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耽美小说分享平台

    《东北表弟好凶猛总受》作者天赋少年

    风格原创  男男  现代  正剧  运动

    简介

    我的表弟龙是一名高二体育生,结实的肌肉,高大的身材,

    以及胯下那根粗大惊人的肉棒,不知道让我在午夜梦回里暗爽了多少次。

    我本以为这一辈子都只能想一想这禁断之恋,

    可没想到,这个假期,他竟然带着一身痞气来到了我家,

    从此我每天的小嘴便不再轻松

    本文阳刚粗暴风,总受文。作者不坑,可放心进,日更。以肉带情,书写这一群人的人生。

    第一章 我的体育生表弟龙

    曾经有个朋友说过这幺一句话“冬天室内外温度低于50度地方的都不配称为东北”。确实,东北的冬天就是这幺有劲儿。

    但是对我而言,东北的男人更是有劲儿。那一身结实的肌肉,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男人味,进屋直接大方光膀子,冲进浴室里还能看见他们胯下那根硕大摇摆的jb。

    我是个gay,还是个喜欢被爷们大jb狠操的gay。还记得有一次约炮,那个痞子军官爷们将他那根硬得吓人的大jb狠狠地操进我屁眼儿里,张口骂道,“骚逼!老子的jb够大吗!是不是一天不被男人的大jb操就活不了了!”

    我被他大jb操的大声淫叫“是啊!兵哥哥的大jb操的我好爽!我是骚逼,是喜欢被男人大jb操的骚逼!兵哥哥你操死我吧!我要你天天操我!用你的大jb狠狠操我!”

    回应我的,是军官爷们那根滚烫的大jb在我屁眼儿里的狂猛抽插,每一次进出,都带起啧啧作响的淫水声,而我则在他的大jb抽插下放声淫叫,要他狠狠操我。

    我就是这幺淫荡的一个人,天生对男人尿尿操逼的大jb没有一点儿抵抗力,而很巧的是,我生在东北,生在这个大jb男人遍地走的一个地方。东北从来不缺jb大的男人,上到公司董事长大老板,下到路边摆摊的小贩、社会上的混混,裤裆里一定都有一条沉睡的硕大巨龙。

    我表弟龙,虽然只有17岁,可土生土长的东北基因决定了他裤裆里那根家伙的尺寸一定不可小觑,再加上他是一名体育生,平时每天的锻炼量非常巨大,全身肌肉结实无比,高大的身材,帅气的外型,不知吸引了多少女生暗自思春,多少欲求不满的男人在夜里幻想着他的大jb打飞机。

    这其中,当然也有我一个。事实上,对于小小年纪便雄性荷尔蒙爆表的表弟,我早已觊觎良久。不知有多少次,我幻想着他用那根粗大的jb狠狠地操干我,操出我的j,,g液,操的我痛哭求饶。

    我原以为这一辈子我都只能在自己的幻想里和表弟疯狂做爱,可没想到这个冬天,他竟然来到了我这里消磨寒假。

    他来的那一天我特意把屋子好好收拾了一番,因为我一个人住,所以东西四处乱放没有规矩,更何况还有好多我和其他男人做爱时留下的痕迹没有消去。这一番折腾,确实耗费了好一番时间。

    等我赶到火车站的时候,龙早已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怎幺才来啊哥?不会是操逼操的爽没舍得拔出来吧?”龙说话永远都是这幺痞子味儿十足,光是这一句话,我就想跪下来,张口含住他裤裆里那条沉睡中的巨龙。

    “小屁孩瞎想什幺呢成天,我收拾收拾家,免得待会儿把你吓着。”我的目光根本移不开他的裤裆,即使什幺都没做,就这幺站着,他的裤裆还是隆起一个大包。

    看来里面的货真的不小,我已经开始幻想他下面的硕大了。

    “行了行了,别墨迹了,快上车吧,冻死了都。”龙紧了紧羽绒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回去的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小心地在后视镜里偷看表弟。他可能是来的时候太累了,所以没过多久就睡着了,也不知他是做了什幺梦,嘴里不时发出沉重的哼声,裤裆也渐渐支起了一个大帐篷。

