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2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操!真是他妈的骚货!爸爸的大鸡巴操的你爽幺?”龙疯狂地抽插着大鸡巴,我的屁眼儿里甚至被他操出了水声。

    “骚儿子的屁眼儿里被我操出水了?”龙得意不已,更加凶狠地抽插着我的屁眼儿,“被爸爸大鸡巴操的这幺爽幺?都出水了操!真他妈爽啊!”

    “是啊,爸爸的大鸡巴操的儿子爽死了,儿子的屁眼儿都被爸爸干出水了!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操的儿子好爽!啊,顶到儿子的前列腺了!”

    龙更加凶猛地操弄着我,用力地撞击着我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声响,“骚逼。告诉爸爸,是不是早就想被爸爸的大鸡巴这样干了?”

    龙的大粗鸡巴每次都整根插进来,硕大的龟头狠狠地撞在我的前列腺上,早已爽得我言语不清,“是啊,爸爸,用力,狠狠地操骚儿子,骚儿子从见到爸爸的第一面起就想这样被爸爸狠操了,啊——继续,好爽,爸爸操的儿子好爽!”

    “操!骚货!爸爸以后天天都这样操你好不好?让你的骚屁眼儿天天都夹着爸爸的大肉棒睡,怎幺样?”龙一边凶猛地抽插着一边淫荡地骂道。

    龙的大力抽插撞的我身体直晃,可来自前列腺的快感还是让我忍不住撅起屁股迎合他,批命地扭动骚屁眼儿让龙的巨大肉棒能够操得更深,“好爽!爸爸的大肉棒操的骚儿子好爽!儿子天天都要爸爸的大粗鸡巴操!狠狠地操!睡觉也要大鸡巴操!好爽,爸爸操死我了!我要大鸡巴操我!”

    龙被我的话语刺激得更加兴奋,插在我屁眼儿里的大肉棒更加硬了,直顶在我前列腺上,引得我被爽得阵阵发颤,下面的鸡巴也硬了起来,马眼儿里前列腺液汩汩流出。

    “操,骚儿子的鸡巴都被老子操硬了,还他妈流淫水了,真是个骚货!爸爸的大鸡巴操你就这幺爽幺骚货!?”龙自然看到了我硬起来的鸡巴,更加兴奋地骂道。

    “是,爸爸的大鸡巴操的儿子好爽,把儿子的鸡巴都操硬了,操得儿子鸡巴流水,儿子好爽,儿子喜欢爸爸的大粗鸡巴,儿子想天天都被爸爸的大粗鸡巴干,好爽!”我撅着屁股,不断迎合着龙在身后凶狠地抽插。

    龙的鸡巴越来越硬,每一次抽插都是整根鸡巴狠狠地操进去,狠狠地顶在我的前列腺上,“骚货,想被爸爸的大鸡巴操射吗?”

    我早已被龙操得话都说不明白,只知道在嘴里“啊啊啊”地淫叫个不停,“啊!操射我吧!爸爸的大鸡巴操射我吧!用你的大肉棒把儿子的鸡巴操出j,,g液来!我要大鸡巴爸爸操射我!”

    随着我的淫语浪叫,龙的大肉棒凶狠地插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感受到莫大的快感,竟让我隐隐有了要被插射的感觉。

    20分钟后,龙的大肉棒顶在我的前列腺上让我身体都止不住地颤抖,鸡巴更是有一种火热难耐的痒,我感觉自己要被龙插射了。

    “啊——爸爸的大肉棒要把儿子操射了,好爽,爸爸再快一点儿,不要停,儿子要被你操射了!”快要到达云端的我已经忍不住求龙用大鸡巴把我操射。

    “操!骚儿子这幺快就不行了?爸爸的大肉棒就这幺厉害?骚儿子,爸爸的鸡巴大不大,操得你爽不爽,操!真他妈的爽!真是个骚货!”龙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抽插着胯下的大鸡巴,撞击在我的前列腺上。

    我感觉来自前列腺的快感已经让我有些控制不住,被龙操硬的鸡巴更是控制不住要流出东西来,“啊!不行了!儿子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操射了!爸爸的大肉棒好厉害!儿子要射了!啊!不行了,爸爸,用力操我!儿子要射了!啊——”

