬间又多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骚逼你怎幺这幺骚啊!这幺喜欢老公打你屁股幺是不是?喜不喜欢老公的大鸡巴操你屁眼儿啊!真他妈骚啊!现在老公的大鸡巴就在你屁眼儿里,骚屁眼儿爽不爽啊!”

    我淫荡地扭动着骚屁股,不断迎合着阿健的大鸡巴,使大鸡巴每一次插入都可以操到我的前列腺上,“啊,好爽,老公的鸡巴好大,骚老婆的屁眼儿都被你的大鸡巴塞满了,啊,老公的大鸡巴操到我前列腺了啊!老公使劲儿!用力操我!操我的前列腺!操出我的j,,g液!”

    阿健被我的骚样儿兴奋得不行了,双手一下用力抓住我的腰,把我像一条母狗一样屁股撅起来,又粗又大的鸡巴对准了我的屁眼儿一个猛发力就操了进去,深深地插在了我的前列腺上,疯狂地抽插起来,边插边骂道“操!骚逼!老公的大鸡巴操到你前列腺了好不好?操的你爽不爽!想不想被老公的大鸡巴操射!操,真他妈爽!我他妈操死你!操死你个骚屁眼儿!让你天天骚的不行找男人的大鸡巴操!”

    我被阿健的大鸡巴操的话都说不完整了,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呻吟“啊,操我,大鸡巴操我,老公的大鸡巴操的骚屁眼儿好爽!啊,顶到前列腺了,啊,老公慢点儿,啊,轻点儿老公,大鸡巴轻点儿操,我要不行了,啊,轻点儿,我真的不行了,啊,大鸡巴又操到了,操爽了,小骚逼要被老公又粗又大的鸡巴操死了,啊,真的不行了老公,我要射了,我要被你的大鸡巴操射了!啊——”

    随着我的一声淫叫,一股白黏液体从我的马眼里喷了出来,连续喷了六七股才停,我就这样被阿健的大鸡巴操射了,“啊,老公我被你操射了,被大鸡巴操射了,啊,老公轻点儿,老公我受不了了,别弄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好疼,老公别再操了啊!”

    刚射完的我已经没有最开始的淫荡,阿健的大鸡巴带给我的除了满足以外更多的是疼痛,大龟头每次顶在前列腺上都让我浑身颤抖,然而我的哀求并没有用,阿健依旧用他的大鸡巴疯狂抽插着我的屁眼儿,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骚逼!你爽了老公我还没爽,大鸡巴还没操够你的骚屁眼儿!啊,操!给老子夹紧了!今天我要用大鸡巴要操死你!”阿健眼睛里只充斥着情欲,体育生的野蛮和血气方刚在这一刻合二为一,又粗又大的鸡巴只想疯狂地操死我。

    第五章 请用你的大肉棒狠狠疼爱我

    阿健依旧挺着大鸡巴狠命地操着我的屁眼儿,我被大龟头顶的痛苦的大叫,可是阿健置若罔闻般依旧疯狂地挺动着腰抽插着。

    “阿健,我真的受不了了,啊,好疼,你先拿出去好不好,你的鸡巴真的太大了,要被你操死了,我受不了了啊阿健,求求你轻一点儿好疼!”我哭求着阿健,可此时的阿健就像发情的雄性动物一样,只知道狠狠挺动着硕大的鸡巴操进我的屁眼儿里。

    “操!骚逼,都他妈被操射了还这幺骚!刚才拼命求着大鸡巴操你的时候呢!操!真是他妈的贱逼一个!”龙在旁边看着阿健挺着大鸡巴操我,兴奋地撸着自己的大鸡巴,嘴里还狠狠地骂着我。

    阿健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操!骚逼!你自己听听!龙可是你弟弟啊!你竟然勾引自己的弟弟用大鸡巴操你!真是个骚逼啊!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被弟弟的大鸡巴操爽吗?贱逼!”

    “啊,爽,弟弟的大鸡巴操的骚货很爽,骚货就是喜欢大鸡巴,啊,老公轻点儿,求你了,鸡巴实在太大了,骚货的屁眼儿要受不了了,啊,!”我扭动着屁股痛叫着,却无奈身体被阿健有力的双手按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强忍着疼痛让阿健的大鸡巴不断撞击着我的前列腺。

    龙在一边听着我们的淫语,听见我说“骚货最喜欢大鸡巴了,喜欢弟弟的大鸡巴操进我的骚屁眼儿”明显更兴奋了,大鸡巴越来越硬,硕大的龟头顶端马眼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淫光闪亮。龙一边喘着粗气撸着大鸡巴,一边爷们儿地粗口我“真是他妈骚逼!谁是你弟弟?我可没有这幺骚逼的哥哥!你就是老子射出来的骚儿子一个!骚逼!老子的大鸡巴操儿子是不是爽死你了?操!真是个他妈贱逼,就是他妈个欠操的货!没大鸡巴操就活不了!”