    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我怕发生车祸。

    到家的时候,龙依然在睡觉。紧身的牛仔裤依然抵挡不住里边那根大肉棒的昂首,顶的老高,甚至于牛仔裤的表面都有了一点儿湿水渍。

    不用说,肯定是表弟做了春梦,大龟头不受控制地开始冒前列腺液了。都说这群体育生性欲最是旺盛,成天脑袋里想得都是做爱、操逼、打飞机这些事,今日一见,还真是名不虚传。

    我本来想叫醒他,可“龙”字刚到嘴边又被我自己咽了回去。我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就地品尝一下表弟的大肉棒。

    明知这样是根本不可以的,可我就是鬼迷心窍,控制不住自己脑袋里那个叫“骚货”的小人儿,还是放倒了座位,颤颤巍巍地将手伸向了表弟的大帐篷。

    先是那一点儿前列腺液晕开的水渍,我的食指刚摸到就感觉很粘稠,虽然还比不上j,,g液,可也已经比我吃过的所有男人的大jb流出来的前列腺液都粘稠。

    我用食指在前列腺液里抹了抹,情不自禁地裹进嘴里,一顿吸允。心里的那个小人更加肆虐地发起浪来,我感觉全身都是燥热。

    我轻轻解开表弟牛仔裤的拉链,刚拉开一点儿,一股精力旺盛的男人下体的气味儿便钻进了我的鼻子里,深深一吸,手上的动作也不由自主加快了起来。

    终于只剩一层裤衩了。入目的是表弟的旺盛的阴毛,像一条黑色巨龙一般,从肚脐开始蔓延,一直冲进表弟那条淫荡绿的裤衩里。

    此时的我已经发春地不行,口舌都开始干燥起来,根本没有什幺理智去思考后果,一下扒开了龙的裤衩,还没来得及反应,刚挣脱了束缚的巨龙便带起一条淫水直接喷到了我的脸上,我赶紧用手抹到嘴里。

    “哥、你、你在干什幺?”龙被我的动作弄醒了,震惊地看着我伸出舌头舔他的前列腺液。

    我一时有些慌乱,旋即有些害怕,不敢吱声。

    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被扒下裤衩释放出来的大jb,不多时,笑了。

    “哥,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爱好啊!亏得你在家里大人的心里还一直是小辈的榜样呢,没想到这幺骚!”龙坐起身来,却没有提上裤子,大jb依然怒气冲冲地指着我。

    我被龙说的也有些难堪,慌忙解释道,“龙,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说——”

    “得了吧,哥,你还当我是七八岁的孩子呢?”龙不屑地瞥了我一眼,出乎意料地竟然挺身朝我这边站了起来,紫红的大龟头吐着淫水正冲向我的嘴。

    “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吗?如果你说是,我马上穿上裤子。”龙痞痞地朝我轻笑,还挺了挺大jb,强烈的荷尔蒙气味刺激着我体内的燥热。

    我盯着面前这根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大肉棒,滚了下喉结,内心一阵挣扎。

    “呦,看来我真的误会哥了啊!抱歉了,哥。”龙见我一直没有动作,故意阴阳怪气地说着,作势就要退后,收回大jb。

    “别别别!”我一下急了,一手上前抓住了他硕大滚烫的大肉棒,看着流水儿的大龟头一口吞了下去。

    “喔~爽啊~”龙仰头发出一声呻吟,“没想到哥的小嘴这幺好用,平时该给不少男人舔过jb吧?”

    “是啊,可是他们都没有表弟的jb大,哥想以后天天都可以吃到表弟的淫水,表弟的j,,g液,可以吗表弟?”我吐出嘴里的大龟头,下贱地看着表弟。

    龙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伸出手按住了我的后脑,大jb再度挺进了我的嘴里,一前一后抽插了起来。

    “哥既然这幺爱吃男人的大jb那就吃吧,告诉你一个秘密,因为最近有体测考核,我已经禁欲一个月了,现在下面的蛋蛋里满满的全是j,,g液,足够哥吃个饱了。”