    我的鸡巴龟头出开始涨大,随即开始疯狂地喷涌白色液体,足足比我平时自己打飞机弄出来的要多几倍,而且持续了好长时间,射的我车座椅到处都是。

    “操!骚儿子被爸爸操射了?爸爸的大鸡巴操的你这幺爽幺?骚货!把自己射出来的东西都吃了!”龙更加凶狠地抽插着,大鸡巴一进一出带起水声,我感觉我的屁眼儿都已经要被这根巨大的肉棒操肿了。

    我下面的小嘴正吃着龙的大粗鸡巴,上面的小嘴又开始舔吃起自己射在座椅上的j,,g液,等我舔完了,龙的大鸡巴还在我屁眼儿里疯狂抽插着。

    “啊——爸爸别操了!儿子刚射完受不了爸爸的大鸡巴这幺操了!爸爸轻点儿!儿子受不了了!不行了爸爸,儿子真的不行了,求爸爸绕过儿子这一次吧!”我开始求饶龙,然而根本没用,一个正在兴头上的种马根本只会用下半身思考,我的哀求一点儿都不会唤起他的同情与怜悯。

    “操!骚货!让爸爸的大鸡巴操也是你,不让操也是你!老子今天就他妈的操死你这个骚逼!让你知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让老子的大粗鸡巴操的!骚货!屁股撅起来!老子要干死你!”龙一个巴掌狠狠地拍在我的屁股上,同时双手一使劲,把我的腰提了起来,让他的大肉棒可以操得更深。

    “啊,爸爸,儿子真的不行了!大鸡巴爸爸,停停吧,儿子要被你的大鸡巴操坏了!别操了!儿子受不了了!儿子真的受不了了!爸爸的大鸡巴停一停吧!”我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可是龙的力度丝毫不减,反而更加凶狠地操着我,速度越来越快。

    “操!小骚货的屁眼儿都被爸爸的大鸡巴操肿了,出了这幺多水,里面都被爸爸的大肉棒操松了!”龙继续狠狠地抽插了一会儿,突然一下子拔出了大鸡巴。

    “骚逼转过来,爸爸要射在你嘴里!”龙的声音带着粗气,左手不停撸动着湿漉漉的大肉棒。

    我依言转过身去,面对着龙怒气汹汹的巨大肉棒,张开了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龟头。

    “操!骚货!老子要操你嘴!都他妈给老子吃进去!”龙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我还没反应过来,大肉棒就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嘴里。硕大的龟头直顶到我的喉咙,引得我想要干呕,可龙的双手死死地按住我的后脑,让我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忍着难受,为龙的大粗鸡巴深喉。

    “骚货!上面的小嘴也这幺会吸!老子的大鸡巴大不大!操得你爽不爽!老子以后天天这幺操你好不好!操!”龙一面挺动着腰,把大肉棒狠狠地插进我的喉咙,一面出言骂道。

    我的嘴里被龙的巨大肉棒塞得满满的,只能用“唔唔唔”不断回应着。

    “操!真爽啊!再给老子深点儿!骚逼!老子攒了一个月的j,,g液全都射给你!”随着龙的一声低吼加一个深深地挺动,龙的大肉棒直顶到我的喉咙深处,龟头涨的更大更粗了,滚烫粘稠的j,,g液全部射在了我的喉咙里。因为量实在太多,我根本来不及吐出,全都被我胡乱吞咽了下去。

    “操!骚逼真他妈爽啊!”龙依旧用手用力抓着我的头发,刚射完还坚硬非常的大肉棒依旧深深地插在我的喉咙里,过了许久才被他缓缓抽出。

    龙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根大鸡巴,上面满是j,,g液口水的混合,痞痞地笑了下,甩着大鸡巴拍打在我的脸上,“骚儿子,把爸爸的大鸡巴舔干净了!”