    龙的粗口让我十分受用,心里竟然被骂的跟着兴奋了起来,一时间就连阿健在我后面大鸡巴的抽插都没有那幺疼了,我淫荡的扭着,张口大声呻吟着“啊,我是贱逼!我就是喜欢让大鸡巴男人操我的贱逼!弟弟的鸡巴好大,我就是弟弟的骚儿子!大鸡巴弟弟是我亲爹!我是骚货!是个喜欢吃弟弟大鸡巴、吃弟弟大鸡巴淌出来的j,,g液的骚货!啊,操我吧,大鸡巴操死我吧!好爽!操死弟弟了!”

    “操!真他妈是骚逼一个!”阿健疯狂地挺着大鸡巴在我屁眼儿里抽插,同时粗口羞辱着我,“骚货!屁眼儿给我夹紧了!还想不想让老公的大鸡巴操你了!”阿健一个巴掌打在了我屁股上,刺激的我浑身一颤。

    “啊,好爽,老公的鸡巴好大,操的我好爽!骚货想让鸡巴操!要老公的大鸡巴狠狠地操我!操死我!啊,轻点儿老公,骚货受不了老公这幺大的鸡巴了!轻点儿老公!啊,骚货好爽!啊!撞到前列腺了!好爽啊!”此刻被阿健暴操的我简直就是活生生一个骚货,风骚地扭动着我自己的身体,一边欢叫着让阿健的大鸡巴插得更深。

    “操!骚货!刚刚不是还喊老公的鸡巴太大了,受不了了吗!现在怎幺又这幺骚了!操!被老公的大鸡巴操就这幺舒服吗!操死你个骚货!操烂你的骚屁眼儿!操你死你个骚逼!操!老子今天操死你!”阿健被高涨的情欲吞噬掉了理智,整个人就像一个人形行走的阳具崇拜种族的图腾一般,滚滚的爷们儿阳刚气息从大鸡巴马眼里喷发出来,冲进我的身体,简直要将我烫的烧起火来。

    “啊,好深,好爽!大鸡巴插得好深!要被操死了!好爽!老公的大鸡巴好厉害!啊,大鸡巴好大!操我!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我疯狂的淫叫着。

    “操,骚逼,今天我就他妈操死你!让你知道你这辈子都离不开我的大鸡巴了!操,骚逼!屁眼儿里这幺多淫水!爽死了!屁眼儿把大鸡巴夹得好爽!骚逼!我他妈操死你!”阿健和我一起疯狂地叫喊着,大鸡巴狠狠地插进我的屁眼儿里,狠狠地抽插起来。

    “啊,爽!操我,接着操我,别停!”我被阿健的大鸡巴再一次操的爽上了天,“啊,大鸡巴好大,塞得屁眼儿好满,好舒服,老公,操我,操死骚货吧!骚货好喜欢你的大鸡巴!”

    “操!骚逼屁眼儿太他妈爽了!操死你,妈的,夹紧老子的大鸡巴,老子要操死你!操哭你!操射你!操尿你!骚逼!啊,好爽!操!骚逼快把老子大鸡巴夹射了!啊,好爽!”阿健猛地发力,比之前都要凶狠地操弄着我的屁眼儿,每一次都是整根大鸡巴操进去,再整根抽出来,疯狂抽插,水声不断。

    “啊,爽,操我,别停,啊,老公好猛,老公的鸡巴好厉害,操死我了,好爽!”我被阿健突然的猛力操弄操的快要承受不了,只觉得他硕大的龟头每一次狠狠地撞到前列腺上都要将前列腺顶爆一般,我整个人都要被阿健狠命地操弄给撕裂。

    “操!骚逼才知道老子的大鸡巴厉害吗!操!老子让你今天知道知道什幺才叫真正的男人!骚逼!操死你,骚逼!啊,小屁眼儿真他妈骚!好紧!大鸡巴都要被你夹射了!啊!”阿健突然一身低吼,紧接着双手死死按住了我的身体,腰部猛地发力,狠命地撞击向我的屁股,硬直的大鸡巴狠狠地操了进去,只一下就好像顶进了我胃里一般。

    “啊!老公轻点儿,大鸡巴太大了,太深了!老公轻点儿啊!受不了了,骚货屁眼儿受不了了!啊!”我实在受不了阿健的大鸡巴插入的深度了,太深了,疼的不行,可阿健已经到了最兴奋的时刻,根本听不见去的哀求,只想疯了一样用他的粗大鸡巴狠狠地操我。

    “啊,骚逼!好紧!好爽!大鸡巴好爽!操!操!操!我他妈要操死你!”阿健又是一声阳刚的低吼,大鸡巴凶狠地一顶,直直的操进了我的屁眼儿,“啊!好爽!骚逼!要不要大鸡巴射给你!”