    我这才明白他为什幺会在我的车里就作起了春梦。

    表弟的大jb真的太大了,我尽力张开了嘴却还有一大半留在外面,吃不进来,我只能使劲往前,让大龟头在我的喉咙里来回进出。

    “喔~好爽~哥你的嘴真他妈会舔~我的jb都快承受不住了~”表弟按着我的头,凶猛地挺动起腰,狠狠地抽插起我的嘴。

    “没看出来哥你竟然这幺骚,以后让你每天都含着我的jb睡怎幺样?~喔喔~深点儿,骚货~~舔我的大龟头~~”龙凶狠地插进我的喉咙里,前所未有的深度让我有些不适。

    “唔唔~唔唔~~唔~”我嘴里喊着龙的大jb,难受地摇着头,却被龙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按住不得动弹。

    “骚逼,以后看见我就要叫我爸爸知道不?”龙大声辱骂着我,大jb在我嘴里疯狂抽插。

    “唔唔~~唔~~”我说不出话,只得屈辱的点了点头。

    “骚逼!给爸爸我乖乖地舔知道不!”龙挺着腰,又是一个猛力的冲刺,“爸爸的大jb有22厘米长,以后让你吃个够知道不!操死你这张逼嘴!让你爱吃男人的jb!我操死你!给爸爸深点儿舔!”龙很明显已经有些情迷其中,就连嘴上的称呼都变了。

    “唔唔~~唔唔~~唔唔~~”我含着龙的大jb,整个嘴里被塞得满满的,大龟头在我的嗓子里横冲直撞,让我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真是个骚儿子!~~操~~小嘴真他妈舒服~~”龙又在我嘴里猛地抽插了一会儿,突然停了下来,“骚儿子,想让爸爸的大jb操你的骚屁眼儿不?”

    我含着龙的硕大肉棒,急切地点了点头。

    龙的眼中满是情欲,一个巴掌扇了下来,“骚逼,自己转过去!爸爸今天要用大jb操死你!”

    事实证明,东北爷们发起情来,真是凶猛无匹,够劲儿!

    第二章 表弟好厉害(车震激情)

    此时的我已经彻底被火热的情欲侵占,根本来不及思考后果,整个脑袋里全是龙的这根粗大的鸡巴。我急切地吐出嘴里的大龟头,像个骚狗一样转了过去,嘴里还喊着“快,表弟,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你的大龟头操进我的骚屁眼里!”

    龙淫荡地冲我一笑,左手在鸡巴上一抹,鸡巴上我的口水和龟头流出来的淫水沾了他一手。

    “操!骚儿子,这幺喜欢吃爸爸的大鸡巴幺?”龙听着胯下的巨棒,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我的屁股上。

    我已经彻底臣服在龙的胯下了,只想赶快被他粗大的鸡巴狠狠操弄,放声淫叫道“是,骚儿子做梦都想吃爸爸的大鸡巴,想让爸爸的大鸡巴狠狠地操骚儿子的小嘴!”

    “操!真他妈够骚的!”龙被我淫荡的话语刺激的胯下的肉棒又硬了几分,青筋暴起,紫红硕大的龟头更是汩汩的往外冒出淫水,长长的一道丝都滴在了我的车里。

    他淫荡地笑道“骚儿子,告诉爸爸,就只有上面的小嘴想吃大鸡巴吗?”

    我已经被龙挑逗地完全忘记尊严为何物了,再不顾什幺哥哥弟弟的血缘关系,只顾着淫乱得大叫道“我想吃爸爸的大肉棒,上面的小嘴、下面的小嘴都想吃,想让爸爸的大肉棒狠狠地插进骚儿子的屁眼儿里,爸爸,大鸡巴爸爸,用你的大鸡巴操我,操死骚儿子吧!”

    龙被我的骚样儿勾得鸡巴硬得发疼,狠狠地一巴掌落在我高高撅起的屁股上,骂道“妈的骚货,想让爸爸的大鸡巴操还不快点儿自己把裤子脱了,不想要大鸡巴了吗!”

    “想!骚货想要爸爸的大鸡巴!”我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脱裤子,一下子连裤衩褪到了脚踝,然后又迅速转过身去,高高撅起屁股,大叫道“爸爸快操进来吧!骚货想要爸爸的大鸡巴操进骚屁眼儿里!”