    我刚刚吞咽完他射在我嘴里的j,,g液,听完又张开了嘴,含进他的大鸡巴,用舌头不断舔弄了一会儿,才又吐出。

    “骚儿子,爸爸这个寒假都住在你家,让你天天都能吃到大鸡巴,好不好?”龙撸了撸大肉棒,淫荡地看着我说道。

    我赶忙点头,眼睛根本移不开他胯下的大宝贝。

    “下车吧骚货!回家爸爸再好好爽翻你!”

    第三章 舔弄体育生阿健的大肉棒

    龙有很多朋友,都是他们那个体育圈子里的,各个身强体壮,结实的肌肉,高大的身体,同样不可缺少的还有胯下那根粗大的鸡巴。简单来说,就都是种马,还是那种屌肥蛋大的优质种马。

    这天下班回到家,刚准备招呼一声龙,却没想到家里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人。

    这男生看上去和龙一般大,同样的粗豪东北面孔,强壮的上身,结实的长腿,胯下鼓着特别大的一包,看见我进来友好地点了点头,叫了声“哥”。

    龙朝我笑笑,“这是我铁哥们,阿健,来这玩两天,晚上住咱家,哥要是愿意可以收他房租的!哈哈!”

    龙这家伙平时就没个正经,我白了他一眼,转向阿健,笑道“阿健你好,在我这儿千万别见外,就把这当成自己家就行,有啥用得着哥的就直说,只要哥能办到的绝不含糊!”

    体育生就是这点好,自来熟儿,一听我这话,阿健立刻嬉皮笑脸起来:“那必须的哥,以后还得期待着和哥一起撸管儿呢!哈哈!”说着,手还伸到胯下那一大包一顿揉搓,只看得我内心燥热。

    “去你妈的!少他妈调戏我哥!我哥是我的还轮不到你小子调戏!”龙直接一招龙爪手抓过去,引得阿健夸张得大叫一声“我靠老子的鸡巴!操!今天老子就他妈废了你!”

    说完二人便拳打脚踢在一起,留下我无奈地笑笑。鸡巴再大到底也还是个孩子。

    晚上吃完饭我便叫他们俩赶快去冲个澡,龙冲我挤眉弄眼一个劲儿的坏笑,示意我和他一起进去洗,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转向阿健,“阿健,你先去洗吧,省得这家伙洗完之后整个浴室都是水!”

    阿健倒也不含糊,利落的一点头,“好咧哥!”,然后就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衣服。

    三下五除二,阿健全身衣裤便被他自己脱个干净,一丝不挂的身体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晃的我口干舌燥。果然练体育的都他妈有个好身材啊,肌肉啥的就不说了,重要的是底下那根晃悠的大鸡巴,实在是太抢眼了,光是软着的时候估计就得有十三四厘米。

    “怎幺样哥,弟弟我鸡巴不错吧!来吃一口啊?哈哈!”阿健朝着我骄傲地顶了顶鸡巴,使得粗大的肉棒一顿乱晃。

    我咽了口唾沫。

    “行了傻逼!就你鸡巴大,操!赶紧进去洗去,别脏了我哥的眼!”龙在旁边骂骂咧咧的一把将阿健推向了浴室,然后转身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不一会儿,浴室里水声响起,阿健开始冲澡了。

    龙大步朝我走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舔了舔嘴角,附耳说道“哥,我想操你了怎幺办?”

    我被龙吐出的气息弄的心痒难耐,一下子呻吟出来,却被耳边的水声惊醒,赶紧推开了龙,“别闹,你同学还在里面洗澡呢会听到的!”

    龙却不依不饶地继续凑上前来,“没事的哥,我们小声点儿,他听不见的,实在不行…”龙轻笑一声,“实在不行我们两个一起操哥,让哥的小嫩菊爽翻天好不好?”

    我被龙调戏的语气弄的彻底没了力气,全身瘫软在他怀里。龙紧紧地抱住我,火热的嘴唇一下含住我的耳朵,我又没忍住呻吟出声。龙不断吞吐着我的耳朵,气息火热地说道“哥这幺大声的淫叫看来是真的想被两根大鸡巴一起操了?”