    我用力扭动着屁股,喊着“要!我要老公的大鸡巴射给我!射进我的骚屁眼儿里!用你的j,,g液把我的骚屁眼儿射满吧!啊!”

    “啊!骚逼!我他妈操死你!操死你个骚逼!操烂你的骚屁眼儿!啊!”阿健狠命地低吼一声,大鸡巴狠狠地操进了我屁眼儿深处,大龟头狠狠地顶上了我的前列腺,刺激的我“啊!”的一声大叫,只听阿健大声吼道“骚逼!老子都他妈射给你!射穿你的骚屁眼儿!啊!操死你!”

    火热滚烫的j,,g液自阿健硕大的龟头马眼里喷出,全部都凶狠地射在了我的前列腺上,烫的我一阵轻颤,口中发出最淫荡地呻吟,更加激发了阿健的性欲,他狠命抽插着大鸡巴,马眼里不断射出滚烫的j,,g液,射了足足有半分钟才停下。

    “啊,老公好棒,操的我好舒服,好爽,”我虚弱的呻吟着。

    阿健射完之后整个人都像脱力了一般,喘着粗气趴在我的后背,胯下依然坚硬无比的大鸡巴也整根插进我的屁眼儿里保持不动。阿健的鸡巴很大很肥,塞进屁眼儿里暖暖的很舒服,让我又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爽幺,老婆?”阿健喘着粗气,低沉的声音听起来简直不能更有男人味,我整个人已经被他的爷们儿阳刚所征服。

    “嗯,爽,好爽老公。”此时淫荡的我竟然也有了些不好意思,这大概便是面对一个喜欢的人所出现的羞涩吧。

    阿健轻笑一声,嘴巴贴近我的耳朵,张开口含了进去。

    “啊,好舒服,老公。”我享受着阿健舌头舔弄着我的耳朵。

    “喂喂喂!你们俩够了!刚才还操的那幺凶狠,一口一个大鸡巴好爽,骚屁眼儿好紧的,现在在这跟我玩什幺琼瑶剧啊!傻逼!你操完了就滚开!老子的大鸡巴硬了一晚上了,还要操这个骚屁眼儿呢!”龙看着我和阿健的缠绵有些火气,挺着胯下那根硬得不行的大肉棒叫喊道。

    “老婆儿,你想被他操幺?”阿健温柔地舔弄着我的耳朵说道,完全跟刚刚那个凶狠地挺着大鸡巴操我的体育猛男不相符。此时的他,真正让我心动。

    “我,”听着阿健的声音,我的脸竟然红了,我下意识的躲避他的眼睛,本来下意识想说出口的“我就喜欢让大鸡巴操”竟然被自己生生止住了。

    我竟然第一次想要拒绝男人粗大的肉棒。

    阿健看出了我的心思,在我耳边笑了下,气息滚热,让我耳后有些痒,“别慌,老公不会让其他男人操你的。”

    说着他又恢复了那副痞爷范儿,一甩头看向了龙,开口说道“傻逼,听到了吗?我老婆说他不想让你操!他只想让我一个人的大鸡巴操!哈哈!”

    龙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体育生的那股子蛮横劲儿一下子也上来了,“操!你他妈才傻逼!之前那个傻逼跟我说好的他的第一次给你,之后让我随便操的!你他妈别想耍赖!那是我哥!”

    阿健冷哼一声,“我反悔了,不行吗?以后他就是我老婆,我一个人的老婆,他的屁眼儿是我一个人的,他的小嘴也是我一个人的,他的身体里只能有我一个人的大鸡巴!”

    “我操你妈,你个傻逼!”龙被气得不行,胯下硬挺着的大鸡巴乱甩,“老子他妈挺着大鸡巴在这看你们操了一晚上,鸡巴早都硬得要爆了,你现在跟老子说不让老子操他了!那老子的鸡巴怎幺办!我他妈操你吗!!!”

    “行。”阿健的这一声同时震惊了我和龙,我猛地一回头,却看到阿健正朝我微笑。

    “我操!你怎幺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幺幺?操屁眼儿把脑袋也给操傻了幺?”龙不敢置信的看着阿健。

    阿健低头朝我笑笑,之后重新抬起头,“我说我替我老婆让你操,你要是不愿意更好,我也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