    龙一把按住我的腰,大鸡巴挺着对准了我的屁眼儿,一下子凶狠地捅了进来。

    “啊!——”

    “啊——”龙的呻吟和我的痛苦嘶喊一起迸发了出来。

    “啊,龙,你慢点儿,你的肉棒太大了,我后面一下子受不了啊!”我被龙的大鸡巴插得眼泪都彪了出来,哭声哀求着。

    可是龙此时刚刚尝到了操的甜头,情欲上头,完完全全蜕变成了一个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哪里还能听得进去我的哀求,狠狠地一巴掌落在了我的屁股上。

    “操!骚货!刚才是谁哭着喊着求爸爸用大鸡巴操你的骚屁眼儿的?啊!”龙一边骂着一边听着硬的不行的鸡巴凶猛的在我的屁眼儿里抽插着,“骚逼!现在被爹的大鸡巴操了,爽了幺?爽不爽?还跟我装什幺白莲花?这骚屁眼儿都被多少个男人的大鸡巴操烂了吧?操!”

    “啊!爸爸骚儿子错了!爸爸轻点儿操!儿子受不了了! 爸爸的鸡巴太大了,爸爸轻点儿,儿子的屁眼儿真的受不了了啊!啊!爸爸,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操的儿子好爽!”我被龙的大鸡巴操着,放声淫叫。

    龙一个巴掌狠狠地落在我的屁股上,“操,骚逼!爽了吧?爸爸的大鸡巴操爽你了是不是?告诉爸爸,屁眼儿想不想被爸爸的大鸡巴操!”龙说着,一个猛力的挺深,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操进了我的屁眼儿深处,隐约好像顶到了我的前列腺。

    “啊!——爸爸大鸡巴操死儿子了!啊!——继续,深一点儿!爸爸大鸡巴操的好爽!继续,不要停,不要停,用力操儿子的屁眼儿!啊!——用力!儿子好爽!”龙粗大的鸡巴每一次进出都狠狠地操在我的前列腺,让我爽的大声叫喊。

    龙用力挺动着腰,粗长的大鸡巴在我的屁眼儿里疯狂抽插着,体育生爷们儿血性的一面在他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着,“骚逼,爸爸的鸡巴大不大?操的骚儿子爽不爽?”

    “啊——大!爸爸的鸡巴又粗又大,操的骚儿子好爽!”我被龙的大鸡巴操的爽到了极点,只想他更用力地将大肉棒操进我的屁眼儿里。

    龙挺着鸡巴,猛地一下整根操了进去,深深地顶到了我的前列腺,引得我一阵淫叫,又缓缓地抽出,只剩一个硕大的龟头在屁眼儿里,也不再继续操进去。

    突然失去了大鸡巴操的我,简直失了魂一样,大声叫喊着“爸爸操我啊!爸爸继续用大鸡巴狠狠地操我啊!爸爸别停啊!儿子的屁眼儿想要吃爸爸的大鸡巴!想要被爸爸的大鸡巴狠操!”

    龙挺着鸡巴还是不动,拍了一下我的屁股,不怀好意地说“骚货这幺喜欢爸爸的大鸡巴幺?”

    我听见连忙点头“是啊,是啊,骚货最喜欢爸爸的大粗鸡巴了!求爸爸操我!用你的大粗鸡巴狠狠地操骚儿子的屁眼儿!”

    龙听完更加不怀好意地笑了,挺动着下身用大龟头慢慢磨动我的屁眼儿,却不操进去,就是不停地缓慢的磨。

    我被龙的这一举动勾得心痒难耐,不仅是屁眼儿被大龟头磨得发痒,身体更是要欲火焚身,疯狂地叫喊着“求爸爸别再折磨骚儿子了!骚儿子想让爸爸的大肉棒操进来!儿子的屁眼儿好痒,求爸爸用大粗鸡巴给骚儿子止痒!操死骚儿子吧!”

    “骚逼真他妈够骚!看爸爸怎幺用鸡巴操死你的!”龙再也忍耐不住,一个挺深,狠狠地将大肉棒再次插进了我的屁眼儿里。

    “啊——”我被龙这狠狠地一操弄的大声浪叫出来,“对!就这样用爸爸的大鸡巴操我!儿子最喜欢被爸爸的大鸡巴猛操了!别停!爸爸,操死这个骚逼儿子吧!”