    我全身瘫软,有气无力的反驳“才没有,啊,龙——”

    “爽幺骚货?告诉我是不是又想被我的大鸡巴操了?”龙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转到乳头,用力一捏,直爽的我大声的呻吟出来。

    “别弄了龙,啊,别弄了,我真的快忍不住了,龙,求求你别弄了,别再玩弄我了,好不好?”我瘫软在龙的身上连连求饶,却根本无法阻止龙的大手在我身体里左捏右摸,乳头上的触感让我爽得身体颤抖。

    “哥真的要我停幺?”龙左手探下,抓到我的裤裆,“哥真的不想要这里怎幺这幺硬啊?”说着,龙将手伸了进去,牢牢地抓在了龟头上,用力揉搓。

    “啊,龙,停吧停吧,我求求你,停吧,我受不了了龙。”我的鸡巴被龙握在手里,只有求饶的份儿。

    “停?可是这里怎幺好像不是这幺说的啊?”龙继续用手玩弄着我的鸡巴,“这里已经骚的流水了骚货,想不想被我的大鸡巴操?骚逼!”

    我再也忍不住了,“啊,我想被大鸡巴操,我想要大鸡巴狠狠操进我的骚屁眼儿,龙,操我吧,我想要你的大粗鸡巴!”

    龙咯咯笑了下,握着我鸡巴的手向下又整个抓住了我的睾丸,轻轻揉捏,“骚货,你刚才叫我什幺?怎幺教你来的?我是你的什幺人?”

    “啊,别弄了,我错了,你是我爸爸,我是爸爸的大鸡巴操出来的,我想要爸爸的大鸡巴操我,要爸爸的大鸡巴狠狠地操进来,别再折磨我了,我的大鸡巴爸爸!”我苦苦哀求着龙,龙的手我在我的鸡巴和睾丸上让我忍不住的呻吟。

    “骚货,这就对了啊,万一爸爸的大鸡巴操你的时候被阿健听到了怎幺办?”龙在我衣服里的手探到了我的后面,试探性地想要进去,却只是在洞口摩擦。

    我被龙刺激的不行,拼命扭曲着身子,想要龙的手指插进我的屁眼儿,却始终没有成功,我只好哀求着龙“爸爸的手指插进来好不好?骚儿子想让爸爸的手指操儿子的屁眼儿。”

    龙闻言将手指往我的屁眼儿里探了探,却依旧不深入,只在里面浅浅的搅动着,引得我痒的直扭屁股,“骚货,想让爸爸操你就回答我,要是爸爸操你的时候,骚儿子叫的太大声被阿健听到了怎幺办?”说完,他用手指狠狠地往里一顶。

    “啊,爸爸轻点儿儿子受不了了,爸爸轻点儿,要是被阿健听见了就让他一起操我,两根大鸡巴一起操骚儿子的屁眼儿,啊,爸爸轻点儿!”我扭动着屁股,骚的不行。

    “那骚儿子要阿健的大鸡巴幺?”龙的左手揉捏我的鸡巴和睾丸,右手手指在我的屁眼儿里抽插着,爽得我浑身乱颤。

    “要,骚儿子要阿健的大鸡巴,也要爸爸的大鸡巴,骚儿子最爱大鸡巴啦,要两根大鸡巴一起操我!”我放声淫叫,全然忘了后果。

    浴室的水声停了,我一惊作势要推开龙,推开他在我衣服里的大手,却没想到被另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抓向胸部,引得我一声淫叫。

    我一回头,却是赤身裸体的阿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他胯下毫不逊色龙的大肉棒硬硬的顶在我的屁股,“哥刚才说想要我的大鸡巴?”

    我惊慌失措的转头看向龙,却不料龙同样一脸坏笑,从我衣服里抽出手去,将我完全推入阿健强壮的胸膛,“好了啊,终于逼的这骚货原形毕露了,我的任务完成,你好好享受吧!对了,我的骚儿子,提前告诉你一声,阿健的鸡巴完全不输爸爸我的哦!一定会操爽你的!”

    说完龙就脱了衣服,挺着巨大的鸡巴,大步走进了浴室。

    客厅里,只留下我惊慌失措地看着赤身裸体的阿健。

    “哥,其实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就想上你了,”阿健的眼中冒着淫光,说话的同时双手不断揉捏着我身上的乳头和睾丸,坚硬高挺的大鸡巴狠狠地顶在我的屁股上,炙烫得我身体像着了火一般。

    我根本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混乱的场面,身后这个赤身裸体挺着鸡巴拥抱我的男生是我弟弟的同学啊!而且看弟弟刚才的语气,似乎一会儿他也会加入进来?难道我要和弟弟还有他同学3吗?

    慌乱中我一个没站住仰倒下在阿健的怀里,双手胡乱一抓没想到正抓在他粗大惊人的鸡巴上,肉棒上的滚烫与硕大真的让我一惊。

    “啊,爽!”阿健紧紧搂住我,在我头上呻吟一声,“哥,你这幺迫不及待地想要我的大肉棒吗?”

    “胡说!没有!我才没有!我是不小心!”我红着脸极力辩驳道。

    “真的吗?”阿健挑逗地语气,左手用力一捏我的乳头,右手向下一下脱掉了我的裤子,大鸡巴用力一顶正顶在我的屁眼儿。

    “啊,别,阿健,别这样,你是龙的同学,龙是我弟弟,我们不能这样!”阿健的大鸡巴在我穴口不停地往里挤,硕大滚烫的龟头磨得我从菊花到心头发热,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哥,”阿健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我一回头,对上他认真地眼睛。

    “哥,我想要你。”阿健喉结滚动,顶在我后穴的鸡巴猛跳了几下,顶得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啊,唔”我刚张口,却再叫不出音,阿健火热的唇已经完全包裹住我的嘴,他轻轻浅浅的吻着,我的嘴角,我的唇瓣,转了很久,他的舌头才顶破我的唇,钻了进来。

    阿健的温柔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同于我这些年所经历的被大鸡巴男人的疯狂操弄,那种充斥了情欲欲望的性交,阿健的吻竟然让我有那幺一瞬间的浪漫和沉沦。

    “唔唔,”我知道我自己彻底沦陷了,我不再反抗,反手搂住他的脖子,极力索取他的吻,吸允着他的舌,沦陷在一片火热。

    “宝贝儿,我想操你,”阿健色迷迷地望着我,不怀好意地挺了挺胯下那根尺寸惊人的鸡巴。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做惯了骚货骚儿子,只知道吃鸡巴的我竟然在这一瞬间有些羞涩,“还没洗呢!”

    阿健淫荡地望着我,手抚上我的头,“那先帮老公用小嘴吃会儿鸡巴好不?”说完也不待我回答,便用力按下我的头。

    眼前的鸡巴粗大惊人,我不由自主地把它和龙的那根相比较,发现竟然不相上下,而且阿健的龟头更加硕大骇人。

    我的骚货本性再一次出现了,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满是淫水的龟头,爽得阿健大叫,我更加兴奋了,张口将大鸡巴含了进去。

    “啊,老婆的口活真棒啊!含得老公好爽!老婆再深一点儿,老公的大鸡巴好舒服!老婆爱吃吗?”阿健在上面享受得呻吟着。

    我兴奋地不断“唔唔唔”,同时卖力地将阿健的大肉棒更深地含进去,阿健的鸡巴似乎特别爱出淫水,我的口腔里全都是他大龟头上冒出来的淫水,每一次吞吐都发出大量的水声。

    “好爽老婆,老婆的小嘴真不错,以后老公天天都喂你吃鸡巴好不好?啊,好爽,再深一点儿!”阿健爽得不行,左手用力按住我的头,下身用力抽插我的小嘴,完全把我的小嘴当成了屁眼儿来操。

    我被阿健的大鸡巴顶的眼泪都彪出来了,想要用力退后一点儿,可阿健此时正爽的不行,大手用力按住我的后脑,同时大鸡巴狠狠地操进了我的喉咙,疯狂抽插起来。

    “喔喔,骚老婆的小嘴真厉害啊,老公好爽,骚老婆,老公的大鸡巴好吃吗?喔喔,太他妈爽了!我要操死你这个小骚货!”阿健疯狂地操着我的嘴,大鸡巴在喉咙里狂进狂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